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 正念闯过心性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每一次心性的提高与升华都倾注着师尊精心安排和细心保护。现将近期在帮助同修整理“5·13”稿件中,破除旧势力干扰,正念闯关的过程写出来,也与正处在“病业”假相的同修交流:

三月五日,明慧发出征稿通知后,我就开始帮助本地一些老年同修写稿。记得从开始写稿开始的几天,我先出现了,鼻子开始不透气、流鼻涕,越流越浓还带有脓血。因为写稿件需要净心,我就没在意。可是过了几天,却越来越重,鼻子不透气,晚上到了不能入睡的地步。这时我警觉了,我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不想让我很好的做好眼下证实法的事情。

白天我坐着写稿还没什么感觉,可到了晚上,当我躺下睡觉时,我的鼻子一点儿气也不透,憋得我睡不着。当时我就发一念:你旧势力什么也不是,我要睡觉,请师父给我一点儿气,就这一想:师父慈悲给了我一点儿气,我的一个鼻孔進来了一点儿气,我甜甜的睡着了。就这样度过了三、四天的时间。这些现象也消失了。

到了三月十五日中午,因上午整理了一上午的稿件,中午我带着二十几张真相粘贴,到周围几个村庄,趁中午世人休息时,张贴出去。大概走过了三个村庄,真相粘贴也贴完了。就在回家的路上,我通过一条公路时,刚一过公路,我就喘不过气来了,并且来势凶猛,当时只觉得:我的气只向上出气,不往下走气。真的就象形容人在濒临死亡时的症状。修炼前,我也没有哮喘病,这是为什么?出现此症状时,离家还有二、三百米距离。我把脚一跺。我说:你旧势力死去吧!我得回家。说完这话,我就不管自己当时喘气还是不喘气,我就快速的往家赶,我不知道当时怎么回的家,但我就这样回家了。

下午,我照常整理稿件,无事。晚上是学法日,学完法后,我让同修给我买了一箱纸,我就背着四包纸,两手提着两个方便兜(内装信封)。离家只有三、四百米时,因过公路,正好遇到绿灯只剩十多秒了,我就快步跑了一会,等我刚跑过公路时,中午的症状又从新出现。这时我心里想起师父的讲法:“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1]想到此: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一定会过去这一关的。然后我把脚一跺,我又对旧势力说:旧势力你死去吧!我连想我的气怎么喘的都不想。不过在回家的路上,我只感觉到,自己好像腿有千斤,身体越来越重。到楼的单元门,我放下手里的提兜,打开门爬楼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楼,怎么進的家。到家后,我放下东西后,怕家人发现问这问那的。我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上床后,我盘腿发正念。半个小时后,症状消失。

可这旧势力不甘心,到了第二天上午,我到一学法小组学完法,回家的路上,离家还有不到二百米时,同样的症状又一次出现。这次,我还是用强大的正念闯了过去。

此关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总算闯过来了。时间还是很紧张,到了征稿中期,一天上午十一点半左右,整理完上午的稿子,我准备发中午十二点的正念。我先上了一次厕所,上厕所时,我感觉有点不好受,我没当回事,上床发十二点的正念,发完正念,我就和家人吃了午饭。

吃完午饭,我又上了一次厕所,这次明显感到,小便有疼感。又过了十多分,我又一次小便,疼痛加剧了,小便还带有鲜红的血样了。因为,我在四十几年前曾经患过肾盂肾炎,此病症状就是:尿急、尿疼、尿频、尿血。此时:我真的警觉起来了。我想:你旧势力还真想来真格的,但我不会承认你的。我马上上床,盘腿端坐,手捧师父的讲法反复通读:“可是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样,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个时候怎么办?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2]

读了至少二十几遍法后,我对旧势力说:旧势力你听好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没做好,我在法中归正,不归你旧势力管,有师父为我做主,我就归师父管。你想利用这些假相来干扰我做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你妄想!我不会承认的。然后我又背:“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3]。我对旧势力又说:你旧势力听好了:我是李师父的弟子,我只走我师父给我安排的路,不承认也不接受任何迫害。如果我在历史上与谁签过什么约,我一概不承认,声明全部作废。我修炼路上的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与你旧势力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师父不承认你,当然我也不承认你。我要灭了你!

做完这些之后,感觉还有便意,但我不去厕所。我对师父说:请师父加持弟子,弟子不去厕所,弟子想睡觉。我马上躺下,一会就睡着了。半个小时后,我醒了。一切症状消失。此时,激动的泪水流了下来。我在心里感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一定好好做事。就这样这个关在师父的加持下,在自己的强大的正念中我闯过来了。

接下来,我加强了发正念的力度,同时在学好法的同时。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为什么每年法会整理同修的稿件时,都发生过不同程度的大小不等的干扰呢?过程中我是不是还有人心存在呢?我这一找不打紧,还真找到了很多人心。

每当为同修整理稿件时:其一、总是带着一颗求发表的心,总认为好好整理,能让自己整理的稿件多发表。其二、在整理同修稿件时,每遇到同修引用师父讲法不注明出处时,心里就会不自觉的产生埋怨心,认为同修这样做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与此同时还会产生急躁心,有时一急就会更找不到,但有时平静下来,求师父帮忙,一会就找到了。其三、还有看不起同修的心。有时当整理到有的同修做事不在法上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认为,都修炼二十多年了,怎么还会做出这样不在法上的事呢?真不应该啊!这不就是有瞧不起同修的人心吗?还有显示心、欢喜心等等。

有人心,这就是旧势力抓住進行干扰的借口。师父教诲我们:“那个旧势力绝对不会看见你有人心它不管的。”[4]就是因为自己还有人心,才招来这旧势力的无端的干扰。我发出一念:彻底灭掉这些人心。

同修们:我们遇到干扰,千万不能当成“病”啊!当把它当成“病”,那么就可能真的会导致成病的。如果当成“病业”关来过,也需要时间才能过去的。师父讲法中反复讲到,修炼人没有病的法。师父说:“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5]如果没有病,还过什么“病业”关呢?我认为现在出现的这些干扰,都是旧势力变着花样玩把戏,只要我们认清它、不承认它,彻底否认它,我们就能破除干扰,就会正念闯过关难的。我们的心性也会提高上来。

个人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