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学员: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我今年三十二岁,是一个来自北京的年轻妈妈,虽然修炼了五年多,我感到自己还是一个新学员,一直不敢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自居,总觉的离大法弟子的标准还很远。

一、发现隐藏的执著

我是一个八零后,从小受无神论灌输洗脑,虽然我相信因果报应,但是这所谓的因果报应是建立在现代科学“因为-所以”这种理论基础上的,我并不真正相信神的存在。修炼大法后,我认同大法做好人的道理,但这只是人对做好人的认同,我认同大法不失不得的法理,但这只是符合我对人中付出和收获的认同,我只是停留在人的观念中认识大法,并没有真正从本质上认识大法。就像有一期新唐人节目主持人所说的,无神论的人实际上他也是相信人有灵魂的,但是他的灵魂找不到家。

回想起我得法前,那时我正处于困惑期,我感到人生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掌控着,人在命运面前很渺小,无法改变自己的一生,这时我接触到大法,知道了只有修炼才能改变人生道路。师父说:“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人从此以后走上一条修炼的路。”[1]

当时我看到了希望,其实现在想想这是符合了我对自己命运不满和想改变命运的观念,并不是真正本质上想要修炼,而是想改变自己觉的不满意的命运。换句话说,如果我当时的命运是嫁入了豪门,生活富足,名利双收,我就不会修炼大法了,我是因为对人中生活不满意,又改变不了,找不到出路,才修炼大法的。我并不真正相信神的存在,也更不相信自己能修成神,我并不真正珍惜大法。我隐隐感觉自己在利用大法。我发现自己的这个根本执着藏的很隐蔽,也很顽固。

二、实修中一点点改变自己

新装修的房子要买张新床,我丈夫买的床我不满意,第一我觉的可选的床很多,这么仓促就决定了,会不会错过更好的床?第二他是看着图册挑的,定做的,都没看到实物,我觉的太冒险。我抱怨了他一大堆,要让他退款,反正也刚交钱,厂家还没开始制作呢。丈夫不想退,但经不住我的埋怨,申请了退款。完事我开始学《转法轮》,开始时还是愤愤不平的情绪,学着学着,不知不觉中我感觉自己变了,豁然开朗,我对丈夫说:“那个床别退了,就选你喜欢的床吧。”我这么一说吓了他一跳,他没想到自己挑剔的妻子能说出这样的话。其实他也很为难,因卖床的店员一直求他不要退了,听我说不退了他很高兴。如果不是学大法,我不会有这样的转变,而且转变的如此轻松平静。

通过这件事,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本质没有完全转变成修炼人,师父说:“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我对装修的执着,对床的执着不就是对人间美好生活的追求吗,这样迷恋人间的家,何谈修炼呢,与返本归真不是背道而驰吗?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深深体会师父的良苦用心和法的伟大。我一直对丈夫的工作不满意,他是个警察,我从心里瞧不起公务员这种工作,认为有本事的人没有干这工作的,公务员钱挣得少,要想多挣钱就得当官,利用职务之便贪图贿赂。我一直想让他换个工作,每当他提到想换工作的时候我就高兴,当看到他拖拖拉拉迟迟不换工作我就着急,不知不觉中这种执着在日渐增强,演变成我对他的看不起,觉的自己嫁错了人,他没能力又没钱,我的名利心已经显露无遗。我也很诧异自己原来是这么物质的人,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妒嫉心,但似乎又无法摆脱。

一次我提议将我们的存款在老家买个房子,毕竟我们在老家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冬天老人要和我们一起住,而且现在房价涨得那么快,什么也不如房子挣钱快。他反对,他想用这笔钱做生意,手里留点钱投资用,老家回的少,买房子没必要,还得贷款,没必要做房奴过苦日子。我心中的一腔怒火油然而起,加上之前对他的不满,真是差一点就发作了。

还好我还有一点正念,拿起书学法,正好学到:“修炼到哪一个层次中的人,他只能看到哪一层次中的景象,超出这个层次的真相他就看不见,也不相信,所以他认为自己这一层次中看到的东西才是对的。他没有修炼到那么高层次中去的时候,他认为那些东西是不存在的,不可信的,这是层次决定的,他的思想也不能够升华上去。”[1]师父的这段法似乎开示了我,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问题,我怎么就确定自己是对的呢,我怎么就那么肯定房价不会跌呢,丈夫不想做房奴不也是不想让我做房奴吗?不是不想让我受苦吗?做生意挣钱不是想让我过好日子吗?我怎么能以一己之见狭隘的看别人,看事情,我一直嫌弃他的工作不是也是一种带着偏见的认识吗?而且那么执着,这些都是观念啊,都是要修去的,不仅不去掉,还这样抓着不放。师父说:“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2]就是因为这种物质一直不去掉才一遇到这问题思想就反应出来丈夫不好,命不好,嫁错了人,这背后实质是对常人那种人人称羡的生活的追求,是本质上还没有转变成修炼人。

我开始对曾自认为非常对的那些观念感到厌恶。师父说:“修炼中也会使道德品质提高,在分辨出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走出人类层次的同时,才会看到、才会接触到真实的宇宙及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生命。”[3]如果没修大法,我会不知对错,我可能还是那个在泥里摸爬滚打,不嫌脏,不嫌累,还不知疲倦的钻牛角尖,也许一生都会被名利情捆绑左右,越陷越深,也许会无知中做很多错事,在道德下滑的社会中可能会搞起什么婚外情,都是有可能的,也许只有到了地狱才知道自己的一生究竟干了些什么!

三、去怕心,本质上向神转变

我是从小就怕心很重的人,很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虚荣心很强,一切影响自己形像的东西都不敢触碰。当然这些也是我在学大法后才意识到的。我还发现怕心背后是一颗求名的心,紧紧抓着一点点虚名不放,致使越来越怕,求名的心越来越强,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表现在修炼中就是一直不敢让身边的人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怕别人诧异的眼神,怕自己不知所措。在此曝光出来,其实至今我也没有做到修炼堂堂正正,但我正在一点点的突破,并且每一步都不容易,有时候能做好,有时候非常差,不过我不会放弃。

最近我们科长要调动工作,离开我们科,非常突然,我意识到此时如果不讲真相,可能这段缘份也就尽了。由于我平时表现算是比较好的员工,当然是因为修大法才有这样的工作自觉性,不求名利,只求对得起师父的教诲,所以我自认为科长对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可是我没有告诉他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才这样的,我想不能再犹豫了。我走進他的办公室说:“听说你要走了,这个礼物送你。”我给了他两本真相册子,他很感动,说:“谢谢。”我说:“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虽然很简单,但对于胆怯的我是个很大的突破。在责任面前,我不能继续沉默了。我也不知道他最终是否能真正明白真相,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耐心认真的看完这两本真相册子,但至少他能知道有一个年轻人在修大法,炼法轮功的有年轻人。

四、重视炼功,本体向神体转变

我修炼中一直有一个很大的困惑,不爱炼功,以前我一直只归结在一个“懒”字上,不过师父说:“为什么静不下来呢?有的人不理解,认为有什么诀窍,他就找名师:教我点什么高招,就能静下来。要我看,还是向外去求了。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内去找,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你才能够真正的提高上来,打坐中你才能静的下来,能静的下来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1]

我想我不想炼功的背后应该不只是一个懒字,我要把这背后的心找出来,通过不断学法,我觉的我对功不是很相信,这里是无神论的思想还在,潜意识中认为功能像神话故事,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把佛家功和佛教搞混了,我觉的佛教不炼功也很好,我并没有真正理解法轮大法性命双修功法的伟大内涵,师父说:“层次越高你的责任越大,越高就代表着更庞大的天体更加众多的生命,你将对那里负责。也就是说你们人的身体,随着你们不断的修炼就会不断的改善,变的越来越好,同时向神的身体转化。”[4]我不想炼功的背后藏着对自己生命的不珍惜,对众生的不负责,我稀里糊涂的想炼就炼炼,是没有真正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学法像在学理论,这也是自己本质上没有完全转变成一个修炼人的一方面。

我近期炼功较之前有了一些進步,我还发现,炼功是不需要闹钟的,一个炼功人到时间就会醒,而且睡觉是越睡多了越难受,跟常人是反着的。最近明慧编辑部要求卸载微信,卸载后炼功静了很多,而且没有我想象的遭到朋友的不理解,还有夸我厉害的。

在此谢谢明慧网同修,你们做的《明慧周刊》太好了,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明慧网是大法弟子的家,《明慧周报》更新的很快,内容也很棒,我几乎是期期打印,我觉的世人如果能期期都看到《明慧周报》是多大的福份啊,但这需要我尽快提高自己的心性,突破怕心,放下自我才能更好的让世人接受,消除他们的偏见。

最后,我想对慈悲的师父说:师父,我真是迷的太深了,但我真的想做您的真修弟子,谢谢师父一直都没有放弃我,一直看护着我,在道德下滑的社会中,对年轻人的诱惑是很大的,而师父要求我们逆流而上,唯有珍惜生命,珍惜时间,珍惜机缘才不负伟大师父的谆谆教诲。

再次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