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杀”的鲜活生命(图)

可疑的死亡(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三十三岁的左志刚不幸成为电影《永远》的原型,这是描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影片。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河北省石家庄青年左志刚正准备第二天结婚,全家都在忙着操办他的婚事。当天下午,石家庄桥西公安分局突然闯到左志刚工作单位,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左志刚带到了兴华街派出所。次日下午5点多,家属被通知左志刚用自己的半袖上衣在派出所留置室“上吊自杀”。

全家人不敢相信,怎么一夜人就没了?左志刚没有理由自杀,他原是菲力普驻中国公司的优秀电器维修工程师,有一门维修电器的好手艺。他的姐姐是一位生活不能自主的精神障碍症者,左志刚之所以30多岁才准备结婚,就是因为他要找一位愿意和他一起照顾姐姐一辈子的伴侣。他找到了这样的伴侣,怎么可能在结婚前自杀呢?

家属在火葬场发现很多异常情况:尸体的脖颈部两侧各有一条明显的较细的伤痕,周围尚有血迹;背部有两块相距一寸左右非常明显的伤坑,且后背大面积皮肤为紫色;头部有伤:左脸部、腮部有钝器击打的肿块;右耳全部为紫蓝色。而衣服上并没有血迹。公安部门不让看尸检报告,并不断催家属火化遗体,被家人拒绝。

五月三十日当天,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陡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随后,石家庄市流行鼠疫,老百姓人心惶惶,到处议论:六月飞雪,定有奇冤。


准备第二天结婚的左志刚被迫害致死

为左志刚结婚准备的新房,一直保持着原貌。年近七旬的白发双亲怎么也不相信儿子会自杀。其父左耀新多次上书控告涉案机关,在控告书中,提出诸多疑点和质问。

起初,桥西公安分局称:看管人员打扫留置室外间不足2平米的地面卫生,里外间仅隔一道铁栅门,既能听得见又能看得见,怎么可能让他自杀?后来又称:看管人员去倒垃圾了,回来后发现他已上吊。留置室距垃圾点仅有几步远,来回需要几分钟,这么短的时间他要想自杀的方式,又要实施自杀,桥西公安分局称自杀过程仅6、7分钟,身高1.72米的左志刚是在1.6米高的门上上吊的,腿部弯曲上的吊,老父质问:我儿子身体健康,出于本能一挣扎就会踩地,这么短的时间,用半袖上衣想自杀也是困难的。

现场已被破坏,主要物证(尸体、上衣、刀子、剪子、鞋、内衣等)均不在现场,遗体未经家属察看,为何擅自运走?桥西公安分局称31日早6点半死亡,为何下午5点半才通知家属,见到尸体时距死亡时间超过35小时?

桥西公安分局解释时间发展过程多处前后不一,关键性的数据一再改变。如死亡时间、审讯时间、到留置室时间、物证、所吃食物等几次说法都不一致。如,桥西公安分局一次称:半袖上衣撕成了布条,一次又说没有撕。夏天的衣服柔软、光滑,左志刚的半袖上衣为化纤衣料,不是粗糙的麻绳,仅几分钟时间怎会造成表皮剥脱?

法医提供的照片后背处看起来有擦伤的痕迹,桥西公安分局解释为铁栅门铆钉摁的,而我们到现场观察,门上根本没有相距这么近的两个钉。面对事实桥西公安分局拒绝答复。观看尸体发现:后背中心腰上部顺脊椎方向有相距小于1寸、筷子头粗细的两个深坑,极象警棍的两个电极,根本不是什么“擦伤”。

鉴定结论是两年零四十一天后,在家属多次要求、上访之后才给的。河北省石家庄市检察院检察技术鉴定书显示,法医只做了简单的尸表检验,认定缢死的特征不明显,不足以认定是自缢死亡。

六旬老人“坐着上吊”

警察说(身高1.72米的)左志刚是在1.6米高的门上上吊,而年近六旬的席志敏则被说成是在1米5高的厕所坐着上吊的。

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关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的席志敏给家人打电话,叫妻儿不要担心,说他现在身体很好,十月份可能就要回家。没几天子女又打电话到劳教所给老人,电话中老人很高兴。可是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家人得到劳教所的电话说老人“自杀”了。接到电话的当天,家属就赶到劳教所。

劳教所、司法局有关警察与家属先进行谈判,第二天家属才被带进停尸房。当全家亲属目睹死者惨状时,痛不欲生,其妻、儿几乎昏死过去。他们看见老人一丝不挂,全身无数巴掌大小的污块,颈部至耳根被绳子勒成一个半圆形红色深深血印,头顶包着巴掌大的纱布。

家属质问死者身上多处伤痕从何而来,警方不是说正常现象,就说是老人自己造成的。对颈部血印,竟说他自己走到厕所用捆手的纱布上吊,厕所高1米5,所以老人是坐着吊的。当家属去找警方声称的当事人――同房两病人对质时,两病人不翼而飞。家属要求看病历,被拒绝。警察在家属未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遗体火化。

为了掩人耳目,怕迫害罪恶曝光,还强迫家属在劳教所写保证,不许回家说死者是自杀的,要说是得病死的。回家办丧事也不许任何法轮功修炼者参加,也不许家人对任何人提起此事。

哺乳期妇女“被上吊”

二十九岁的山东省潍坊市吴敬霞是15个月大孩子的母亲,二零零二年腊月初五因发放法轮大法真相材料被抓,被强行关入洗脑班,三天家人就被告知她“上吊自杀”。


吴敬霞在孩子15个月时被迫害致死

两天后,家属去了潍坊医院,门口全是公安包围着,家属走到哪里,公安就跟到哪里,公安还不让家属看吴敬霞的遗体,经过父母和两个弟弟的力争,最后才让看了遗体一眼。吴敬霞还是个喂孩子的母亲,孩子三天没吃奶,乳房本来就鼓得难受,很痛。公安却在她最疼处用电棍电了四、五处,电得有四、五个深坑。脸上盖着卫生纸,嘴却流着鲜血,后背打的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大胯被打断,脖子上还划了一条红杠。家属给遗体换衣服时,见其大胯骨被打断,骨头碴龇出肉外,真是不忍心看。

吴敬霞被迫害致死后,迫害者极度恐慌,强行火化遗体,所有亲属被严密监控,不让出门,同时也不让亲朋好友进她家探望,就连周围的村庄也被监控、封锁消息。后来家里人写了诉状,递交到潍坊市公安局。那里的负责人说:“这官司一打就赢。可是我们今天给你们打赢了,明天我们就要摘乌纱帽,就没饭吃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吴敬霞的母亲郭素芳老人,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发起并维持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要求最高检察院、法院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尸体被挂到门上说是自杀

五十岁的天津法轮功学员赵德文被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期间,警察指使吸毒犯、刑事犯打她,并扬言“打死白打死,死了算自杀”;谁把法轮功学员打得写了悔过书就给谁奖励,减刑,否则加刑。这些刑事犯就大打出手,无所顾忌。姓郝的警察指使四个犯人把赵德文举起来往地上摔,赵德文被摔得内脏出血而死。劳教所为了掩盖事实真相,通知家属说她自杀了。

劳教所还制造了自杀现场,家属看到赵的脖子上有“上吊”的痕迹,两手腕被割破,身上换了新衣服。当家属要原来的衣服时,劳教所却说找不着了。等家属给她换衣服时,发现腋下有一个大口子还在往外淌血,而且身体后面发青,阴部也在流血。劳教所不让家属把遗体接回家中,为掩盖事实,将遗体强行火化。

赵德文的丈夫吕振强,后来听一位和赵德文关押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说,赵德文是被摔得七窍出血而死,盖着白床单双脚露在外面被抬出禁闭室。禁闭室当天晚上就被重新刷了涂料,从新收拾,造假来迎合录像。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明凤在诉江控告书中称:“她们把赵德文的尸体挂到门上,说是自杀来栽赃陷害她。”

二零一五年六月,赵德文的丈夫吕振强控告致使妻子致死的元凶江泽民,再揭亡妻惨遭非人迫害而死的事实。

散布自杀谣言

中共强行火化死者前后,散布死者“病死”、“自杀”等谣言,即可推脱责任,亦可掩盖罪恶,并嫁祸抹黑法轮功。

年仅三十一岁的江西省武宁县石渡乡官田村法轮功学员陈建宁,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在家中被武宁县公安局政保大队、石渡乡派出所六警察绑架走,当天下午就被警察活活打死。当家属要见死者遗体时,遗体已经穿上了由恶人买来的新西装,并经过化装。放在县殡仪馆冷藏室内,家属要死者生前衣服看,已被火烧。


陈建宁与妻儿

为了掩盖真相,当晚派出大批警察到该乡所有有法轮功学员的村,上门游说造谣,说陈建宁已自杀,你们不要出去,并通宵守候在各村不准人员进出。第二天,县委副书记、县人大主任、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检察院院长等一行人与死者家属见面,与此同时陈建宁的妻子唐美芬在派出所被警察拷打,以强迫家属在赔款一万五立即火化遗体的协议上签字。陈建宁火化后五小时,唐美芬才被派出所放回家。

据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披露,打死陈建宁的凶手李林还在逍遥法外,他不但打死陈建宁,还把法轮功学员朱余华脑骨打断,还打了法轮功学员张林寓,周陪良,唐正春等多人,把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送去劳教及拘留。

强迫亲属在“火化书”上签字

时年三十八岁的山东蒙阴县旧寨中学女教师张德珍,遭受中共人员多次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她被县国保大队警察强行投入看守所。时任县“六一零”主任类延成,密派警察鲍西同、田列刚等对她拳打脚踢,用橡胶警棍轮番毒打她,并对她十多次野蛮灌食摧残,想以此逼其放弃信仰,张德珍拒不配合。

最后,在类延成、看守所长孙克海和中医院长帮凶郭兴宝的密谋下,由看守所狱医王春晓与县中医院的凶手医生强行多次给张德珍注射了不明毒药,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将她摧残致死。


被注射毒药致死的张德珍被说成是自杀

恶人们怕罪行暴露,便连夜制造假证和伪证,他们谎报县委说张德珍是自杀,对家人说死于心脏病。并恐吓、威胁、暴打了张德珍的哥哥张德文,强制他在火化书上签字后,匆匆将尸体火化。又派恶徒窜至张德珍的家乡,抄了其哥哥张德文的家,抢走了张德珍生前部份照片,企图做死无对证的假相。惨案发生后,张德珍的家人强烈要求蒙阴县司法机关惩治凶手,至今也没得到回应和答复,而凶手们仍逍遥法外。

家属被迫在“被自杀报告”上签字

年仅三十岁的曹阳是原重庆市南川市东胜火电厂车间主任。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被劫持至垫江东部劳改农场严管队“集训”。两个月后的“集训”期间,八月二十六日晚九时许,曹阳死于严管队洗手间。两天后,监狱才通知家属。曹阳的妻子及时赶往劳改农场,也未能亲眼见到解剖遗体。最后仅由法医向亲人宣布曹阳为“自杀”。曹阳家属拒绝在“死亡报告”上签字。


曹阳三十岁被迫害致死

几天之后,劳改农场又派人到南川伙同公安局警察到曹阳家逼迫签字,要家属同意曹阳是自杀身亡,否则,家属和亲人全部下岗。在当地警察和监狱的双重压力下,曹阳家属被迫“签字同意自杀”。据来自监狱的消息称,曹阳在监狱中饱受邪恶的折磨和摧残,在邪恶的所谓揭批会上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监狱警察对他进行了邪恶的酷刑暴虐摧残。曹阳用牙咬破手指在监狱的墙上用鲜血写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眼见都不能为实!”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发表在明慧网的《目击田惠英在三水妇女劳教所“被自杀”》一文,揭开了田惠英的死亡真相。

二零零五年七月,五十岁的田惠英在三水妇女劳教所被谎称的“车祸”夺去生命。这位目击者称,田惠英去世前被关押在妇教所一区六大队,经常被“夹控”(被安排贴身监控法轮功学员的劳教人员)拳打脚踢,她的手、脚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晚上经常看到她拿一个空桶站在门口,想打水又打不到――因吸毒犯人多,用水有限制,供水时间短。反过来恶警说她不肯冲洗,导致那些吸毒囚犯说她臭,因此她排队总是一个人走在一边的。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一天,妇教所搞一个文艺演出,是请外面残疾人等到所演唱。在当天中午十一点多,六大队刚好排队去食堂吃饭,当经过四大队门口时,一辆拉道具去饭堂的东风车,从饭堂开出来到四大队门口就把田惠英撞倒,车轮从她腿、脚部碾过,她的头是在外面的。田惠英当时就失去知觉。

后来大队长、警察就说:“是她冲过去撞车自杀的,夹控拉不住她。”其实当时并没有一个警察在场看到,只有一个姓林的干事在前面,也就没看到后面发生的情况。再说夹控年轻有力怎会没拉的住骨瘦如柴的田惠英呢?我亲眼目睹田惠英依旧走在队伍的另一边,根本不是冲过去的,是被车撞的!

第二天警察在劳教人员中宣布:谁也不允许谈论此事,更不许对外面及其它大队的人说,谁说了就作加期处理。还散布说田惠英没有生命危险了,只伤了脚。为了封锁消息,竟然两个月禁止劳教人员向外打电话。

其实这件事在场的人员都知道田惠英不是冲过去撞车自杀的。警察怕承担责任,竟对上级领导、其他大队的人员及田惠英家属都说是撞车自杀的。有些目击者把事实真相说出来后,竟有警察说:“眼见都不能为实!”

监狱伪造自杀物品

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约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将法轮功学员白鹤国迫害致死。据知情者透露:白鹤国遗体不光是头部凸起一个大包,舌头也被勾出一道口子露出嘴外,腿被打断,睾丸被踹烂、瘦得皮包骨头。可见白鹤国是被活活打死的。


监狱伪造白鹤国的证据

可是南关岭监狱伪造自杀证据,嫁祸于死者。南关岭监狱伪造的物品有:一把雪亮飞快的钢刀,还有一些法轮大法书籍等,谎称这些物品是白鹤国自己带进监狱的,白鹤国是“自杀”而死的。借此蒙骗世人、欺骗恐吓家属。

白鹤国被迫害致死案例已被联合国特派专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写入二零零九年提交联合国的年度报告中,成为联合国官方永久的、公开的正式纪录。同时明慧网也向人权组织提供了参与杀害白鹤国的单位和凶手名单。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的3559名法轮功学员中,有44例疑点重重的“被自杀”,有104例则是被警方谎称为“自杀”或伪造事故的迫害致死“假自杀”案例,总计为148例。

法轮功学员不能杀生,也不能自杀,即使在残酷迫害下仍然慈悲对待众生,怎么会轻生呢?这都是中共造谣,栽赃陷害,并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