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的恶报与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原河北保定市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大搞非法集资活动,害己害人,二零一九年被逮捕,现已被关在清苑区看守所。其女儿住精神病医院。她丈夫在二零一五年得了不治之症,离开人世,五十多岁。

赵玉霞,女,五十七岁,满城区大册营乡上紫口村人。从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一年,任保定市满城区政保科科长。二零零二年至零三年任国保大队队长。二零零四年因倒卖黑车被免职双规。

赵玉霞任职的四年多,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跟踪、盯梢、监控、绑架、抄家、罚款、关押、诬判,踏着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血泪往上爬。为了个人私利装着伪善的笑脸、勒索钱财。如得不到利益或其家属不配合,就把脸一翻,要么劳教要么判刑,把当地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其中段凤芹、韩占禄被非法劳教两次),八人被非法判大刑送监狱,导致法轮功学员王金玲、刘冬雪、马文合、赵志云、翟树田、王玉珍、郭汉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绑架送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有的在看守所被吊铐、关铁笼子,滚铁笼,木棍暴打,鞋底抽脸,野蛮灌食,香烟烫,毒虫蛰,电棍电,灌泻药,暴晒等等酷刑折磨、摧残。几百人被抄家、勒索钱财。致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妻离子散。孩子、老人无法照顾。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在赵玉霞的配合下,“六一零”头子们设立两次洗脑班,强迫洗脑、暴打、煽动法轮功学员家属对亲人打骂逼“转化”。她还胁迫法轮功学员单位领导强制本单位职工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强制或哄骗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说违背法轮功的坏话,邪党人员趁机录像,然后,在电视上连续播放,毒害不明法轮功真相的民众。

她和张振岳把法轮功学员秘密劫持到太行监狱刑具房,行凶逼供。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赵玉霞伙同狱警强行戴上一种刑具手捧子、脚镣,脚镣和手捧子之间用一尺长的链子连起来,使人站不起又坐不下,整天弯着腰,吃饭也得让人喂,大小便让别人帮着,走动时,双脚一挪一蹭的,那种刑具戴时间长了会让人全身残废。

对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她调动全副武装的武警、大卡车拉到满城区剧场游街亮相,并当众宣布逮捕非法判刑,其阴谋蒙蔽百姓、掩盖罪恶的幌子,迫害法轮功。

她还勾结太行监狱、冀中监狱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头子们加害法轮功学员,干着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的勾当。其恶行被曝光到明慧网的恶人榜。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载文《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讲述了赵玉霞和她的同伙残忍迫害二十六位法轮功学员的事实。以下补充几个案例。

迫害法轮功学员王炎

在太行监狱工作的法轮功学员王炎夫妇(两人都是大学毕业),二零零三年,被迫流离失所中遭绑架,赵玉霞、张震岳直接参与。王炎夫妇遭绑架后,赵玉霞、张震岳等人开车到太行监狱家属区王炎的家中非法抄家,当时王炎的老母亲和精神不好的老父亲在家,王炎家住一楼。张震岳跳墙入宅,象土匪一般把他家翻了个底朝天,家里几千块钱被张震岳抢走。王炎的老母亲懂法律,给他讲道理,张一概不听,把钱等东西洗劫走了。后来王炎的老母亲到区公安局找张震岳要钱。

迫害法轮功学员赵玲如

二零零二年,法轮功学员赵玲如为了躲避迫害流离失所后,又遭赵玉霞等人绑架,把她拉到满城区公安局。下车后,赵玉霞强迫她照相。她不配合,赵玉霞指使手下把她铐在床头上,派人看着。

当晚六、七点钟,赵玉霞、张振岳等人把她和另一同修劫持到满城太行监狱。下车后,她被两个人紧紧掐住双手,另同修被一年轻人拳脚相加打倒在地。赵玲如大声说:“迫害好人对你们不好!”这时打她的人照她的脸就是一大拳,张振岳把她推搡到太行监狱刑具房。

张振岳逼问她叫什么,她没回答。他上来就左右开弓抽她无数个大耳光。夜晚,赵玉霞、张振岳指使赵洪祥(以恶报死亡)、陆忠、赵国良还有一个男子进来,这四个人进门后把她推倒在地,又拽起来搡到椅子上,将她双手拧到后背,用铐子铐在椅子背上,椅背从双臂和脊背中间穿过。然后又把椅子放倒,她整个人躺在椅子上,再把她的双脚别在椅子牚里面。

赵玲如的身体成了一个“弓”字形,用木棍从她的腰与椅子中间穿过去,两个人把她带着椅子抬起,她腰、臂疼痛难忍,他们却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他们把她从椅子上解开,推倒在地上,四个人使劲抻着她的四肢做“五马分尸”的动作,赵国良还抓起她的一条腿使劲往胸部压,边压边说:“腿怎么这么软。”

赵玲如被折磨的简直要散架子了,疼的撕心裂肺的痛哭。他们才停手,还骂她:“鬼哭狼嚎!”赵玲如一天没吃东西,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赵国良逼她喝水,见她不喝,又拿来筷子撬她的嘴。在推搡中,她无意碰了赵国良的脸,别人起哄说:“她打你!还敢打你!”赵国良把脸一翻,瞪眼歪脖的狠狠地抽了她几个大耳光,匆匆出去了。两分钟后,赵国良拿一个小瓶回来了,上前抓起她的衣领,将小瓶中的东西往里倒,她一看是很多大蚂蚁。倒完后,赵还抓起她前胸的衣服抖了抖。

当时已是后半夜,突然有人把她推倒在地按住双腿,赵国良解她上衣的扣子,他手里拿着一张纸,将上面银白色的药物往她脖子上倒,她顿觉奇痒难忍。一会儿,他又用凉水往撒药的地方倒。就感觉那块肉又疼又痒,痒的钻心,疼的好象用小刀一块一块割肉一样。

初夏的深夜很凉,她又冷又饿,又疼又痒,浑身发抖。他们还不停的骂侮辱她人格的脏话。天快亮了,怕别人知道,他们赶紧溜走。让几个值班的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只要一合眼就把她弄醒或故意大声喊一句,一直熬着她。

她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九个月,期间,她写过控告他们的信。但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由于长期被赵玉霞教唆灌食和打脸,她的满口牙松动,只能吃些软食物。九个月后又被赵玉霞和610的人构陷。劫持到保定看守所。在保定看守所遭受一年非人的折磨。二零零四年五月一天,一个男子拿着非法判决书通知她,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

赵玲如被迫害时,她儿子正上小学,正需要妈妈贴身照看。妈妈被迫害,对孩子是极大打击,感到自卑,学习下降。经常遭男老师训斥,甚至挨打,被人看不起。承受老师和同学的冷眼、歧视。孤独、寂寞、恐惧,使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

迫害法轮功学员赵德珍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中午,赵玉霞领着手下十几个人闯入赵德珍家,进门二话不说,就到处乱翻,翻得一片狼藉,赵玉霞说:“到公安局去一下,一会就回来。”赵德珍不配合,这伙人强行把她绑架,到公安局,一进门,赵玉霞就拽住赵德珍的手铐在了暖气管上,对她非法审讯,她不配合。赵玉霞就说:“如果不配合,就不叫你女儿当兵,也不让她上学,把你们家里弄个稀巴烂!”赵德珍就不配合,赵玉霞疯狂的扇了她无数个大嘴巴子。她还是不配合。赵气急败坏地说:“走,送你回家。”赵玉霞把她关进拘留所。十二天后赵玉霞向她丈夫勒索了一千元钱,没开收据,才放她回家。

迫害法轮功学员赵汉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赵玉霞带着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赵汉辰家,未出示证件,抢走了他的大法书籍,把他绑架到一个刑警队内,赵玉霞非法审讯后,把他单位县原水利局的共党书记徐建民叫来,徐建民把他带走。

徐建民一路污蔑大法,还大声训斥他(一年后,徐建民得癌症死亡),把赵汉辰关进水利局办公室,指使四人一班,看着他,徐建民、原水利局长王冠军及两个副局长(卢占良、于贵征),四个人强迫他写这写那。他拒绝要求。被非法拘禁八、九天后,被赵玉霞强行拉到县拘留所,赵汉辰的儿子怕老父亲遭迫害,求情说好话,才放了他,还威胁他儿子看他爸一个月,不能回家。这期间,赵玉霞打电话骚扰他儿子无数次,去他儿子的工厂骚扰过两次。赵玉霞向他儿子索要卫生纸等物品。

赵玉霞和徐建民上门骚扰他无数次。610在水利局开所谓的揭批会。强迫赵汉辰当众表态,参与的有县政府的人和水利局的全体人员。610恶人和徐建民与王冠军当众污蔑大法,还让他污蔑大法并录像。赵汉辰的老伴也学炼大法,因赵玉霞和徐建民上门骚扰无数次。骚扰的她心烦意乱,身心出现不正确的状态,里走外转。学不了法,炼不了功。

以上事实仅仅是赵玉霞任国保大队长期间的部份罪行。赵玉霞因听邪党话,跟党走,为求高官厚禄,不惜泯灭良知,作恶多端,她不知苍天在上,结果恶报祸及家人,古人云“三尺头上有神灵”,人看不见神,神却能看见人,为善者天报以福,为恶者天报以殃,任何违背天理、国法、公道、一定会受到追诉、严惩,接受历史的审判。

从古至今诽谤佛法、迫害修炼人的罪恶极大,必遭天谴,谁也逃脱不了。善恶有报,如影随形,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能以赵玉霞的事例为戒,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千万不要等到自己恶贯满盈时,党却保不了你们的命,当你失去被共产党利用的价值时,你将被淘汰。而这个党也是面临天灭在即。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当恶报来时,将悔之晚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