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明慧电台修炼的心得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在明慧电台这个项目中参与了几档节目的录制,最近开始协调节目。

一、做真相语音电话的体悟

起初我是把电话稿当作文章来读,不用心去看懂内容。记得一次因为不知道迫害法轮功的某元凶的名字,读错了。语音发表以后,虽然收到了大陆弟子的纠正,但是对已经传播出去的语音电话稿就造成了不好的效果。我觉的非常羞愧。

还有一次,在一个迫害案例中,我把一个女大法弟子改成了被迫害死了,其实她没有被迫害死。后来也收到了大陆同修的纠正。明慧编辑也问:播出之前节目有没有人审核?接受教训,后来我就仔细的去看迫害案例的来龙去脉,和明慧网上的报道结合着看,搞清楚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我觉的我自己搞清楚了,录音的时候就容易给别人说明白经过。我悟到这是修真在这个项目中的一个体现。

有反馈说,语音电话希望不要是新闻播音形式的。我就想,怎么样从文字上改成平时面对面说话的口吻呢?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大家想一想,不炼功的人写气功书,现在气功书就是你抄他,他抄你。”我悟到,我应该去打电话讲真相。我陆陆续续打了一阵子,积累实践经验。我从中看到了有经验的学员是怎么打的、怎样去准备内容的、如何去表达的。这对我做语音电话都很有帮助。

从我开始协调语音电话到现在,我们小组一共做了大约1600个语音电话。到现在我对每一篇语音电话稿的心态都是不敢放松的,谨慎又小心,严肃的去对待。没有一篇稿件是拿过来就录的。这两年,我还发现了一个方法,就是用手机把文字读出来,放在耳边,模仿着接听电话的样子,去感觉如果是我在这个时候接到这个电话,能不能吸引我听下去?这样的方法总是能让我找到需要修改的地方,反复修改后,才定下稿。同时仔细检查小组学员的录音,基本上做到了从内容上到读音上都没有错误。对于编辑转过来的每一条反馈,我都记下来,也反馈给组内其他学员,这样大家一同避免再出现反馈中提到的错误。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回答弟子提问关于翻译和核对大法书问题的时候,师父讲道:“你表面词义翻准确了,那么背后的内涵我把他加上去就自然是法,就起作用。”我悟到语音电话能起作用,包括我们的节目也是一样,表面看是文字、录音,和其中每一个步骤中每一位大法弟子的用心,真正起作用的是师父加進去的内涵。

每一篇语音电话,都是我修炼的过程。如果我不负责,想偷懒,那就是收到的稿件录一下就完事了,这是最快的。可是这样,我心里知道我没有做到位。

有的时候语音被拖延的时间长了,就收到国内大法弟子的邮件说他们因为没有看到语音发表就在找自己的原因,是不是这一篇写的不好,所以没有发表;有的会再修改一遍发过来。我就特别自责。

我记的看到明慧文章里有提到,有的国内大法弟子在冰天雪地里面,在外面坐着车,走着路,在不断的移动中,去打语音电话;省下钱来买手机卡,买电话;耐心的听每一通电话;跑很多地方帮助其他同修装语音电话的录音等等,付出了很多的心血。看到这样的文章,我深深感到我们做不好就是犯罪。

二、播音的体悟

我悟到:也许我将来的世界就是声音构成的。我修炼的状态都会反映在我的声音当中。有能力的人可以从我的声音当中看到我的样子,看到我的过去和将来,甚至可以看到我居住的环境。我想做到纯净,用纯净的心,去做这件神圣的事情。明慧上的交流文章是宇宙中永远保留的佛道神的修炼过程,我在讲述他们。如同作画中画佛像一样,在这个过程中,录音学员本人会得到净化,而且作者、编辑、录音学员、每个参与到这个过程中的学员的状态都会通过节目散发出来,如同做出的真相资料一样。

多少年里,我一直在播音里面悟。组里有一个学员说,她不希望她的声音污染了这篇文章。我也有同感。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说:“你们在哪里都应该是好人,那么你们在艺术这个领域里也要做好人,在你的作品中也要表现美好、表现正、表现纯、表现善、表现光明。”我悟到表面看是技术,微观看是功,是功夫的体现,也就是我修炼的层次的体现。

如正统的美术一样,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多次提到“准确”。在明慧电台里面,我也悟到这个“准确”是重要的。

我还悟到对明慧电台的负责也体现在我自己能不能不断的看到自己的问题,不断的愿意做出努力去改進。比如,之前有人反馈我的录音回音大,我才知道原来不能在空房间里录音。于是我搬到了一间小的卧室里面录音,因为里面有床铺吸音,回音就小了。再后来懂播音的学员手把手的教我怎么布置录音间,我就又搬到了一个衣橱里面录音,在四周铺上吸音的海绵,买了监听耳机,学会了用专业的软件处理声音等等。我觉的这是师父的安排,安排懂技术的学员教我使用软件,教我发音,解答我的各种录音问题,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给我之后协调电台节目中所需要使用的技能做好了准备。

三、协调电台节目

我不知道这样悟对不对,我觉的自己的身体是明慧电台这个项目的一部份。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体悟。明慧电台是一个生命。我没有是在为明慧电台付出的想法,因为这就是我的身体。就象师父讲法中提到的苹果的例子,我们电台的学员都是里面的一个分子,我们要转化成新鲜的,那么苹果就是新鲜的。

协调工作让我意识到我需要负起责任来。其中的一个责任就是协助每一个参与的学员负起各自的责任来。师父在《新西兰法会讲法》中讲:““洪微十方”,要看到最大还要看到最小,同时还得看到最广。”我体悟到协调工作亦是如此。从微观上,我既要能做到能钻進去,逐字逐句的雕琢;从洪大一方面讲,我还要能看到电台所有的节目,和明慧电台所应起到的作用。而最重要的是看到师父的安排。我最近在背到《转法轮》第二讲这句法“你自己能做的来吗?做不来的。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几次都背成“你自己能做的来吗?做不来的。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在做”,还背的挺顺。老是忘掉中间这句“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我就想:是不是我总觉的是自己在做,忘了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呢?

做协调,事情多了,我也在如何提高效率的问题上有了新的领悟:常人社会中都在说时间管理,或者是精力管理,如何提高效率。作为修炼人,我悟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保持正念,效率就会高。我很多时候没有效率是因为自己做事烦躁了,内心有不满了等等不正确的状态。如果我是保持住正念的,我的心就是平和的,什么念头、负面思维都干扰不了我,我就能一件接一件的,无缝衔接的做事,不容易疲劳,也不容易忘事,不容易出错,表现出来的就是效率高。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能静的下来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事情多的时候,就容易忙的头顶冒烟,没有修炼人的平和了。这个时候也是最容易犯错,或者是瞪着眼睛看不到错误。我有几次教训。有一次是我在公司上班,因为没有时间,就请一位学员帮我改一份神韵资料上的几个字,拿回来后,我大致看了一下就送去印刷了,结果发现一个英文拼写错了。虽然这个拼写错误是那位学员不小心造成的,但是我是最后检查的人,我没有仔细去检查。后来我告诉自己只要是经过我手的资料,不管是不是我做的,我都要仔细检查。同样是在神韵项目里,有一次我在买东西时和协调人在电话上。我们俩再最后看一下一份文稿,没问题她就送去印刷了。我当时觉的自己没有能够静下心来,心里不踏实,于是我就坐下来,让自己静下来专注的去看,结果发现一个演出的时间错了,而在此之前我和协调人俩人都没有发现这个错误。

师父在《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大家知道那个书在出版校对的时候是非常艰难的。因为他是法,还有魔的干扰,人的思想有业力也在捣乱,所以是非常难的。他们又不是学员,做这样的事情,他很可能做不好。过去在中国那个正规出版社出版的时候,校对都是我们学员去校对的。”我悟到这样的错误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是我们的业力和魔的干扰。所以,我对于播音中师父的经文,也是非常严肃的对待,读错了,就从自己的修炼上找原因,不是一个粗心马虎的理由就滑过去了。

四、学法

自从参与明慧电台之后,我在学法上更加的不敢放松。早上集体学一讲《转法轮》,晚上学45分钟师父其他的大法经书。背法有两年半了。现在每天背三页左右,每天背一首《洪吟》,背一遍《论语》。每周参加面对面集体学法和周末的集体炼功。学法的姿势和态度都是端正的,大部份时间能不走神的学法。如果某一天觉的学法不入心了,就向内找执着,而不是向外找有什么事情导致的。

记得有一次我胯骨痛,痛了两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甚至一个动作不对,就能痛的叫出声。那天到晚上了,我还没有完成当天的背法,我就不管它了,坐地上背法。有一段法,我背了差不多15遍,才背的一字不差。过程中,我按捺下不耐烦的心,心想就是要做到一字不差才能过。等我这一段背下来以后,我松了一口气,起身去上厕所,发现有什么不一样了,这才发现我的腿不疼了,我扭来扭去,真的就是不疼了。我的背法就是如师父在《精進要旨》〈学法〉中所讲:“要无所求而自得。”不管什么难不难,就是背下眼前的这一句,这一段就好;不管什么得不得,就是每天沉浸其中去背就好。

最后,我想说,我这个粒子被师父所挑选,所用得上,是师父救我度我。

感恩师父!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