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不老 大法弟子显风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二十多年前,我单位的职工和医务人员都叫我“老病号”、“老药罐子”。

我是搞水电工作的,经常在地下很潮湿的地方工作,有时忙起来,一天要工作十六小时,时间长了就得了风湿病,犯病时,腰腿痛的不能走路,也不能坐着,全身无力。后来又得了萎缩性胃炎,胃出血、血小板减少,肝硬化等多种疾病。那时我五十多岁,医生说我还有二十年的寿命。

可如今我已九十岁了,身体硬朗结实,已有二十二年没去过医院。为什么?一九九六年四月,我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大法不但给自己带来了健康的身体,也给家庭带来了愉快的生活乐趣,儿女也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看到自己的父亲这么健康,从内心感叹大法的美好,这都是我修炼大法而得到的福报。

有幸得法后,我和同修们一起去洪法,我们成立了炼功点。很多人看到我由一个老病号变成一个神清气爽的健康人,一下子来了五~六十人炼功,我也成了一名辅导员……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因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出于善念,我和同修们去了省政府反映我们的心声,用我们的亲身受益证明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好功法,我们就是最好的见证。

江泽民流氓集团的丧心病狂、无理性的变态心理已经听不進去百姓的呼声。一味的迫害升级,大抓捕。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被绑架:拘留、劳教、判刑等等迫害持续发生。此时我老伴病倒了,生活不能自理,由此种种原因,我和同修们断了联系,在家里照顾老伴,出现了消极的状态。

二零一二年,老伴去世了,通过学法和交流,我知道自己落后了,没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也想走出去救人,可是我走出家门稍远一点,就感到浑身乏力走不动,我想还是找个自己能做的救人的事吧,这时打印资料的同修问我能不能帮忙装订资料,她做不过来,我高兴的答应了。就这样我和同修开始配合做资料。

打印资料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女同修,虽然没啥文化,做起事来却是干净利落。我从她那里取回资料后,装订包装成成品,然后转送出去。让真相期刊册子、《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台历、挂历还有护身符卡片漂漂亮亮的送到有缘人手中。

做大挂历时,在打孔压合装订时很费力,干的多了,就感觉很累。护身符卡片也是同样要用力切成成品,护身符是用PVC材料板,很坚硬,A4纸大小的一张里共有十八个小卡片,要一个个的切开剪角。当同修要的多时,我一人就跟不上了,我就把儿子叫过来帮忙。因日历是有期限的,不能耽误在我这儿,赶紧做好送出去,家人就来帮忙做。他们看到了我精神面貌和身体健康的实效,对我的修炼非常的支持。

同修要的资料数量非常大,我几乎每天都很忙碌,但我没有放松学法。出现学法犯困时,我坚持双盘学法,效果很好。因儿子不和我住,大部份是我一人装订资料,同修们要的多时,自己就感到有些累,想找一个帮手,还有了要交班的念头。

第二天学法时猛然惊醒,意识到虽然自己在人中的年龄较大(九十岁)了,可修炼是没有年龄之分的,自己从得法那天起,师父就给我们改变了命运,我们从得法时,就归师父管了,而且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身体上的疲惫是自己没有从内心认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的神圣伟大,把做的事情当成了工作。装订资料虽然不是修炼,但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还没有结束,邪恶还在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世人。大法弟子怎么能放弃自己的责任呢?我毫无怨言的归正自己不正的想法,继续积极主动的和同修配合好。

从打印资料的同修那里拿资料回来装订,也是个修心的过程。我和同修家居住相隔几百米的路程,虽然不远,但因是单位家属区,居住的人都是单位的同事,基本上都相互认识,很多人因受邪党的谎言欺骗,对大法弟子有误解。通过十多年的讲真相,虽然明白真相的人很多了,但还是有不明白、不理解的。每天家属区的马路、林荫小道上人流不断,退休后没事干的人几乎整天的都在外面蹓跶,三人一伙、五人一群的闲聊,有时更多的人在一起半天也不散开。我一个星期要去两、三次拿资料,去的路上倒没啥,回来时大包小包的生怕熟人看见,想到同修和自己的安全,心里有压力。

后来我把心态调整好,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是救人的大事,就应该堂堂正正的。正念出来了,心理压力小了,智慧也有了,在拿资料的路上没有任何干扰,每次都很顺利。

如今我和同修配合已有五年多的时间了,配合中我们互相弥补,配合默契,讲真相的效果越来越好,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好。

我知道不能放松正念,持之以恒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利用好做资料这个平台做好自己的三件事,兑现自己史前的大愿: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