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名前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九日】现代人认为人生是奋斗出来的,特别是受无神论的影响,人们把不择手段地获得功名利禄看作是社会的常态和成功的必由之路。但事实上,人的一生中有什么,没有什么,是上天根据人自身的德和业力的大小早就安排好了的。

一梦定四相

北宋宰相蔡确在开封府担任提举时,有个人做了一个梦,梦见宽敞的官府大堂上面坐着四位身着官服的官员,旁边一人指着这四人告诉他说:“这就是宋朝宰相先后顺序的人选。”

做梦那位抬眼一看,大堂上端坐的人依次是卢多逊、寇准、丁谓、蔡确。

梦醒之后,做梦之人很困惑,不解其意,直到后来蔡确做了宰相,又因“车盖亭诗案”被贬到岭南的新州(广东新兴),他才明白当年梦中那个排序,就是四位被贬到岭南的宰相——依次为卢多逊、寇准、丁谓,最后一位是蔡确。

位极人臣者,命运前定。那普通人呢?其实也是一样,人各有命。

梁氏预知科考应验

广东的一个梁氏族人,一向敬奉佛祖。他的妻子怀孕后,梦见观音大士说:“你生子可取名兆榜,将来是三甲第八名进士。”他的妻子惊醒后果生一子,夫妇因而特别高兴,便给儿子起名兆榜。

乾隆十五、六年,梁兆榜果然在乡试、会试中连连考中,很得主考官赏识。殿试前,主考官特地想要和读卷官通一下消息,而梁推辞说:“已经有梦预兆弟子是三甲第八名进士,殿试的名次恐怕不是人为能改变的。”主考官不以为然。后来,梁兆榜殿试得了二甲六十八名,主考官更认为梁兆榜说得荒谬,梁兆榜也怀疑前梦有误。不料,当年进呈给皇帝乾隆御览的试卷共十卷,乾隆嫌二甲八十人太多,命分出二十人列入第三甲,因此梁兆榜成为三甲第八名。

主考官感叹说:“《易》称‘圣人先天而天不违,’斯言信矣。” 梁兆榜依先天预言行事,没有人为改变什么,结果应验了上天先前所定的。

人为改变不了命运

清朝中后期,科举考场上的徇私舞弊比较严重。有一种考生与考官、判卷官串通作弊的方法叫“关节”,俗称“条子”。因为卷子密封了考生的姓名,所以考生与考官事先会约好“关节”,即在试卷某处用一些字,如虚词“夫”、“也”、“矣”等作为暗号,批卷时,这种有“关节”的卷子就会得到关照。

道光丁酉年(1837年)中举的湖南湘潭人欧阳兆熊曾在日记中写下这样一段故事。

道光庚子年(1840年)间,他和同乡李君进京赶考,一同去拜访了一位侍御。此侍御曾是李君的老师,和欧阳交情也很好。侍御以诊病为借口,招呼欧阳到室内一谈。

诊完之后,侍御在砚台上为欧阳写了“也欤圣怀”四个字,叮嘱他,考试时可以将这四个字嵌在三篇命题文章的末尾,以及诗的抬头中。欧阳心中不以为然,就婉言谢绝了。他谢绝得很有水平:“鄙人文笔荒疏很久了,怎敢献丑写这四个字?”

回去李君就问欧阳,侍御有什么指教吗?欧阳以实告之,并且说:“我已经谢绝了。”

不久考试结果发榜,欧阳和李君都榜上无名。他们再次赶赴侍御处。侍御向李君感慨的说,考卷开始很幸运,落到一位名叫谢方斋的考官手里,一下就被找到了,应试诗文也不错,只是里面有两字被另一位考官潘相挑出了毛病。于是侍御马上嘱咐谢考官,再次把考卷推荐给主考官,但最后还是因为被挑出毛病的那两个字,考卷没有通过。

侍御对两人连声说:“可惜!可惜!”李君听罢表情茫然。欧阳则心想,我也没写那个“关节”做记号,怎么回事啊?

后来俩人到了礼部,查阅落榜考生试卷。李君一看试卷就哭了,呜咽道:“唉!我自作自受,这是天意啊!”

接着他道出隐情:

“咱们第一次去侍御家之后,我偷偷又去了一次。那时侍御因监考不在家。我就跟师母说,我已经把暗号由‘也欤圣怀’四字改作三个‘盖’字了,写在了文章开头三段之首。请她把这个‘关节’写在纸条上。后来师母拆开侍御的衣帽,藏了这个条子,想办法转送到侍御手里。师母还说,一定叮嘱侍御,专找这张卷子,勿顾他人。”

“这事人不知鬼不觉,你当然不可能知道。但谁能想到,你写文章,无意中竟以三个‘盖’开头!偏巧你的卷子顺序在我的前面,被人当我的卷子给‘关照’了!结果我的卷子永沉海底;而你的卷子,虽然两次被特意推荐,还是不中,命啊!”

欧阳很平静,他对李君说:“若命里该中,何必‘关节’?我不走关系,不是不把考取功名当回事;只不过我看明白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正所谓‘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

李君被造化愚弄这一番后,也幡然醒悟了。


事据:
1. 宋·何薳《春渚纪闻》
2. 清·袁枚《子不语》
3. 清·欧阳兆熊、金安清《水窗春呓》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