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女子监狱的暴力和恐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近几年来,湖南省女子监狱对非法关押的女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的报道,在明慧网上时有所见。

湖南女监对法轮功学员最典型、最直接的酷刑就是穿上“缩身衣”,然后吊起来。“缩身衣”是一种没有袖口和脚口、十分牢实、弹性强硬的刑具。被穿者越挣扎,它会缩得越紧。戴上这种刑具,首先是呼吸困难,浑身被箍得疼痛难忍,苦不堪言。时间稍长,受害者就会大小便失禁,昏厥。

七十多岁的祁东县城连圩乡法轮功学员曹翠云,因不配合体检,被穿上“缩身衣”吊起来,没一会儿就小便失禁,昏厥过去了。

怀化辰溪县法轮功学员邓月娥,被穿上这种“缩身衣”,吊了一夜,又被罚蹲十多个小时。内裤都与腿上的肉粘在一块儿了,换裤时,双腿被揭下来大块大块的肉皮,鲜血直流。当时已经入冬,邓月娥在身穿冬装的情况下,都被摧残成这样,可见这种“缩身衣”对人体伤害的有多深!这样的酷刑,邓月娥在一个星期之内遭遇了三次。除此之外,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暴打,拳打脚踢那是司空见惯的。罚站、不许睡觉、不准上厕所等恶毒手段,种类很多。这些表面上看不见暴力的暴力,其残忍程度,也是令人发指的。

法轮功学员秦小兰(常德人)、杨天柳(长沙人)都是在夏天三十八、九度酷热的高温下,被罚站到晕倒昏迷,送去医院抢救,缓口气回来继续罚站。张新琪(宁乡人)被连续十七天每天十二个小时的罚站,不许上厕所,被迫害的屎尿缠身。

湖南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另一个手段是让法轮功学员整天处于精神的恐怖中。狱警利用人格扭曲、品行低劣的重刑犯人,随时可以肆无忌惮地刁难、辱骂、殴打法轮功学员。例如,一个法轮功学员早上在刷牙时,莫名其妙就被扇耳光。当问及原因时,行凶者说这位法轮功学员刷牙的声音太重了。这位学员表示自己很无辜,就立即遭到同监室的其她犯人群起而暴打。

常德法轮功学员尹红,一次自言自语了一句话,声音并不重,突然就被犯人推倒在地上,用脚踩她的嘴,使她的嘴肿得很高。

法轮功学员邓月娥因对自己穿“缩身衣”感到冤枉时,被罚抄“两高解释”二十多天,每天要抄十三、四个小时。隆冬时节,长沙的天气异常寒冷。邓月娥被抄得乏力、恶心,身子寒冷,极度虚弱,几欲昏厥。

有时那些重刑犯人心情不好,可以任意找法轮功学员发泄,一天到晚,监狱里时时充满狱警和坏人的吼叫声,与法轮功学员遭暴打的惨叫声、呻吟声、喘气声……整个监狱犹如地狱。

被非法关押在湖南女监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是五、六十岁甚至七、八十多岁的老年妇女,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中,有的被吓得血压升高,有的吓得整天身子发抖。狱方就是要营造一种高度压抑、高度恐怖的气氛,让法轮功学员度日如年,精神崩溃。

恶人们还在牢房的凳子上都摆满了法轮功师父的像,逼迫法轮功学员坐在上面,睡在上面,否则,拳打脚踢,往死里整。通过这种最卑劣的手段,其目的无非是逼迫法轮功学员在肉体、精神摧残下放弃修炼。

从以上事实来看,湖南女子监狱一方面用暴力,另一方面营造恐怖气氛,令法轮功学员分分秒秒处于高度的精神紧张状态中,这种手段卑鄙低劣、毫无人性,同时,打着法律的幌子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的罪恶行径,古今中外,极为少见!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是天理。那些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和犯人,遭恶报者不乏其人。例如狱警唐影多次流产,涂文丽不能正常怀孩子,黄大(监区长)生了个儿子是傻子,丈夫还与她离了婚;服刑犯人邓涛(协助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恶毒的打手),在一次殴打法轮功学员过后,患上了面瘫,说不了话,其状丑陋不堪,后来想必自己明白了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的恶报,才有所收敛。

在此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无知者,该清醒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用你做人的良知,善待法轮功学员,不能再充当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走卒与打手。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历史将很快翻过这一页,清算中共的罪行指日可待,那时的你,将面临什么样的下场,你知道吗?立即停止迫害,抓住机会赎罪,从内心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才能摆脱中共的精神枷锁,才能复苏你的人性,才能有平安的未来。

湖南省女子监狱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香樟路528号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