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残 有口皆碑的好人万永红又被劫持入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迁安市法轮功学员万永红女士,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万永红女士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残,至今左腿几乎没有知觉,不会用力,走路平衡不好,不会下蹲。

万永红女士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被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日下午,警察上门非法抄家,并于十二月十六日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她被非法关押三年多后,迁安法院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对她进行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八千元。万永红提出上诉。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她接到迁安法院送达的“河北省唐山市中级法院刑事裁定书”,上诉被驳回,维持冤判。

有口皆碑的好人

万永红女士,一九六五年十月十八日出生,大专文化,迁安市工商银行职工,于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按照法轮功修炼的“真善忍”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坐月子落下的腰痛病,不医而愈。在她任储蓄所主任期间,从不拿单位的一支笔、一张纸,也从不多占其他同事的绩效工资,工作上任劳任怨。学法轮功祛病健身,真是身心都受益匪浅。

万永红在家是贤妻良母,家事、外事都是她管,多苦多累,从不抱怨。双方老人都在世时,大小事都是她照管。有一次,婆婆住院需要转院,来不及与哥弟俩再商量,万永红毫不犹豫地将儿子结婚、装修房子用的十几万元钱打在银行卡上,及时的将婆婆转院,没有延误治疗。弟弟、弟媳俩对嫂子非常敬佩。

不论在工作中,还是在家庭中,万永红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她聪明贤惠,心地善良,豁达开朗,性情直爽、快乐,笑容总是挂在脸上。

多次遭非法关押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万永红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屡遭非法关押、强制洗脑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万永红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当时的迁安工商行行长刘凤华及迁安公安局的警察从北京劫持回来,被关在迁安市城关派出所两天。回单位后,单位的所有职工轮流找她劝说,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之后听说是迁安工商行行长刘凤华开的全行职工动员大会,职工们被要求这么做的)她又在单位被监视居住六、七天,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必须由丈夫接、送她上下班。

迁安市党校办“洗脑班”后,万永红被送去“洗脑”,在那儿是全封闭式洗脑,从市直机关抽调的工作人员,每天强迫她们观看诽谤法轮大法的电视,学诽谤“法轮大法”的文章,让写所谓的揭批文章,然后人人表态发言过关,那阵势仿佛文革再现。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正在上班的她又遭公安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到公安局后,警察王世武打了她几拳,后来,她被戴上手铐铐在椅子上。到了晚上,她被关押到迁安市看守所。到看守所后,非法搜身,阴潮的屋子里住着二十来人,厕所也在屋里,睡的是木板通铺,早晚吃的是玉米面粥,粥上面有时还飘着黑煤面,中午是窝头,咸菜里、菜汤里带着沙子。一次,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一起背法,被罚到放风场上跑步,在烈日炎炎下,上午跑了半天,下午又跑了两个多小时才罢休。

被非法关押四十九天看守所说放人,时任的工商银行行长刘善会、副行长秦兆华还以各种理由不去接人(当时必须单位也得出面),家人这次被勒索五千元现金。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二日,万永红到另一法轮功学员家串门,再次被公安局国保大队浦永来等人绑架,再次被非法抄家,家中被翻的一片狼藉。在迁安市看守所她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家人再次被勒索五千元现金,她才得以回家。

被迫害致残

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临近中午,时任工商银行办公室主任王印军,带领迁安国保大队的警察哈福龙等人到万永红所在的电力大厦储蓄所,让她提前办理了交接手续,将她劫持,然后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和电视接收器(俗称小锅盖),不给开扣押清单。随后将她带到公安局,因正值中午,王印军和副行长秦兆华请了公安局多人吃饭。

酒足饭饱后,一名警察还恐吓万永红,说什么安装电视接收器也违法,还找来广播电视局的一人,检查她的电视接收器都能接收哪些电视台。哈福龙问她电视接收器哪来的?她告诉他从商店买的,不告诉他们是哪个商店。哈福龙和其他两人就用脚踹她,还打她嘴巴,口出污言秽语。后又将她按倒在地,哈福龙坐在板凳上,揪着她的头发,另两人拿来两根电棍电击她的两腿,一边电,一边问小锅是哪来的,长达两、三个小时,一直到天黑。

万永红的两腿被电得都是大紫泡;她的两手被反背铐着手铐,手铐被勒进肉里很深,至今还留有伤痕。然后,警察们就又把她关押到迁安市种子公司院内四楼的洗脑班(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为了反迫害,当天晚上她用床单当绳子系在窗口上,想从四楼顺床单下滑逃命。结果床单断了,她被摔成腰椎粉碎性骨折,两脚跟多处粉碎性骨折。当时,摔在地上就不会动了,地上流了一摊血,被过路的好心人发现,给家人打了电话,被家人送到了医院。

万永红住院共四十一天,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五天,全身麻醉,做了两次大手术,双脚和腰椎部位,从身体的其它部位取下了一块骨头换到了腰椎上,腰椎和右腿都打上了钢板,至今还在身体里,右脚脖处还有一个钢钉。因为两个后脚跟的碎骨取出,也就是没有后脚跟了,而且剩下的骨头不平,所以,站着或每走一步都疼痛难忍。腰不敢弯曲,因为有钢板,所以,弯曲一点就痛。曾经有半年多的时间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别人照顾。一年多的时间,只能靠两个拐杖支撑身体,步履蹒跚,没有任何意识的不知摔过多少次跟头,自己不会起来,需要别人扶起来。至今左腿几乎没有知觉,不会用力,走路平衡不好,不会下蹲。

万永红在住院期间,有人看到公安局的人在病房外监视。她住院期间花掉的七万多元的医药费,无处报销。

老父未能见最后一面

在万永红二零零七年十月被绑架后,单位接到了迁安市综治办,也就是“610”(江泽民一手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办公室的电话,勒令单位停发她的工资。当时“610”头目叫杨玉林,打电话的人叫尚玉海,当时使用的电话号码是:0315-7639698,当时迁安市工商银行接电话的是刘宝利,时任行长为李振增。从此,单位停发了她的工资、养老保险金、住房公积金等至今,连基本生活费都没有。二零零九年开始,她多次找单位无果。

多次迫害,给万永红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估计已高达六十万元以上;她身体的伤痛所造成的精神痛苦,已是无法用金钱计算的了。由于身体的残疾,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不便。迫害也给她的家人们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使家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很大影响,丈夫被迫调离原单位,儿子被迫辍学。他们整天吃不好、睡不好,一直在恐惧中生活。

万永红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期间,她八十多岁的父亲每天都在思念自己孝顺的女儿快点回家,由于思念女儿,老人寝食难安,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带着对女儿的思念遗憾的离世,临终时也没能见上女儿一面。

万永红的哥哥为了圆老人的遗愿,带着悲痛的心情给为万永红辩护的马律师打电话,在法律方面咨询:怎样才能让万永红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马律师无助地回答说:没有这样的先例。家人只能失望地让父亲带着遗憾走了。

呼唤正义良知

二十年来,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操控整个国家机器使用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的做法,来为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制造苦难,以开除职工公职,开除子女的工作,不让孩子当兵、升学、考研等作为条件,强迫法轮功学员签不修炼保证,或恐吓家属替学员签字放弃修炼。在中国大陆,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失去工作家庭;多少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判刑、遭受酷刑;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无数个家庭支离破碎、妻离子散,老人积郁成疾临终见不到儿女,这一幕幕人间惨剧,都源自于中共邪恶集团制造的血腥迫害。

为了使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希望每一个有正义良知的人都能站出来抵制这场荒谬的迫害。也希望那些被谎言宣传欺骗、至今还在仇恨法轮功的人,能够听一下法轮功学员的诉说,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相,看看江泽民团伙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这样才能在善与恶,是与非面前得出自己的正确结论,走好自己的人生路。

更希望那些受谎言蒙蔽,曾经参与过或现在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能早日看清中共抹黑法轮功的谎言,看清迫害法轮功对我们国家、民族造成的巨大伤害,早日觉醒,早日停止迫害,将功赎罪,赶快从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恶中把自己解脱出来,不要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买单。

法轮功学员为坚持信仰“真、善、忍”承受着无名的苦难。呼吁海内外同修和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支持正义,呵护善良,帮助营救法轮功学员万永红早日获得自由!


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
地址:河北省鹿泉市石铜路(乘车路线:火车站南侧公交车枢纽中心乘211路,女子监狱下车)
通信信箱:河北省鹿泉市55信箱14分箱 邮政编码 050222。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