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修口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有一些情况想写出来提醒中国大陆同修们。我曾经接触的有一些大法弟子,特别是老年大法弟子,年轻的也有,见面之后,很亲切热情,什么都说。

有这么一个老年女大法弟子,她本人有多次被非法劳教、迫害和绑架的经历,最近的一次是去年被绑架,到现在一直没有消息,不知道近况,也不知道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哪里。她说话比较随便,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什么都讲,见到同修后特别亲,将哪个同修谁谁谁给她的多少真相册子,谁谁给她了什么东西,数量都讲的一清二楚,甚至什么时间、在哪里见了面,在谁的家里,就是什么都讲。

前几年,我还听到过一件事情,有一家人都是同修,平时就一直做协调和资料有关的事情,也有很多外地同修常去找他们做事情,这个过程大概有两、三年吧。突然有一天,这一家同修都被抓了,其中有一个同修被抓后逃脱了,才知道他们家被安装了摄像头和窃听器,平常都有谁去找他们,有什么事情,恶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有一些同修在认识上有些偏激和错误,认为提醒注意安全问题的人都有怕心,认为自己堂堂正正不害怕,自己身份敏感,甚至可能就是恶人特别关注和监控的人,但还是不管不顾的带着手机、开着车子到处跑,往同修家和资料点上跑。

现在的电话,定位和窃听是很容易的,各种跟踪和拍照,根本就不用什么高科技就能做到的,电话被窃听,本人在使用过程中也不会感觉到什么异常,也不会出现耗电量大的现象。只要是电话,都不能携带着去做和我们大法弟子有关的任何事情,更不要带着去学法或找别的同修,不能讲任何和我们有关的人和事。其实这些都是非常不安全,也是对自己和别人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同修,特别有一些老年同修,特别要注意一下这个问题,在说话的时候,凡是和同修、和讲真相有关的事情都不要提,而且邪恶现在不只会监听本人,严重的会连家中不修炼常人的电话也监控(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我只说综合情况严重的,很爱到处跑的)。

还有,自己家里面的环境够不够安全,或者某个同修电话是否安全,是否随身携带了电话等,自己是很难去把握的,就养成好的习惯,都不要指名带姓的说任何同修,就是“有个同修”怎么怎么的。这样也不会出现给万一有监听情况下,给邪恶提供一点线索和消息的事情出现。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看似在交流,但是指名道姓的说别的同修做好和没做好的事情。这还有个问题,有时候一个地区可能会有做的很不好的人或有些修炼过程中没做好的事情,其他同修可能就会去点名说谁谁做了什么事情,传来传去,有时候传的面目皆非,这样可能会让一些不了解这个人的同修形成一些不好的观念,一见到当事人,就把听到的什么不好的事情联系到该同修身上,对号入座。会给暂时没做好的同修增加一些不好的障碍,形成间隔,但都是我们产生的不正确的观念给对方也给自己增加的障碍。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同修,大家也会指名道姓的去讲去议论,可能也会让对方出来一些没必要的显示心或个人膨胀。不管指名道姓的去说谁好谁不好,这都对同修不好,如果真想和没做好的同修交流,就当面交流。不要具体说名字,如果有些事情有必要大家指出来互相有个借鉴或者都向内找一找,就说“有个同修”或者说“别人”。

虽然同修们在一起真的比常人更亲,或者自己很信任某个人,但一定要修口。这个不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私心、避免自己受伤害而互相戒备的那种戒心,就是不要牵扯任何别的同修,包括名字,工作、单位、家庭等个人信息,什么同修的事情,包括自己在做什么讲真相的事情,如无交流的必要,就不要说,说也就说“别人”,而不是具体“某某某”。有时候说的更多的原因其实还是显示心,传小道消息,甚至是象常人一样“聊八卦”打发时间,解闷而已。

以上所谈并不是让大家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而是内心坦坦荡荡,但做事方方面面、各种因素都要考虑周到,既不给邪恶一点点可乘之机,又能真正互相促進在法上提高。说自己不怕的人,想一想真正面对邪恶的时候,自己到底有没有怕?

不重视修口或以各种理由不注意安全的行为,深挖一挖都是没有无条件的向内找,没有为别人着想,因为自己的不注意会不会影响到别人正在做的什么事情?严重的会不会影响到整体?甚至会不会充当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找一找自己为什么不修口、不为别人考虑?是不是只在意表达自己,显示自己,发泄自己的情绪?给自己行方便?打发“寂寞和无聊”?

我们都有师父保护,这是一定的,但我们不管修到了哪个层次,都可能有旧势力在破坏,一直到最底层的人类社会这一层,是不是也应该做到很正,不给这一层的邪恶生命钻空子、搞破坏?

要牢记我们在一起的目地是什么?!就讲如何向内找如何在法上提高,是为了彼此都能進一步升华,三件事做的更好,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