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完成历史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我走入大法修炼已十七年。得法一年后,我开始在电脑用QQ跟众生讲真相,这一做就是十一年有余。直到一次在台湾大型交流会上,听说平台打电话很缺人,也听说平台是个很好的修炼环境,于是我正式加入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拨打行列。

平台上各个国家同修都有,每天晚上打完电话都会聚集在主会场交流交流,总结拨打情况,遇到问题时大家都用法来衡量、向内找及时归正。感谢师尊给弟子一个可以互相借鉴提升的整体修炼环境。

不放弃,一定要救你

二零一八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达八十六人次,其中年龄最大的八十五岁,五位法轮功学员在长期的迫害中离世。针对这个迫害,我拨打了扬州市法院的一个电话,对方听了一点就挂了。我没有放弃,再打过去,对方说他是保安,跟他讲没用的,又要挂电话。我赶紧说:“这件事跟每个中国人都有关系。”看他没挂,我继续说:“当年纳粹执行希特勒的命令迫害犹太人,他们以为希特勒会保他们。但是二战一结束,国际社会就开始清算纳粹战犯,连集中营里看门的、烧火做饭的和护士都被送上了审判台。您知道法轮功被迫害这么严重没举报也是在犯罪,日后也是被清算的对象。”

他仍继续听,我接着说:“大陆上百名律师为法轮功无罪辩护,律师是最懂法律的,中国《宪法》36条规定公民是有信仰自由的。他们就是知道法轮功学员没有违法,才敢帮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我又说到天安门自焚案,那是造假诬陷法轮功的。造假新闻导演陈虻四十八岁得癌症遭报,殃视主播罗京四十七岁得两个癌症死去。我并给他翻墙网址,下载免费自由门软体看海外网站,告知迫害法轮功的要打举报或传真电话、上网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

这时他听了十九分了。看他还能听,我又详说了武警与护士举报活摘器官的真相,播放武警举报活摘器官的录音。他又听十八分钟后,我看到广播器显示异常,就问他能听清楚吗?他没回应,我挂了电话。

我在打了其它电话后又拨给他,他又接着听,我问:“刚刚跟您说这么多真相,听得清楚吗?”他还是说他不是法官,只是保安人员,也同情法轮功,他们家几代都是信佛的。我说:“信佛的人都很善良,帮您用化名某某三退吧!”他爽快说:“好,谢谢!”我请他记住今天三退的日子跟名字,他重新念一遍名字,说好。我说:“有空要常去看海外最大华人时报大纪元及新唐人电视台,都是真实的新闻,请在心中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表示好,也祝福我。

一次,我拨打山东省某公安局队长电话,一开头我讲大法洪传、世界法轮大法日、天安门自焚伪案、给翻墙网址下载自由门软件、看《九评共产党》……我还没说完,对方就说:“知道,知道。”看他这么说,我说:“就用您的名字帮您三退好吗?”对方说:“好的,好的。”我说:“您还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马上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万岁、万岁!”我听他这么喊时心中很感动,这个生命得救了。

我听同修讲过十张饼的故事,众生的三退都是之前同修不断讲真相让对方吃了九张饼,最后慈悲的师父安排让我给他们第十张饼而明白真相三退的。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每一通电话的坚持。

师父说:“特别是那些在迫害中被蒙蔽的人,你不给他机会能行吗?你不告诉他真相他们就永远失去了未来。”[1]

去年我参加马来西亚法会,空档到一个公园景点,看到两个大陆同胞在那儿,我手拿真相小板册,指着板子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游行壮观、天安门自焚是造假的……后来一个人接过去真相小板册,看着里面的真相。我又说到三退保平安,人忘天不忘,入中共党团队要发毒誓,一辈子为党奋斗,随时准备为党送命,去除毒誓,唯有三退。我对拿看小板册这位说:“我帮你取个化名退了吧!”对方很爽快的说“好。”

我又对另一个人说:“您也一起三退吧。”对方没表态。我再指着小板册里的真相让他看,他把小板册接过去,认真专注的看着每一个真相。最后他们的人说要走了,对方把小板册还给我,我再次说:“我帮您用化名三退好吗?”对方马上说:“好的。”

感恩师父的加持,让这两位同胞明白真相,选择了三退保平安,我想这是他们这次出国旅游最大的收获,也是一生中最大的福份。

清除困魔

曾有同修告诉我:“你什么都能做好,就是打坐,发正念老犯困,你要精神起来,不然你功都白炼了,功都叫别人得去了。”听到同修善意的提醒,我心里却很难受。其实自己也有在注意,也要求自己不能犯困,但仍时不时会听到同修要我有正念,要精神起来!有时心想是不是同修对我太严格了。

事后仔细向内找,发现自己有一颗不愿被人说的心、安逸心、爱听好话的心、自以为是的心,也悟到打坐、发正念犯困其实是不敬师不敬法,也是在破坏大法的形像,想想常人看到我炼功东倒西歪的,还能感受大法的神圣、庄严吗?正法已到尾声了,我还不归正自己修炼状态,怎么改变本体啊!怎么演化啊!最后可能就如师父说的:“真的圆满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飞升,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鼓掌)圆满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没修好的,我看哭也来不及了。”[2]想到这,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归正这种不正确状态,不能再放纵了。

为了观察炼功状态,我决定暂时静功在家炼,动功在炼功点炼。第一天在家炼静功时,我拿相机对着自己打坐摄影,炼完静功一小时下来,打开摄影机一看,以前总认为同修形容我的状态太夸张了,当看到自己低着头昏睡的样子,实在不愿承认那是我,心里想:那不是我,是邪灵在控制我的肉身。我自认为头脑还算清醒,怎么会这个样子?我看了很难过。

第二天我又打开摄像机,炼完功一看录影,虽然比昨天好多了,但头仍会往下低;第三天因晚睡很困,拍出的结果比第二天犯困的厉害,看了很难过,心想我一定要纠正过来!这时想起师父说:“有的人老是讲:老师,我一闭上眼睛就晃。我说不见得,你已经养成了放弃自己的主意识的习惯,你一闭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识放松了,没有了,你已经养成这种习惯了。坐在这儿你怎么不晃?你就保持睁着眼睛的状态,这么轻轻把眼一闭你晃吗?绝对不会的。”[3]

第四天我就睁着眼睛,正念很足的盯着摄像机看。我盯着你,不许你睡觉乱动,我看你怎么睡,后来发现摄像中的我坐的笔直,一动也不动。原来我治得了你,感觉这十几年来困扰我的静功忽然间突破了,心里很感激师父的点悟。现在我能慢慢進入入定状态了,再看摄像带,就象在看一张照片,稳如泰山,一动也不动,好象整个空间都静止,连呼吸都感受不到一样,奇妙感受尽在其中。

我也找到自己学法不专心,有时会东张西望;发正念也不用心,思想中想的是其它事情,没有按照师父说的:“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4],导致功能发挥不出来。学法犯困、发正念犯困、打坐犯困,都是因为我不重视发正念。同修建议我要多加强发正念,才能改善这些不正确状态。我就利用上平台前先发一次正念,下午学完法又发半小时正念,只要有时间就抓紧发正念。我打开师父的法像忏悔,求师父帮我把困魔拿掉,我不要这些不好的物质。隔天早晨在公园打坐时头脑特别清醒,没有一点困意,忽然间象开天目一样,我看到前面有四个人用长竹竿架在脖子上一起横着走路,都得跟着别人走,不能有自己的主见。当时我悟到那不就是主元神被绑架一样吗?我看到自己并不在其中,但还是有些同修被困魔绑架着,心中感恩师父把我从困魔干扰中解脱出来。

这番经历,不断警醒、提醒我修炼的严肃性,日后自己更要注意学法、炼功、发正念状态,绝不能放松自己的修炼,也要时时向内找,归正自己,修好自己,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