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食欲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看到本地同修在对食物的执着方面一些不在法上的地方,想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同时谈一下自己在去这方面执着的体会,有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我在修炼中,经过了这么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在修炼初期,只要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不能执着某种食物,这个心立刻就放下了。比如有一天,母亲给家里每人发了一块琼锅糖。我吃着非常香甜。快吃完的时候,我想,自己修炼了,爱吃它不是执著心吗?不应该有的。结果第二天母亲又给每人发了一块,我吃着却味同嚼蜡。自己感到很神奇。

第二阶段:正如师父在法中讲的:“说你就想吃那个东西,真正修炼到应该去那个心的时候,你就不能吃,你吃了就不是味了,说不定啥味了。”[1]我曾经有段时间很爱喝油茶,一天三顿也不嫌多。忽然有一天油茶变成了泔水味,就不再喝了。后来又爱吃夹馍酱,一瓶一瓶的买,最后一瓶里面是坏掉的霉味,从此不再吃了。有段时间爱喝芝麻糊,可是最后两次去买的时候,那么熟悉的路竟然莫名其妙的迷路了。自己悟到了怎么回事,就不再买了。以前还很爱吃油炸类食品,有一次吃了很多油条,结果胃难受了一天,以后见到油炸食品胃就难受,于是自然就去掉了这个心。

第三阶段:主动戒掉。有些食物,如冰淇淋、奶油蛋糕我也爱吃,但是一直也没变味,我考虑是不是要主动戒掉,因为它们不是饭菜,而是执著,但一直犹豫放不下。直到有一次,我听“广州讲法”录音时,我就主动控制不再吃这些食物,慢慢这些心也就去掉了。现在家人有时在一起也吃这些东西,我也跟着吃,可是因为已经没有这些欲望了,也不觉的它们好吃。当然,在这其中也是个修心的过程,也是个加强自己意志力的过程。其实在修炼的很多方面,我都体会到当用放下生死的心态对待这些关难时,过起来会相对容易的多。到这一步的时候,我基本上去掉了对所有食物的执著心。虽然以后有反复,也是很淡了。

第四阶段:去掉挑食物的心。我是属于生来不吃肉的那种人,所以只要碗里有肉,我就挑出去,不吃。当我在母亲家住的时候,不修炼的母亲为了给我增加营养,老给我碗里放肉,我吃饭的时候就挑出去,每次母亲都生气的责备我,我说:“你知道我不吃肉的,以后别给我放肉了。”母亲生气的说:“吃点肉咋啦!”修炼人遇到矛盾向内找,师父说:“人家给什么就吃什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也不能挑选食物,给的食物中可能就有肉。”[1]我悟到不吃某种食物也是执著心,也要去掉。对于不吃肉的人来说,肉是很难下咽的,瘦肉还行,肥肉简直看着都恶心。但是为了放下执著,以后就不再挑了,稀里糊涂往下咽。还有咸菜、菜疙瘩之类我从来不吃的东西,家人做了我也能跟着吃,真正吃下去的时候,也变的不那么难吃了。

第五阶段:去掉对饭的执著。虽然我不执著任何食物了,可是每次一到吃饭时间就想吃,有饥饿感,即使只有我一人在家,即使没有那么饿,也要找东西来填肚子。我觉的这也是一种执著心,因为它带动着我去弄吃的,干扰我做正事。

有同修曾说,你觉得肚子饿了,那不是你真的饿了,而是你身体里有一条饿龙,是它饿了,想吃东西。一次记不清我在干什么,家里就我一人,快到中午了,于是我又想去吃东西,有饥饿感了,这时我想起同修说过的话,饥饿感立刻消失了,就继续干我的事。记得修炼前曾看过一篇文章,说有人做了一个实验,找两组相似的人,一组人在正常房间里活动,窗帘拉开,带着手机;另一组人在一个拉着黑窗帘的房间里活动,看不见阳光,但有电灯,房间里没有表,也不许带手机。实验结果是:正常房间里的人,一到吃饭时间就要求吃饭;黑房间里的人,不知道时间,几顿饭过去了,也没有人要求吃饭。这就说明饥饿感跟人的思想有关,就是一种习惯性的思维,我认为就是一种习惯性的对饭的执著。我体会到,饥饿感跟各种食欲有关。

前一阵又出现一种状态:就是有一种饥饿感。比如晚七点吃了饭,晨炼时就感觉饥饿,而以前不会这样;甚至有时吃完饭时间不长就感觉饿了,肚子空空的感觉,如果不是知道,还以为自己没吃饭呢。我悟到这是“食欲”想带动我。我身边就摆着饼干、花生、牛奶和其它食品,可是再“饿”我也不想吃,我只按正常状态吃饭。

这里讲的是食“欲”,那种想吃好吃东西的“欲望”,不是讲正常的吃饭。很早以前就想写出关于去掉执着食欲的文章,只是觉的师父在这方面没有太过强调,不知是否有必要写。但看到很多同修在这方面混同于常人,以各种借口执着于吃喝,所以写出来提醒一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