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根本上清除妒嫉心 走过生死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在我近二十年的修炼中,有一种物质非常恶毒,“它”如影随形的左右于我,每当我身体突然出现状况而又承受到极限时,“它”就会出现,而且会说话,迷惑我,下狠手钻空子迫害我,使我没有任何机会去思考,向内找。

下面谈一下我是怎样走过这艰难而又凶险的魔难的,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魔难中的正念

二零一七年秋天的一天早上,我发完六点正念时,突然就在我的身体右侧腰部凸起了一个象两个拳头大小的大包,象石头一样坚硬,从后腰向前移动到肋下,同时我不由自主的“嗷”的一声,从床上蹦起来很高,又摔在床上,窝在那儿。瞬间,我的手就抓到了它。伴随着疼痛,不敢呼吸,五官象挪了位,大脑一片空白。时间象静止了一样,我不知所措。这种状态到今天已出现过三次,事先没有任何前兆。

过了一会儿,我才有一点儿反应和思维,心里喊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师父啊,请点悟弟子吧!我这是怎么啦?到底是哪里出错啦?我一定改!我一定改!”我一边求着师父,一边发着正念:我的身体是我师父给的,谁也不许动,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制造的一切。

此时越来越感觉全身疼痛,四肢无力,说不了话,恶心想吐,肚子和腰部疼痛难忍。就这样坚持了七个小时。

到了下午两点,是我们小组学法时间。刚刚学了半个小时,我就疼的忍不住了,脸都变色了,浑身发抖,冷的不行,同修们立刻发正念。其中两个同修扶着我,抱着我,折腾了好一阵子。最后我用微弱的声音说:“师父啊,我实在承受不住了。”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上,身体处于麻木状态,但思维清醒,心想:我一定要找到问题所在,绝不能给师父丢脸!

二、向内找 旧势力邪恶安排的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同修们继续帮我发正念,同时都向内找。同修交流中,突然我脑中出现一个念头说:我修这么多年,我是真修、实修,信师信法,也很精進,不如我修的好的有的是,为什么我总被迫害?问题出在哪儿?有的同修说:我们就是不承认它,有师在,有法在,坚定正念。这时我想起师父的一句法:“旧势力是无孔不入的,就连真正历史上我带的大法弟子它们都做了手脚了。”[1]当时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点化我。

到了傍晚,同修们都有事,各自回家了。我强忍着剧痛坐起来,发正念,向内找,并求师父加持弟子,我要仔细理顺我的思绪和白天发生的一切,一定要找到根本原因。

师父说:“大法弟子如果行的正,没修完的表面部份什么也不敢進来,一个是旧的生命也不敢乱旧宇宙的法,再一个是你们有师有护法神;如果你们表面人的一面执著心不去,师父与护法神就不好办。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2]

静思,那东西几次都是没有任何征兆的从身体表面上突发性的出现,肯定有我没悟到的法理和没去掉的人心,旧势力在钻我法理不清的空子,迫害我,动摇我的正念,企图拖走我的人身。

看清了旧势力的险恶目地,我头脑立时清醒许多,突然想起了白天的一个念头:“不如我修的好的有的是,为什么我总被迫害?”当时我就震住了:哎呀!问题就出在这儿!万万没想到,这就是致命的祸根――妒嫉。就是它在起作用,迫害我,迷惑我。妒嫉狡猾的附着在我的思想上,欺骗我,动摇我的正念,消磨着我的意志。旧势力企图利用它来毁我的修炼,达到它们的邪恶目地。

师父说:“它们所要的目地就是它们要把宇宙在正法中恢复成没正法一样,还是它们那一套。”[2]“它只想在原有的什么都不失去的基础上,通过它们的仔细的安排巧妙的溜过这一劫。那是做不到的。”[2]

法理我明白了,但还要从根本上找出那些极端的自私、情、妒嫉之根,挖出来,彻底清除掉。

三、从根本上解体妒嫉心

我今年六十岁了,孩童时期,因家里很穷,父亲又早年离世,我们兄弟姊妹五个和母亲相依为命,过着很苦很苦的日子,什么都没有。那时我就想: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长大后一定要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个愿望不仅没实现,还积累了大量的败物,形成了很多观念却不自知。

对我最不公平的是――老天给了我一个一米五的个儿――个儿头不高,却心比天高,什么都不服输,事事都要争个第一,逞强好胜占据了一切,不能让任何人看不起。所以做了很多超出自身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造成了心理扭曲,思想畸形,争斗不休。二十几岁,就头疼腰痛,长期失眠,最后发展到脑瘤、尿血等十三种疾病,一次又一次地抢救,不到四十岁的人,生命就走到了终点。

吉星高照,绝处逢生。一九九九年一月,我得到了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恩师很快的就给我调整好了身体,让我走入了真正的修炼。一层一层的去人心,去执著,自认为修的还行。可是这个自我,争斗之心、妒嫉老是阴魂不散,随时随现。

有一次在家里,因为一点小事,就与丈夫大吵起来,叨叨咕咕:“啊,你什么都不干,家庭琐事,里里外外全是我的事。”因累的没好气,在怨和争斗心的驱使下,说:“啊,我比你挣钱还多,给你做吃做穿,买东到西,照看孩子照看家,你怎么就不拿我当回事呢?不重视我呢?”正说着,他扭脸就回我一句:“那你可是浪的。”当时我就傻眼了,愤怒之火直冲到头顶,“啪”一个大巴掌就抽过去了。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难听的一句话,你利用着我,还这样羞辱着我。打完之后,我又傻了:不对呀,这哪是修炼人哪?这不就是妒嫉之火吗?妒嫉人家的命运!

还有一次,单位同事说:“姐,你哪儿都好,干啥啥行,搁哪儿哪儿能挑,可是就是个子矮,衣服都不好买,还不压众。”这些话一出口,我简直五雷轰顶,气得牙根发麻,每个细胞都发颤,还不能发作。在强忍之下,恶狠狠的瞪人一眼,心里那个自卑,又自傲,又强势,又自我,就爱听好听的,最怕人家戳我软肋,当被人羞辱的时候真想死。在强大的妒嫉物质场内挣扎着。活得真累啊。这个角色──妒嫉演的很投入。

想到这里,我止住了眼泪,望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啊,我真的明白了您讲的一句法:“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3]今天在这生死关头,我终于找到了这个既可怕又凶险的根本执著――旧宇宙的根本属性:自私。同时也认识到修炼是何等的严肃!旧势力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我的一思一念。我一定改变我的思想观念,解体产生的所有执著、妒嫉、为私为我的邪恶败物。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身体完全恢复正常,轻松无比。

四、曝光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事隔一天,是我们小组学法日。中午时分,我就想:下午学法,我一定要把这些隐藏很深的旧势力所强加的一切和自己的根本执著及阴毒的败物“妒嫉”曝光出来,让同修们以我为戒。刚刚想到此,我的身体一颤,在我回头拿东西的时候,好象眩晕似的差一点儿栽在地上,我立刻念了一遍发正念的口诀,突然就想到,原来旧势力是怕曝光,还在寻找藏身之地。此时我更有信心,师父说:“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4]。此事非说不可,刻不容缓。

在做饭、吃饭、洗碗的过程中,我一直发着正念,但身体还是很难受,当同修们来的时候,我就一股脑的全都说给同修们听了。这时我的身体从头到脚,所有败物象坍塌一样的灰飞烟灭。最后,彻底摧毁了旧势力所安排强加的一切。

这里我想交流的是,修炼真的很严肃,差一点儿也不行。所以在平时一定要认真的查找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放过所有起干扰作用的一切生命。

最后,敬录师父的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勉:“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发正念一个是对外、一个是对内,不正的谁也跑不了,只是我们对发正念的态度不同、表现不同。”[5]

在此感谢恩师!
感谢帮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