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屈素英被非法关押 女儿要人遭刁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河北保定市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张辉、王京镇派出所所长吴红亮等约六人,把法轮功学员屈素英绑架到唐县六一零办公室。第二日,屈素英被送到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时,他们以借口“节假日来临,去家中探访”为由,并未出示任何搜查证和逮捕证将屈素英家书籍和一台废旧打印机拿走,并将人绑架走。

屈素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生活中,她总是为别人着想,替别人考虑。年轻时照顾生病的丈夫,供两个孩子上学,她的丈夫去世后,更是一人承担所有苦难,一直供二女儿上学。屈素英被绑架后,街坊四邻都说:“这么好的人还抓起来,这让孩子怎么过?”二女儿就将要步入社会帮母亲承担的时候,突然遭遇母亲被绑架,是多么的不幸。 孩子一次次去派出所和公安局找吴红亮和张辉要人,一次次受到他们二人的刁难与威胁。

五月一日,屈素英的家人去王京镇派出所找所长吴红亮放人,二女儿哭着要求他们放了她母亲。张辉说每天都有很多陌生电话打给吴红亮,那都是炼法轮功的人。还威胁孩子对她以后的工作也有影响,她会因她母亲的事受到连累。孩子说:“母亲没有违法犯罪我为什么要配合,难道让我配合着将无辜的母亲送去监狱吗?”中午约十二点半左右,张辉拿拘留通知单让她签字,上面写屈素英被拘留,并告知她尽快去保定市看守所给母亲送衣物,并劝其放弃修炼,这样对她以后的工作以及她家都好。孩子拒签。

五月六日,屈素英的女儿去找张辉,张辉不在,只有女(副)指导员,她劝素英的女儿早点去上学,不要因这件事耽误了。

五月八日,屈素英的女儿又去找张辉,张辉依旧不在,打电话称出差,说该说的他都说了。后来,她又去找过张辉几次,他都不在,打电话或者不接,或者说在忙又挂掉。

五月十日,屈素英的女儿去王京镇派出所找吴红亮,一见她就问怎么又来找他,他当初就是配合而已,不归他管。随即问她姓名,在哪里上学,哪个专业年级,并威胁她,说再去找他就上报到学校。她依然坚持母亲无罪,要求释放。他说不可能,法律是冰冷无情的,到了这一步得走完法律程序。

屈素英以前曾于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上午十点左右,在本村集市上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诬陷,在集市上被王京镇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关押十五天。

法轮功学员屈素英的一些经历:

以前,屈素英曾患有肾病,她丈夫长期有精神病靠吃药缓解,脾气不好经常打人,所以她不能外出只能在家打散工,每天工资只有五块钱。还有她半身不遂行动不便的公公,需要兄弟三个轮流照顾,两个女儿还在上小学,正是用钱的时候。生活的艰辛,让她觉得苦日子没有尽头。

二零零四年,屈素英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学炼法轮功又不要钱,为了维持这个家,只能去找不花钱的法子,想给丈夫治治病,在这个机缘下,她走进了大法修炼。

修炼后,屈素英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同时她的病完全消除,她丈夫的病更是缓解很多,能够外出打工,女儿学习也都还可以。但是由于丈夫精神上的问题,又因为迫害这种环境的压力,她丈夫受到不明真相的人的蛊惑,几次反对屈素英修炼,四年后她丈夫在工地去世。

屈素英的八、九个月大的小外甥脖子越长越歪,眼睛也有问题,做手术费用得几万,对农村家庭来说,这是一个大的负担。后来医院因小外甥本身感冒、出痘等因素拒绝手术,在等待手术期间,屈素英不断给孩子听大法,后来,奇迹再一次出现,孩子的脖子自己正过来了,眼睛也没有问题了,省下了一大笔钱,对这个不富裕的家庭而言,疾病不治而愈是多么幸运的事。

屈素英家的邻居往家拉东西,但由于车比较大,屈素英家的门口前面的路比较窄过不去,邻居就找到她说,能不能把你家的大门口拆了,让我们家的车过去。拆别人家大门口,这在农村来说是欺负人,可是屈素英为了邻居着想,没有犹豫就说:“我家没有男人,你们拆了再给我家垒上就行。”这件事在村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几年前,朋友家里有事请屈素英去帮忙喂牛,尽管路远难行她还是答应了。路上多次因恶劣天气,差点发生交通事故。工作时间长,事情多,但工资少,这种工作在这个物质化的年代很难让人接受。她不顾家人阻拦,坚持干这个工作,省吃俭用供孩子上学,也不愿看着那家人因无人帮忙而为难。这种苦了自己甜别人的好人很少见了。

在农村,大部份家庭没有存款,如果碰到婚丧嫁娶,就要举债,屈素英如果碰到这种情况,就把手头的钱借给人家,有人不久就还了,有人会拖好几年。但她从不催人还钱,总说有就还,没有就先花着。她觉得大家过生活不容易,能帮就帮了。她就是想要做一个好人。

屈素英修炼大法后,全家人都受益,她也变成了个邻居中有口皆碑的好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