壮族法轮功学员郑居成在贵州都匀监狱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州安顺市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郑居成在还差一个多月就冤狱期满时,突然从贵州省都匀监狱传来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二零一九年三月上旬,警察去了郑居成的家,要见郑居成的家人去监狱拿回骨灰。

郑居成,男、壮族,住安顺市头铺面新村,原是安顺市工程队施工员,后来承包经营,亏损倒闭后妻子女儿离去,郑居成以打工为生;二零零二年经朋友介绍修炼法轮功,明白了之前人生为何坎坷等许多不能明白的道理,意识到以前自己的自私、行为的不好、不能善待他人;修炼后一改过去的不良习气,对人和气,遇事多为他人着想,物质上尽量节俭,不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对人世间的一切事情都看的很淡;他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读大法书和以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方式,让人们明白真相而被救度。

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郑居成在安顺市普定县乡下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举报后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普定县看守所。期间友人多次前往探望,普定看守所只收钱物而不许接见;最后一次是再去时看守所告知,已送贵州省都匀监狱。

没任何法律程序,当年七十四岁的郑居成就被非法判了两年徒刑,于二零一八年中国新年前,送往贵州省都匀监狱。

在都匀监狱,狱警肖剑、王世军指使包夹犯田建坤说是要郑居成“洗澡”,在大冬天却故意拖延时间一个多小时,致使郑居成生病;由于都匀监狱对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故意安排恶劣的环境,致使七十多岁的郑居成半身不遂被送至监狱医院后,大小便失禁后,又被转入贵州公安医院。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在公安医院,狱警肖剑、王世军等怂恿包夹犯马开友、陈芳科对郑居成老人残酷迫害一月之久;在后来又转回都匀监狱医院时,分批轮流更换包夹犯对郑居成迫害,尤其马开友、陈芳科更甚。具体迫害手段有:污蔑、辱骂、用手指头抠眼睛、掐鼻子耳朵、用棉签戳(刺)鼻子耳朵、掐乳头、扇耳光、弹脑嘣、拳打脚踢、弹睾丸、套龟头(阴茎头)、全身掐等等,造成郑居成老人全身青紫、瘀血。

郑居成被迫害得死去活来,连都匀监狱医院的医务犯都看不下去了。为掩盖恶行,警察封锁消息,统一包夹犯口径,对外谎称郑居成是什么所谓全能神罪犯等等。

郑居成本该在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冤狱期满回家;可友人们正在准备迎接郑居成的到来时,传来了郑居成在监狱死亡的消息。

二零一九年三月上旬公安警察去了郑居成的家,要见郑居成的家人去监狱拿回骨灰,家里没人,警察问邻居后得知,郑居成的妻子女儿二十多年前就离家出走,与郑居成早已脱离,并失去联系。由此,邻居知道了郑居成在都匀监狱死亡的消息。

贵州省都匀监狱自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九日劫持第一位法轮功学员至今一直未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狱警扬言:“迫害法轮功我们不怕下地狱,不怕神形全灭。”“打死算自杀、病死。尤其是对那些不妥协、‘不转化’的要死整,不要怕,有党和政府支持,尽管执行!”狱警经常声称:“监狱是国家的暴力机器,监狱就是残酷的。”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七年十月统计,当时就已知至少有一百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在都匀监狱受过迫害, 刑期最长的十五年,最短的二年,他们中有博士、银行行长、在校大学生等。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安顺法轮功学员吴伯通入狱六天就被迫害致死,有多人被迫害致残或致重大疾病,还有更多的迫害事实因信息封锁而无法统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