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四日】我是在丈夫亲妹妹(小姑子)的影响下走入大法修炼的。

小姑子刚刚四十岁的时候,得了强直性脊柱炎,多方医治无效,花钱就象流水,吃药就象吃饭,病却毫无好转,眼看着她就面临着瘫痪的局面,一向有能力且强势的小姑子被病痛折磨的身心俱疲,越发的暴躁易怒,连神经都有点问题了。家务活啥也干不了,工作也不能干了,在这种状况下,她丈夫也渐渐疏远了她,眼看着孩子的成绩步步下滑,眼看着这个家也要保不住了。

一九九六年,小姑子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很快,整个人都变了,身体没病了,人比以前和善了。我们整个家族的亲戚几乎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家族亲戚目睹了她的变化,都为她的改变而兴奋。在法轮功没被中共打压前,都支持小姑子修炼。

一、过好家庭关

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中共江泽民一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小姑子因不放弃修炼,便成了派出所、公安局的常客。谎言重复千遍,世人被洗脑、变麻木,亲戚们渐渐的也由开始的积极营救,转而反对法轮功,认为小姑子“丢了他们的脸”。江泽民一伙真是害人不浅!

可是我没有被蒙蔽,我也一直有颗向善的心,二零一二年,我的修炼机缘终于到了,于是,我正式的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的家庭里,丈夫、儿子、儿媳都是常人中所说的“精英”,单位好,职位高,事业比较成功,使得他们名利心相对较重,最怕丢面子,怕影响自己和孙子的前途。在中共迫害抹黑法轮功的中国大陆,自己家里突然又出来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人,可想而知,他们的心理压力得有多大?对于这点,我真的能够理解他们。所以,修炼之后,我处处要求自己按真善忍标准做好,在家里任劳任怨,处处体贴他们,照顾他们。

修炼最初,我的心性有时也守不住,特别是家人对大法不敬时。有一次,丈夫不知何故骂大法,我急了,直接和他争执起来,结果触动了他那恶的一面。他越骂越毒,还打了我好几拳,我额头上被打出一个大包,胳膊被打得疼了很久。这样,他还不解气,又从厨房拿来菜刀,在我面前比划着,要杀了我。

那一刻,一向温柔怕事的我,修炼的心很坚定,不为所动,脑子里空空的,也没有怕心,我知道是师父看我真心想修,加持了我。他比划了一阵,就是不敢动我,最后无奈,把旁边的写字台剁了五、六刀,骂够了,骂累了,就走了。

二零一四年,我又经历了一次考验。孙子的根基很好,跟我打坐炼功时,能看到屋子里的法轮和穿古装的神仙,还能看到师父法身。平时我总教孙子念“法轮大法好”。有一次,孩子姥姥病了,善良的孩子就告诉姥姥念“法轮大法好”,结果,家里刮起了飓风。儿子、儿媳一齐责怪我,怕我带坏了孩子,影响了孩子的前途,丈夫也要和我离婚。这架势,我扛不住了,便离开了都市,回到农村老房子住了十天。

这期间,丈夫在家跟着了魔一样,扬言要把我和小姑子都送進公安局,让他们给我俩判重刑。亲戚们也去老家劝我不要再修炼了。可我修炼的心坚如磐石。到第九天的时候,一次打坐中,师父把“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的法打入了我的脑中。我知道,我不能逃避,我要正面面对,家人受毒害太深,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最可怜,我不能怨恨他们,我要继续在家庭中做好自己,证实大法。于是,第二天,我给丈夫打电话,平静的说我要回家。就这样儿子把我接回了家,一切又风平浪静了。

二零一六年,小姑子又一次被邪恶绑架。这一下,家里又炸了!丈夫大骂我,给我施压,儿子拍桌子。我真的挺理解他们的。在那样的环境下,好多同修都把资料点的设备转移了,何况他们一个常人?!那心里得有多害怕,多担心啊。丈夫让我把大法的东西都藏起来,把我的电脑也强行拿走了。

其实,当时,我的心态也不稳,也害怕,因为我和小姑子走的很近,也怕邪恶找到我家,就想把大法书转移到亲戚家。过后,我定下心来,想起了师父的法:“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就放在我自己家里!只要我在法上修,就是最安全的!况且,我一个大法修炼者,怎么可能没有大法书,怎么可能不学法啊?!

正念一出,丈夫再也没有提这事。拿走的电脑也在我的要求下还给了我。

二、修好自己,改变家庭环境,亲人团聚

自从我修炼以后,丈夫对小姑子是恨之入骨,认为都是她害了我们全家。从此,不准许小姑子来我们家,来了就如何如何。六、七年了,小姑子再也没登我家的门。

有一次,我和小姑子交流,认识到:我们的亲人都是为法而来的,在大法洪传的时候,他们能成为大法弟子的家人该是多大的缘份?我们身为大法弟子,一定要在这个大家庭中做好,这也是大法弟子必须要做到的,要为后人留下的。我们要修好自己,不怨恨他们,摆正与他们的关系,无论他们曾对我们做过什么,也不给他们加任何负面的思想,我们就只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哪里不够修炼的标准。我们一起坚持天天发正念,铲除背后间隔亲人关系的所有黑手烂鬼,并请师父加持正念。

二零一七年中秋节,正是团圆的节日,小姑子买了东西,心怀正念,带上一颗纯正祥和的心,终于走進了我的家门。兄妹见面,老泪纵横。六、七年的坚冰在那一刻瞬间溶解。从此以后,丈夫再也不骂她了,她又可以自由進出我的家了。

师父说:“我今天告诉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这种形式修炼,不能走极端,就是这样平稳的在证实法中充份的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大家有许许多多的困难,除了做好证实大法的事,还要平衡在世间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家庭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这是很难。难,可是这是大法弟子必须走的路。”[3]

二零一八年过年期间,我提议兄妹几家在一起吃个饭。丈夫没犹豫也同意了。就这样,兄妹几家十几口人,大家高高兴兴的又聚在了一起,互相之间问候着,开心的说笑着,围在一起吃着饭,真是一个祥和之家啊。

三、端正好自己的心态,处理好婆媳关系

儿子结婚后一直在我这住,这一住就是六年,我和儿媳之间只发生过两次矛盾。一次就是因为我教孙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明真相不高兴。再一次,就是我给她讲真相她不听。

儿媳是女强人,很能干,主意很正,她认定的事很难会因别人改变。一直受邪党文化灌输,她脑子里全是无神论。有一次我和她说起中国社会乱象,讲起了《共产党宣言》里的第一句话,我说共产主义是一个幽灵,她马上就受不了了,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整个人被邪灵控制着,脸都变形了,我赶紧停下,不能让她对大法犯罪,加大她的业力。事后,我向内找,找到是我急于救她,是这颗急于求成的心,没顾及到她这个无神论者的接受能力,把真相讲高了。

师父说:“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所以,我就时时高标准要求自己,处处关心她,体贴她。儿子儿媳闹矛盾了,我都是批评儿子,劝说儿媳,从来不说过头话,不激发矛盾。家里有了大事小事,都和儿媳商量,经常问候关心她的家人,和她父母关系很好,没有隔阂,有事互相帮助。

后来儿子儿媳搬出去住了,只要他们说要回来吃饭,我都尽量做她爱吃的饭菜,去他们新家的时候,也不闲着,帮他们收拾。儿媳对我们也不错,逢年过节总是买礼品过来,每年过年都给我们钱。她还说:她在同学朋友面前,从不说婆婆不好的话。

我知道我的家人们来到我身边都是帮我提高心性的,也是等着我救他们的。虽然他们现在还不能完全接受真相,我知道他们是被邪党洗了脑,很可怜。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说要“修内而安外”[4],所以,我必须要先修好自己,才能证实大法,让他们能够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大法修炼者的宽容、忍让、无私和慈善,才能让他们渐渐苏醒,才能真正救了他们。我坚信:救他们,让他们明白真相,这只是早晚的事。

平衡好家庭,这只是我修炼的一部份,这其中,离不开师父的每一次加持。当然,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也一直在做,只是比起精進的同修,我做的还不够好,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很多,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一定会更加精進,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力争给师父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以上是个人粗浅的一点修炼认识与体会,有不在法上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