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生慈悲 大法善解怨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吉林省舒兰地区的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八年幸遇大法,成为师父的一名大法徒。在这二十年的修炼中,在师尊慈悲的保护、点悟下,坚定的信师信法,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了。

我父亲被撞重伤 师尊给他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大法,才半个月的时间,身体各种病,尤其是心脏病、精神忧郁症都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好的,心里那个敞亮啊!多少年都不会笑了,从那以后,总爱笑,活着也有意思了,几天不睡觉也不困了。我身心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父亲看见大法这么神奇,他只看了一遍《转法轮》,就放下了几十年的宗教信仰,走入大法中来了。因为他在释教经书中读到过,说末法时期有法轮圣王下世传法度人。

父亲修炼大法不长时间,身体一身轻,七十多岁的人红光满面。

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一天晚上,他出去发大法真相资料,八点走的,第二天早上我正做饭呢,他回来了,我一看,他满头是霜,几乎都成了白人了。我问怎么才回来啊?他说为了多贴些真相传单,一宿走了五个屯子。

他为了少给别人找麻烦,自己领着有精神病的女儿生活,非常简朴,多次把省下的钱送给资料点,从不吱声,默默无闻的做了很多好事。

二零零六年六月的一个夜晚,父亲被摩托车撞成重伤,肇事者(邻村人)把父亲送到当地卫生所,大夫说治不了,快往大医院送。肇事者不送,我家就住在附近,他也不通知我们,还是其他人来告诉我们的。我和丈夫赶紧跑去看父亲伤到什么程度,好决定怎么办。我丈夫问我怎么办,我说先背回家再说。

再一看,那个肇事者站那,腿直哆嗦,我说:“小圆呀,你怎么不小心点,晚上骑车慢点,看把老爷子撞得这么重。”他说:“不是我撞的,是我看老爷子挺可怜的,帮忙送来了。”我说:“你别嘴硬,有人看见是你撞的。你也不用害怕,我和我父亲都是修大法的,我们师父教导我们按真、善、忍做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不会讹你的,换了别人,不会饶了你的。”

父亲伤得太重,满脸是血,不省人事,我们又把老父亲送医院去。检查结果是:脑骨折、脑出血、身体多处骨折。大夫说八十岁了,不能手术了,手术也下不了手术台,回家去养着吧。

姐妹们从外地赶来,都埋怨我不该这样处理,应该去找肇事者。我就把大法的法理、大法的超常、神迹讲给她们,我说:“如果你们非要按你们的去做,父亲身体出现的后果你们负责,如果父亲按我们大法标准做,他的后果我负责。我按大法真、善、忍做,父亲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我们师父一定能保护弟子,要不保护,撞这么重,当时就没命了。”乡亲们也讥笑我,说没见过这么处理的,说我炼功炼傻了。

现在社会道德下滑,做好人都难。可我有伟大慈悲的师父在看护着呢。“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她们非要给父亲打针止血,刚打了一针,父亲就开始发烧。打第二针的时候,父亲手指着药瓶说那是酒,姐妹们都乐了。老爹活过来了,会说话了,没事了。

姐夫信宗教的,有点悟性,说,“别给老人打了,人家师父不让了。”从此她们再也不埋怨我了。我说,如果你们真为爹好,你们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爹就好得快。她们就开始念大法好,姐说:“真灵啊,一念我就能睡着觉了,爹好了,我就退团。”

我天天给父亲听师父讲法录音,念《洪吟》。父亲三个月就能拄着拐棍下地走路了。父亲到外面晒太阳,乡亲们看见了,都说这老爷子命真大,挺过来了,议论纷纷,成了十里八村的新闻了。

我用车拉着父亲在村里绕几圈,散散心,也是让乡亲们看看大法的伟大、神奇与超常,来个现身说法讲真相。我告诉父亲:谁再问你咋好的,你就告诉他们,是师父救了你的命,大法救了你的命。父亲也会讲了。

有一天,丈夫从外边回来说:“你还觉得不错呢,某某厂长儿媳妇问,是你老丈人死了吗?还说是他女儿不给治硬挺挺死的。外面说啥的都有,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不好答。”这我才反应过来,难怪父亲伤重时,尿不下来尿时,我丈夫不找大夫,自己学会插尿管了。是怕大夫笑话他。父亲好了,也给他脸上增了光。

我很理解他,他不修炼,虽然知道大法好,但信师信法的心不强,承受能力差、爱面子的心重。但丈夫知道大法好,从不埋怨我,还帮我照看父亲和妹妹。

我当时压力非常大,父亲重伤,妹妹正犯精神病,把她锁在屋里怕她跑,姐妹怨我,乡亲笑我,风言风语的。但是我有师父加持,有法在,有同修帮忙发正念,我天天背法,不论世人说什么,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背法使我信心大增。

修去为私的心 处处为他人着想

二零一三年,我在同修家遇到肇事者的妻子梅。她告诉我:“大姐,我也开始修大法了,修的晚,心性低。但是有一件事,我今天要和你说真话:你老父亲是我家小圆撞伤的。他回家说,那老潘头叫我给撞得很重,我没承认,承认了,去医院治,那可得花老多钱了。我当时还认为他做对了,省下多少钱啊!现在修炼大法了,就得按照真、善、忍做。要不我就不是真修。我跟我嫂子(也是法轮功学员)说这事,嫂子说,三姐当时就没想要,要不修大法换别人,你得花多少钱啊!”

梅说,修炼后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她更加有内疚感。

一天,梅和她嫂子还有位他们村的同修三人来我家看望我父亲。她说,修大法了,要真修实修,来向我和我父亲认错,道歉,还拿出三百元钱给我,让给我父亲补补身体。我没有接。我说:“六、七年都过去了,你能说出真话,作为新学员能做到这个成度,我都为你高兴,师父更高兴。”她把钱扔下就跑了。我问父亲:“明白她说的话了吗?她是撞伤你的那人的媳妇,来向你道歉,给你送钱补养身体的。”

父亲摇摇头,流泪了,我告诉父亲:“她也修大法了,要是不修,她不会来的。”我对父亲说:“当时咱都没要她一分钱,现在咱还要吗?”父亲摇摇头。我又问:“那把钱送资料点救人行不?”父亲点点头表示同意。

父亲的语言表达能力差了,那是因他被撞伤后,刚能下地走的时候,我就出去讲真相,被人恶意举报,我被非法关押一年。这一年,没人给他听法,没人陪他炼功。丈夫是常人,不知怎么做才能让老人心里有个寄托。就想起了以前父亲信过的宗教的佛,就用推车把父亲送北村庙堂学去了。

我回来看父亲看宗教的书,问他怎么又信它了呢?丈夫说:“你被(非法)劳教,不在家,他要学法轮功,我又不会,我想起他以前也信过,就用车把他送去了。”我说丈夫:“你这是害了他了,你为什么不找大法弟子来呢?”丈夫反问我:“谁能天天来呀?”所以父亲后来才这样了,二零一四年,父亲带着遗憾走了。

转变观念 救度众生

二零一六年快过年了,梅又来了,送来了两千元钱,我问这是什么钱啊?她说:“我越想越不对,我们自私啊,把老爷子撞伤的那么重,就给那么点钱就完事了。我们得造多大业啊!我也是替我丈夫还业。”我说:“你心性修上来了,提高的很快,我父亲都过世三年了,你把钱给谁啊?快把钱拿回去。”

梅就让我替我父亲把这个钱花了。我说:“我当年都不动这个心,你心性上来了,想把我拽下来呀?”说了半天,她还是要弥补她的愧疚之心,了却她的心愿,把钱扔下就跑了。我又把钱给了她母亲和嫂子(都是同修)。她们都说我们的因缘关系她们不参与,不能乱管的。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我就约同修一起去她家送钱,一路还能讲真相,救有缘人。到她家后,她明白了我的用意,告诉我她丈夫在家,别让他知道,我才明白她给我钱,都是背着她丈夫的。她让我给她丈夫讲真相、劝三退,说自己讲不通。我表示我和同修到这个村也是为讲真相来的。

我给她丈夫讲,大法是叫人向善的,救人的,看你媳妇对你父亲多好,又举了几个例子,他都没有反对,我看他不反感,就对他说:“我要是不修大法,你把我父亲撞那么严重,能饶过你吗?”他不高兴了,说不是他撞的,要走了。我想着我还没讲三退呢,不能叫他走,就发正念,清理他背后干扰他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我忙跟上,把他叫回来,说:“小圆呀,别生气,都是大姐不好,不该提这事。我们好不容易来的,再多唠一会儿。”他又回来了。同修讲真相,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按常人的理讲,他把我父亲撞伤,应该向我赔礼才对,为了救他,反过来,我还得给他赔礼道歉。当然心里很平和,没有任何怨言,就为他好。

真象师父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最后他表示:也就是我俩给他讲,他岳父岳母讲,他都不这么给面子。人救了,我们也该走了。

梅还是坚持在不让她丈夫知道的情况下,把钱塞给我。这就让我为难了,根本就不符合大法啊。上次的三百元,邪恶生命都要钻我的空子,这次更多,怎么处理呢?

后来同修说:“别送来送去的,她也是正悟过来的。”这句话提醒了我,我多自私啊,能让新学员在法上修上来是好事。我为啥不敢舍它个无漏呢?反而怕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呢。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法理,达到罗汉果位出了怕心还往下掉呢,我为了她,就当是库房先保存着,等资料点用钱时,送资料点去吧。悟到这,心里一点压力都没有了。

这是师父让我转变观念,坏事变好事。心放下了,什么都能放得下,你的心放不下,你什么都放不下。法理清晰了,心性升华上来了。

修去妒嫉心、怨恨心,心生慈悲

我以为和小圆、梅夫妻俩的恩恩怨怨的故事演完了,闭幕了。可是到二零一七年,又拉开了一幕。

中秋节期间,小圆骑摩托撞到别人车上了,撞成重伤,身体多处骨折,住院治疗。梅在医院护理。秋收了,别人家都往回收玉米,他老父亲八十多岁挂念儿子的病情,又着急地里的玉米没人收,急的犯了病。

梅的娘家人都修炼大法,在我们乡里找了十多个大法弟子帮秋收,谁能去谁去,人多一天就能收完。我是大法弟子,我必须按真、善、忍做,我一定把妒嫉心、怨恨心从根挖掉,就和同修们坐车去了。

到了那,安排我和另一个岁数大的同修做中午饭。大家正吃午饭时,小圆出院了,大家围着打听病情。梅一眼就看见了我,抱着我就哭了:“他把你家老爷子撞坏,他不承认,现在遭恶报了。”

我安慰她:“别这么说,屋里那么多人呢。”她说的小圆都听到了,不吱声。他侄子把小圆放炕上,炕上没有人。我从炕上被里拿枕头给他。大家都看着我。梅又说:“你把人家父亲撞的那么重,遭报应了,姐不记恨,还来帮干活。”我说:“小圆呀,你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承认,对你有好处的。”他还是不吱声。

以前提到这事,他马上就说:“不是我撞的!”还会很生气。这次他心里明白了,做错事就得还业,这是宇宙的理,谁也改变不了的。

下午,我去地里扒玉米,就象给自己家里干活一样,心里乐呵呵,那个清净。是师父帮我去掉了仍然保留下来的怨恨心、妒嫉心这个物质,慈悲心真的修出来了,看谁都好,是师父为了弟子提高心性,把十年前的连续剧又演出续集,看我走的正不正。

师父对我的考试合格了。通过这件事,我放下了很多东西,得到的更多。原来这台戏我是主角啊!这时想起师父说:“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3]。这段法正适合我当时的心态,这才悟到自己已经是在高层次上修炼了。

实修 慈悲救人

在实修中,还有几个例子,二零零六年我被绑架时,有个警察问我资料谁给的,我都不告诉他,他气急败坏要给我套塑料袋,要打我。去年,有名同修来找我说刘某小警察,因吸毒被开除公职,妻子离婚,他得了精神抑郁症了。此同修也被他迫害过,叫我一起给他讲真相去。我俩放下怨恨心,为他好就去了。

同修先下车進屋,看他在墙角坐着,缩成一团。等同修出来叫我一起進去的时候,人又没了,被他父亲送楼上去了,不让他接触外人。我们给他父母亲讲真相,他母亲做了三退。

还有一名六十多岁女同修,去年新年后,眼睛看不见了,急得直哭。她村没有同修切磋,压力很大。我和这边的几个同修去了,帮她发正念。我回家打坐时,脑袋老往出返她的事,眼泪止不住的流。我悟到了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帮她。

第二天,我打车把她接到我家,因我家有学法小组。她在我家住了十七天,对她帮助很大,法理清了,心态稳定了。在这期间,我去掉了很多不易察觉的人心和不在法上的想法。我悟到,不是我在帮同修,是同修来帮我啊。让我通过各种事情去掉了妒嫉心、怨恨心、怕心、自私心。因为只有真正去掉这些心才能生出慈悲心来。

师父用各种事来帮我拿掉了很多心,去掉名、利、情,父亲和妹妹在我家十年,生活费用全是我家付出,父亲去世后,他剩下的钱给了有病的妹妹和没有父亲的侄女们分了。几年后,有精神病的妹妹也去世了,剩下的钱,我又给姐妹侄女们分了。妹妹死在精神病院里,大夫都说院方有责任。我是修大法的,记住师父的教诲,时刻按照真、善、忍做,没要一分钱。

师父看到弟子心性提高得很快,突飞猛進,利用各种形式鼓励我,点化我。

二零一七年的一天,我和同修到外村讲真相。中午时,对面过来三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我把真相资料递过去说:“三位大妹子,见到就是缘份,看看大法真相,了解了解。”她们问我信啥的,我说信法轮大法的。她说她们信基督教的,她们不看大法的东西……

我发正念清理她们背后的乱神干扰众生得救。我说你们基督教的我都看了,不影响修炼,当年耶稣不也被迫害吗?他的徒弟犹大出卖师父,不信耶稣是真神。你们基督教不也说末法时期有劫难吗?我们师父是度人的,我们是在救人。爱说话的女人说:“老太太你来修我们的吧!”我说不,我坚信大法。同修给她们讲,我发正念。爱说话的女人说:“哎呀,这老太太太善良了,老太太都信大法,大法可能是真的,我以后再也不反对大法了,老太太真好,太善良了。”

这突如其来的九十度大转弯,让我和同修俩惊讶,同修对我说:“以后你别小看自己了,师父借她的嘴鼓励你呢。”我也悟到了。师父给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让我提高的,我只有勇猛精進实修,来报答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满功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