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一位九零后狱中得法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我是一名九零后,二零一六年在监狱中接触了大法弟子和大法,方知人活着的真正目地,于当年年底开始学法炼功,走入大法修炼

修炼后感觉自己以前的一切经历都是在告诉我:我是为大法而来的。虽然轻轻巧巧的一句话,但却是多少世的等待。很久就想把自己的这一段得法的传奇经历写出来,但是一直没有下笔。今天借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一时机,写出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也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美好与殊胜。

落入凡尘 心陷抑郁

我从小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总是想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想着人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人的一生是定好了的吗?上学,找工作,结婚,生子,抚养孩子……一代一代就这样循环往复吗?人来到世上难道不应该有个目地吗?

初中和高中整天都是在为高考忙碌,大学时开始看老子和庄子。《庄子》在读大学时就开始看,每天晚上熄灯前就随便翻两页,为其优美的文笔和超然物外而感到心灵愉悦。后来开始看老子的《道德经》,开始看不明白,后来感觉哲理很深,感觉自己也可以了悟人生大道,和天地合而为一。

修炼后看到师父说:“乱法末世有学者固抓其空理,颠颠狂狂,如悟哲理之本”[1],说的正是我当时的状态。面对现实的时候,时常感觉无力,感觉自己喜欢的超然物外的生活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

毕业以后来到大城市找了个工作。工资很低,环境压抑,身体也变的不好了。那个时候又开始去网上找强身健体的运动,于是开始练习站桩和双盘打坐。学会双盘以后,感觉打坐很舒服,就暗自想:能安静的把身体搞好也行。但是生活在物欲横流的社会,我想安静,其实安静不了,家人还想着我买房子娶媳妇呢,而我整天练习这些,也被公司里的人说成“不务正业”。

因为工资低又压抑,后来就辞职了,因为找不到好工作就和朋友在一起居住。但是整天躺在床上感觉人生没有任何意义,看到招聘广告,自己也不敢去面试,看什么都烦。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太对,想要解脱出来,于是就开始按着自己的症状去网上搜索,结果发现可能患了抑郁症。去医院经医生检查以后结论是“中度抑郁”。以前也知道抑郁症已成为人类第二大杀手,于是开始吃药。

这精神类药物反应很大,开始呕吐、心慌等,直到一个月后才适应过来,可以出去面试了。从此以后吃了两年药,每天早上一次,晚上一次。如果忘记吃就心慌,胸闷,感觉自己无法呼吸。虽然因为后来找的工作工资是以前的好几倍,所以吃药花钱并不觉的是什么负担。可这药毒性很大,我慢慢的开始虚胖起来,每天早上醒来总是出一身冷汗,被窝都被浸湿了。

执迷金钱 身陷牢笼

找到工作以后,开始接触到虚拟货币和“金融互助平台”,感觉发财的机会来了。初期搞这个的时候,因为我接触早,赚钱赚的很快,感觉自己只要有本钱一年就能赚上千万。于是开始疯狂借债,把父母的钱都搞了过来,又去借银行,信用卡,高利贷的钱,只要是能搞到钱的途径都去尝试。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真是疯狂。

将借债的本金将近八十万全部投入進去,开始的确是赚了好多钱。然而,到二零一五年的时候,“金融互助平台”暴雷了,我的钱被套進去百分之八十。可我并不死心,开始搞其它平台的“传销游戏”,结果包括借债的钱都赔光了。“身无分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现实写照。

现在想想那段时间自己真象个赌红了眼的赌徒,当初赚的那么多的钱可能就是用我的德换来的,但转眼成空,什么都没有了,还负债几十万。开始跟亲戚借钱补漏洞,结果因为借钱和不少亲戚闹的反目成仇。

到了二零一六年下半年,最后套信用卡的十万也被一个QQ上的人骗了,为了把这部份钱追回,我报警了。但是警察只是做个笔录,完全不管。后来我开始用各种手段,但是也没有要回来,最后因为银行卡的事情被银行举报,我被抓。

被抓我并不害怕,我认为我是在追回我的钱,没有骗人钱,顶多做个笔录就回来了。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当初针对银行卡刚颁布一个法律,我正好碰上了。结果骗我钱的人逍遥法外,而我却在当天半夜被转移到了看守所。看到看守所的大门,我开始害怕了,因为父母都不知道我被抓了。

我被分配到一个牢房,里面有二十多人,人挤人睡在大铺上。睡在最外面的牢头喝问我怎么進来的,然后说:今天很晚了,先随便找个空地睡吧,明天再修理你。

第二天起床后,被牢头他们用各种手段捉弄了一番。那个被称为“班长”的牢头,给我说了监狱的各种规矩,不能乱说话等等。我完全听不進去,心里抱怨着:我是被骗钱的人啊,我怎么会進监狱呢?想着外面的事情还没有完呢,公司还不知道呢,父母也不知道呢,越想越愁。里面有个人安慰我说:進到这里来,外面就和你没有关系了,瞎操心也没有用,你飞不出去的。

幸遇真相 缘归大法

当时有个被其他人称为“大师兄”的人,看着很面善,大概四十多岁,吃饭的时候他让我和他一起,问了我一些情况,然后问我:“会翻墙不?用过自由门没有?”我说用过,不过后来自己买了VPN。然后他给我讲动态网的新闻。

被邪党洗脑的我当时就有点不高兴,因为我认为那个网站都是诬蔑国家领导人的,是反华网站。但是因为感觉他像个好人,也就没有反驳。他又给我讲了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的情况,我感觉挺有意思,以前没听说过。

后来了解到他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被非法抓進来的。因为他進这个牢房比较早,所以基本上每关進来一个人,他都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监狱的狱警也都听过他讲真相,所以这个监室里的人对法轮大法的印像不错。那个了解过真相的“班长”还说:“你们俩就多聊聊,就你们俩是大学生,话题多。”

我在心里想:“哇,他竟然是二十年前的大学生,那比现在的大学生值钱多了!”心中增加了几分佩服。

后来一有时间,这位大法弟子就给我讲法轮大法是什么。尽管我以前对道教和佛教了解一些,可感觉他讲的很多很新奇,在其它书籍中没有读到过。

有一天,我突然对他说:“我也想修炼。”他说:“我这有一些师父写的诗词,你看不?”我说看,他便从自己的物件袋中拿出厚厚一匝A4纸,原来都是他默写在纸上的,字很清秀。于是我就天天在“坐板”时看这些诗词。我发现师父的诗词特别有道理。其中有一篇对我触动很大:“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2],。想想自己的经历的爱情、亲情、金钱转眼都成了一场空,觉的这诗写的太对了。

于是我便开始背诵里面的诗词。那位大法弟子说,很多大法弟子都把《转法轮》背了下来。我让他也给我背诵,因为我认为《转法轮》肯定能解开我更多迷惑。他便给我背诵了《论语》和目录,说等你出去了再好好看看书。他对我说:“你知道吗,虽然你现在欠债很多,还遭遇牢狱之灾,但是可能这一切都是为了得法而来。”

当时我并不清楚自己已经在开始得法了,只是感觉原来宇宙的道理这么大,并且背诵诗词的时候,对外面的担忧、对前途的忧虑也没有了。他经常被带出去非法提审,每次回来,我总是和他坐在一起,心想,他这么善良,那其他大法弟子肯定也很好。坐在他身边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就经常让他解答我以前的一些疑惑,让他给我讲大法洪传的故事,和他自身修炼过程中的一些神奇事情。

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我犯的事不叫事,说我三天就能出去,七天能出去,十五天能出去,三十七天能出去,结果都没有出去。因为三十七天是一个坎,出不去就只能走法院了。这时有的人认为我出不去了,开始给我估算会判多久的刑期,只有这位大法弟子鼓励我说:“一定会出去的。”

我当时就想,判就判吧,但是我一定要和这位大法弟子在一起,感觉他是让我的心情能够平静的唯一希望,和他在一起很舒服。因为已经过了三十七天,也不再抱希望能出去了,就每天炼双盘和背诵法轮大法师父的诗词。

后来想想,自己这些年来,时常接到海外大法弟子打来的劝“三退”电话,但是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如果不是遭此劫难被关押这么多天,遇到这位大法弟子,一心想要赚钱的我又怎么会轻易改变自己对大法的看法,并开始得法走入修炼呢?

到了七七第四十九天的那天,突然一狱警让我收拾行李准备走。我当时很激动,抱着这位大法弟子说:“真让你说对了,我就是为了得法而来的!”他也很高兴,嘱咐我出去赶快看书学法。

得法修炼 抑郁全消

出去以后,才知道我是取保候审,可能还会判刑的。我看到了母亲和她的同事来接我,母亲哭的象个泪人一样,说:“我以前只知道监狱里关的都是坏人,现在才知道监狱里也关着好人。”

回去的路上,走在地铁通道拥挤的人群中,我当时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是分离的,有一种超脱的恍然隔世的感觉,看着茫茫众生匆忙的步伐,我在想:“他们可知道自己在忙碌什么吗?”

从看守所出来以后,我决定不再吃抗抑郁药。因为这种药对我伤害很大,并且当时也没有钱再买足够的药了。母亲听到我不吃药了,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以前在家都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开始停止吃药的时候,我又开始犯呕和心里恶心,吃饭也只能吃一点点,晚上睡觉也很难入睡。每天都是十点多就躺下了,直到早上五点还没有睡着。我知道失眠了,但是白天却不困,只是脑子懵懵的。

回来第六天终于能翻墙上网了。我在一个网站留言希望有人给我发送大法资料。第七天早上,我就收到了电子版《转法轮》和师父广州讲法视频。我开始看《转法轮》,从早上七点多看到晚上九点多,除了吃饭就是看书。看完书以后感到这真是一本神书,人生的很多问题似乎都有了答案。

结果当晚我就安然入睡了,一觉醒来,神清气爽。我高兴的告诉家人,我终于能睡着了,我的抑郁症好了!从此以后,我就能好好睡觉,饭量也正常了,也不再出虚汗,看世界的颜色也亮丽起来,原来没有抑郁症的感觉如此的好!

后来我被判缓刑四个月,要求必须回老家,我就在家呆了四个月后又出来找工作。后来上明慧网得知:狱中那位善良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三年。

那时我就喜欢学法,感觉法中能解开我很多疑惑,并经常读着读着为师父的洪大慈悲而流泪,听着《普度》和《济世》的音乐也莫名的流泪。后来知道是自己明白的一面在流泪。我也学会了五套功法,并每天炼功。

神奇之事万万千 此处只道一二件

自从看完《转法轮》抑郁症好了之后,我发现对生活中的很多问题的看法都改变了,也不再郁郁寡欢给别人甩脸色看了。

我以前就有肾结石,左右肾都有,几年前做手术的时候,医生只找到一个,另一个没有找到,结果还花了几万块钱。后来出院了因为不疼了也就不再管了。

二零一七年的一天晚上突然感觉腰部不舒服,这种感觉和以前得病一样,我疼的在床上直打滚,汗水往下流。那时的我刚走入修炼没有多久,当时害怕病发作,因为我刚找到工作还要还债,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再去做手术。当时在心里求师父,希望不让这病犯,我一定好好修炼。后来疼到半夜两三点才昏昏睡去,到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已经不疼了,但是感觉腰没有力气,象塞了一团棉花。中午在小便的时候,突然听到“啪”一声,我一看是排出个白色小石头,我很开心,这结石竟然排出来了。马上就打电话给母亲说,母亲也很开心。我双手合十感谢师父!

这期间,我放下了希望修大法把伴随我多年的老毛病——慢性鼻炎治好的有求之心,不久,鼻炎好了。

以前我的脾气很大。修炼以后由于看待世界的方式变了,每天都很开心,遇到一些魔难,也知道是为我提高心性的。虽然心里很难受,但是还是能强制自己忍下来,事后向内找,找到自己的问题后会庆幸自己当初忍住了没发火。

在得法以前,亲人知道我欠下了这么大一笔债的时候,对我的印像一落千丈,但是随着修炼的提高,现在他们都说我变化很大,完全变了一个人。因为我以前总是独断专行,什么都得顺着我的意愿来,现在我不再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了,让他们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和大法的美好。就象我在监狱遇到那位大法弟子的时候一样,当时就一直感慨:“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善良的人呢?”当然我的差距还很大,还需要精進实修。

我也开始讲真相 劝“三退”

随着修炼的提高,我也开始给亲人和朋友讲大法真相。

二零一八年四月的一天,两个朋友请我吃饭,我当时正想着怎么给他们讲真相,但又怕被误解。到了地方以后,他突然问我:“你的鼻炎好了吗?”我说:“你咋知道?”他说:“平常都见你手里肯定有卫生纸,一边说着话还一边擦着呢。”是啊,以前我常对他们说:我口袋里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一定会有卫生纸。我知道,这是来听真相来了,我说我炼了一种功法,等吃饭的时候好好给你们讲讲。他说好。

两个朋友都来了,吃饭的时候,我开始给他们讲:我炼了法轮功,刚说了这一句,只见另一个朋友放下水杯就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我当时很惊讶,我知道是师父对我的鼓励。我说你说的对,我便把自己修炼后的变化、天安门自焚骗局和大法洪传世界等都给他们讲了。饭后,第一个朋友说:我女朋友也有你这种鼻炎,天天流鼻涕,你把那本书的网址给我,我也让她看看。我便给了他网址。我说:这网址被国内屏蔽了,打不开,回去用电脑翻墙打开。但是他在微信中一点击链接,竟然直接進入网页。他说:厉害,这网址竟然能直接访问。我也很诧异,我知道这绝对是法的力量和师父对我的鼓励。另一个朋友笑着又说:“法轮大法好!”

后来朋友陆续要回家乡找工作,说“法轮大法好”的这个朋友离开前要来看看我。这次得知他的身体也不太舒服,吃了一个多月的药了还没有好。我说上次给你讲了真相,你喊了好几句“法轮大法好”,感觉你缘份不浅呐,先“三退”了吧。他说好。于是我就上网给他办了“三退”,并告诉他可以先看书去修炼,平常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再联系的时候,他的状态已经变好了。

讲真相当然不会都这么顺利的,遭遇反驳、挖苦、讥讽的时候也很多,从中发现我有很多不足,发现心越急思路越打不开,效果越不好。很多时候讲到大法徒遭遇迫害的时候,我往往忍不住的流泪,一度哽咽说不出话来,心想:这么多大法徒为了你们能够得救而被迫害,还不快快“三退”。但是这时候他们却越不理解。事后发现是自己希望讲一次就让他们得救,没有用慈悲来对待他们,而是心太急,常人情还太重,对越熟悉的同事、朋友讲的越高。好在,他们虽然没有“三退”,毕竟也听到了从来没有听过的真相,也会思考思考这些事情,为以后真正“三退”做铺垫。

修炼一路走来,也经历了很多坎坷,在不断遭受干扰和自己不断的实修中,逐渐的才从感性到理性上的认识大法,信师信法,才逐步理解师父说的“在法上认识法”[3]这个法理的内涵。

感恩师尊!谢谢师父的保护!弟子一定勇猛精進,让师父少一些操劳,多一份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空〉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