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总监修炼法轮大法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是大陆的大法学员,在大陆国有研究院上班,现任技术总监,工资每月两万多,我觉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赐予的。现在就我个人的修炼之路借明慧这个平台,跟各位同修交流。

我的老家在大陆中部地区,家里很穷苦,我成长经历重重魔难,九死一生这个词对那时的我毫不夸张。父母几乎花费了所有,我才勉强读了个大专。

刚上大学时听同学谈起法轮功,我就缠着同学要大法的书看,要学炼五套功法。修了大法,真的感觉到人生从来没有过的真正的快乐、真正的开心。

这种情形持续了近两年,邪党就开始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大学快毕业去北京上访,跟同修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毕业不久便流离失所了,因为个人一时学法不精進就被邪党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此间被迫害的情况,明慧网有过报道,这里就不多说了)。

出来时,邪党监狱恶警联合地方政府要送我去洗脑班,我逃脱了。我当时不仅身无一文,大学里学的东西,在邪党漫长的监狱迫害中几乎忘光,而且手脚变的愚钝,行为有些呆痴,与当时的现实社会显得格格不入。

最后好不容易我有了一份工作。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之余,我很努力的工作,从最基层做起,学习相关专业知识、技术和技能。慢慢的在公司里解决一些比较难的问题,自己的工资和职位也渐渐上升。这些年,由于各种原因我换了很多工作,但是每到一个公司,无论是否从基层做起,我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当时给公司带来利益最大的,职位和工资总是他们中升的最快的一个。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恩赐的,我心里很明白这些。

在这里谈一下个人的体会,我几乎都是每天早上起来学约两讲《转法轮》,学完后吃早餐、上班。上班时好好工作,时时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言行与思想。遇到什么事情,先冷静下来,找自己的原因,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

在这里列举一个实例:去年,研究院接到一个项目说是要开发一个新产品。当教授把这个项目在会议上公布了以后,那些博士、硕士组长们都无人敢应,最后教授指派我来负责这个项目,某硕士组给我帮忙。我接到任务后,查阅相关文献、国家标准、国际标准。只国内各种标准就有100多条针对这项目。我首先梳理了这些标准,根据这些标准选择检测的方法、检测的仪器、设备、试剂和原材料。下载和总结相关文献、资料。原料到了后,各小组不断的实验,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就把实验做成并且经过反复验证。实验初步完成后,经过各项检测,基本合格。在这里我要说的一点:这一切都是师父、大法的威德,我只是借了师父和大法的光。真的是这样,不然你想想看,我一个大专生,也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别人相关专业的那么高学历的人都不敢接这个项目,我凭什么能够做出来?不过我当时接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就觉的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拿着研究院的工资,还要为这研究院干好活,也要为教授和同事们负责,什么事情都从容面对,不用想能不能做出来,只管去做。

还有一个较容易说清楚的实例也给大家看看:

那是在前面的一个大型国有公司的研发部门,经熟人介绍我到了那公司研发部门上班。刚到那公司的时候,同研发部门的很多同事认为我是靠关系進去混工资的,他们至少都是本科毕业,在那公司,名校的硕士、博士、教授都是一堆一堆的。而我是个大专生,还不是对口专业,只是有相关的研发经验。那时,周围人的眼光对我是比较鄙视的。我当时面对要做的那个项目一直是公司的重点项目,每年销售额一亿多美金。但是这个项目当时得率很低——只有50%左右。而且耗时周期很长,一个工艺下来需要半个多月。前面一个教授带着他们的技术副总监做了大半年,没有做出来。随后,农科院一教授带着两个较有经验的硕士生做了两个月,也没有做出来。我第一个月还是跟着农科院的教授做,但是无论怎么做,用了很多办法和条件,就是做不出来——这确实是一个难度非常高的试验。后来第二个月,一个偶然的机会,也是师父在帮助我,让我看到了一篇德文文献,发现其得率非常高,小试收率达到了80%以上。可是完全按照人家的条件来做,在国内小试条件都达不到,中试和大试生产更是不可能。也是在师父和大法智慧的启迪下,用最原始最简单的办法模拟试验条件,历经许多辛苦。最后终于还是做出来了,而且得率达到了70%以上,后来反复的实验结果显示得率经常可以达到80%以上,有时候可以达到90%以上。当时研发部开交流会议的时候,整个研发部都轰动了。消息很快传到总部,总部也轰动了,总部派公司教授、专家来研发部开会讨论,公司副总来研发部指定带我去游玩。

后来在随后的两次中试和大试中,我们的得率分别达到了70%和80%,而且工艺时间由原来的半个多月缩短到一个星期。随后这公司将他们的最主要的项目——年产十几个亿的项目交给我来优化,他们认为这是他们对我的信任。

因为这么多年邪恶的迫害,我经济方面也不是很好,前几年还拿着很低的工资。后来我认识到那些都是不应该的状态,因为能够做大法弟子的人都是有福气的,大法弟子就是应该有经济能力,并且在现实生活中证实法,很多事情都需要钱。所以我经常在发正念中带上一念:清除邪恶对大法弟子经济上的迫害。现实中老板或领导提出给我涨工资,我不推辞、顺其自然。钱是给我的,其实我觉的这一切都是大法的。我在心里要时刻明白,修炼人不要执着名、利。

在日常生活中,我严格要求我自己,经常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和一些思想念头。研究院开业不久,来了一批硕士生,男孩女孩都有。有的女硕士生或大学生直接私下跟我说:某老师,您真好,从此以后我的一切都是您的,您想对我怎么样我都非常乐意。还有的一上来就给我按摩什么的。我很直接的告诉她们,在这里,不需要你为我个人做什么,只要你做好你的工作就可以了,或者说你没有做出好的结果,但是你确实为研究院和教授负责,有一个清楚的过程说明,我们都是同事,我会尽力的帮助你。还有一个高中的老同学,还是当时的校花,高中毕业后就去当兵,复员后在京城开了公司当了老板,现在追她的男同学还有好几个。可是有一次她约我到奥林匹克公园聚聚,期间说她家世代研究周易,还能看到一些事情,说希望能和我在一起。我告诉她:我是结了婚的人,家里妻子很好,很孝顺我母亲,跟我亲戚也相处很好,而且我作为修行的人不能乱来。总之,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也许有前世的缘份,也许是我在这方面思想业力多招来的。我想如果我真的修好了,也许就不会碰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一个常人如果在道德败坏的现实生活和风气中,如果没有修大法而能不随波逐流,几乎不可能。特别象我这种,如果没有师父大法的加持,真的太难了。我将珍惜大法,好好修炼自己,不断做的更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