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我走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后得法的大法弟子,在这些年当中对自己没有严格要求,也不知道大法修炼的严肃。从去年开始身体就出现了一种病业假相,自己也没有在意,心想它和我以前出现的一样,通过炼功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今年三月十七日那天,几位同修在我家学法,我妻子说起我近期的情况,有一位同修说:不承认它,这是假相。还有一位同修问我胃疼不疼,我说不疼,我说就是吃饭噎的不行,每次都只能吃很少的饭,身体也越来越瘦弱,这时我看到她很惊讶的眼神,就感到问题的严重。这位同修的丈夫也是我这种带修不修的状态,经常爱看常人电视,在去年病逝。

学完法后,我立即回到我房间,躺在床上,心理负担很重,我妻子就到我身边安慰我说:不要有负担,在法上修。我问她什么叫在法上修,她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按照师父说的做:“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

这时我的正念起来了,我是师尊的弟子,我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二十年来浪费了不少时间,修得虽然很差劲。但是我是由师父管,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修的有漏还可以在大法中继续归正,任何生命都不配迫害我。

这二十多年时间我尽管处于这种带修不修的状态,但我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有打过一次针,修炼前得的皮肤病,在医院治不好,我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就好了。我们单位要求我们每个职工每年都必须到医院体检一到二次,二零零九年我体检时说有肾结石,而且很大,当时我又在思想中产生了负担,但没有在医院治疗,我就加强学法炼功,二零一零年体检时,发现肾结石没有了,当时心里很感恩师父。二零一八年七月份,我背部长了三个包,开始很小,最后长成了一个大包,还经常流脓血,孩子们要我到医院去治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我为了不叫孩子有负担,我就回到老家住了七天,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这个瘤子就好了。

二零一八年后期,我吃饭有些噎,身体变的消瘦,持续了三个月了,我也没有在乎,认为到时间就会好了。每天心都操到看孙子身上了,没有听师父的话,用心讲真相救度众生。只有晚上才学法炼功,由于精力有限,发正念倒掌,学法犯困,更谈不上救人了,也不能按四个整点发正念,发正念心里想其他的事。

最近,妻子就叫我不要再看孙子了,我就从女儿家回到家中,每天按时学法炼功,发正念,抓紧时间出去讲真相救人。有一天我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也觉的很伤感,心里冒出安排后事的想法,后来又觉的这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不要它,只有抓紧学法,对着病业假相发正念,心里背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

三月十八日凌晨我突然感到身体特别不舒服,气不够用了,这时我看到我桌子上放着一本《转法轮》,顿时我觉的非常珍贵,想背《转法轮》的心非常迫切,心里想,我如果这样走了,以后再也不能读、背《转法轮》了,再也看不到师父的法像了。负面的念头不断的往上翻,而且还不断的安排后事。我就起来双手捧着《转法轮》,求师父救我。心里想,多少年了我从来没有正面看过师父法像一眼,无意间翻到师父的法像照片,又赶快把书合上,心想我对不起师父,又不敢看了,大脑中就想,我白白浪费了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这时大脑回想起前些年,我的工作是在野外,晚上多人住一个房子,不能学法炼功,迫害后自己心理压力很大,从此放松了修炼,节假日也不知道精進起来,没有抓紧时间学法,也就不会修,不知道向内找,和妻子在心性上关过不去,经常一动念就是“还是死了好,我死了你就好了”,这样的气话也随口而出,和她赌气,就这种念头被旧势力抓到了把柄,导致今天的这种假相。

现在身体已经非常难受,心想如果再不看就没有机会了,我翻开《转法轮》第一页,默默的看着师父,眼里流着泪,心里想师父啊我对不起您的慈悲苦度。求师父给我机会和时间,我一定要从新振作起来,精進实修,跟师父回家。就在这同时,很多人的想法和念头都不断的翻腾。

最终正念压倒了人念。神迹出现了,我全身感到轻松起来,害怕死的念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安排后事的想法一点也没有了,我觉的太神奇了,只有感动的泪水。

这时我看表已经凌晨4:20了,我躺在床上休息,也不停的发正念,念正念口诀,然后念一个“灭”,反复的念,这样重复着,渐渐睡着了,隐隐约约看到师父给了我一支枪,“呯”的一声,我被惊醒了,全身什么不好的感觉都没有了,已经早上5:47分了。我和妻子同修发完6:00点正念,把晚上发生的事和她说了,她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保护,谢谢师父又给我一次机会,一定不能再懈怠了。

吃过早餐,我要出去理发,妻子意思等几天再去理发,我说我就今天去,我要重新振作起来,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合格大法弟子,我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到理发店门口,就碰见一个老者,很精神,对着我笑眯眯的,很善良的样子,我想是师父安排听真相的有缘人吧。我坐在他旁边排队等理发,我就问老人:您多大岁数了?他用手比划着,89岁了。我就靠近他跟前,贴着他耳朵,给他说法轮功是救人的,天安门自焚是共产党为了镇压法轮功编的谎言。他就接着说:有人骂法轮功,我从来没有骂过。我说人骂法轮功的原因是受中共编造的媒体谎言宣传毒害造成的。您听到了给他(她)解释一下,他点头同意。我问他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他是党员,当兵退伍时找熟人也没有把组织关系带回来,我给他竖了大拇指。他说在部队安排他斗地主、富农,他说他不了解情况,俨然拒绝。我说你积德行善,可能是你高寿的原因, 因理发人多,排着队等候,我又接着给他详细讲了半个小时,并叮嘱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彻底明白了真相,高兴的用真名做了三退。

能看得出来众生明白真相后的这种感激之心,激励我要抓紧时间救人。这天上午回来,我休息了一会,梦中就看到蔚蓝的天空和白云的美好景象,这天在行走或做事的过程中,学法、炼功过程中不由自主的流泪,我感到这是师父给我重生后的幸福泪水。

三月二十日早上起来,心里猛然一震,生出无限喜悦的感觉,只能心领,不能言表。三月二十一日凌晨一点钟起来,听到大法音乐《普度》、《济世》,起初我还以为是我妻子在播放,我一看妻子没有播放,这两个大法音乐一直播放到天亮。

通过这件事,我整个从心性上是一个提高过程,身体从此感到发轻,走路轻飘飘的,虽然看不到神仙世界,真切感到好象在神仙世界一样,眼里经常含着美妙幸福的泪花,对师父的“佛恩浩荡”[1]这句话有了更深层的领会。我感到修炼真玄妙,好好修吧,真的能返本归真,真的能跟师父回家。

我认识到,忙忙碌碌一辈子,到底为了啥,生带不来、死带不走,不就在等大法救度的这一刻吗?我一定听师父话,用心救人,完成使命,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

个人体会,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