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婆婆拿我当贴心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我是农家妇女,今年五十五岁,一九九八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前,因为生活艰难,加上家庭矛盾,我心情郁闷,患上了眩晕症、乳腺炎、脑血管供血不足、关节炎等疾病,另外,儿时流传下来的手、脚冻疮年年复发,所有这些,让我承受着没完没了的痛苦。

修炼法轮大法的第九天,即看完师父九讲录像后,我到炼功场炼功,在炼第二套功法时,突然摔倒了,脸朝下,头摔在了炼功场旁边的一堆石头上休克了。在场的功友们吓了一跳,大约十几分钟,我醒了,站立起来。神奇的是,脸上连皮都没破,只是沾了点土,更神奇的是从此我的眩晕症彻底好了!

其它的几种病很快都不见了。九八年的冬天,我的年年复发的手和脚的冻疮没有出现,从此手、脚冻疮彻底根除了。那时的我高兴得天天乐,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太好了!李洪志师父太伟大了!

大法教我们做好人,我从心里赞成,为人处世能够按真、善、忍去做,在家庭中,看淡矛盾,用大法赋予我的慈悲对待老人、丈夫、孩子,一切都变的那么顺,都好了起来。我的心非常敞亮,日子过得相当充实。邻居们夸我乐观,我说:“我咋不乐呢?我炼法轮功了,大法给我的东西拿多少钱都买不来呀!”

大法化解了我对婆婆的怨

我天生性格温顺、厚道,不与人争执,和谁都是笑口常开,从不伤害他人。不知咋的,我嫁到了一个这样的人家:公婆打骂儿子、儿媳是家常便饭,公公和大儿媳打架甚至动起刀来,把我吓的躲起来半天不敢出屋。婆婆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厉害。

我刚刚过门,婆婆就回老家了,一直到春播后才回来。春播前,公公和我借钱,说家里没有钱买种子、化肥,让我先给垫上,等秋后卖粮食就还我。家里三十多亩田,我的彩礼钱基本都借给了公公。等到秋后,婆婆就开始分家,不但欠我的钱一分不还,反过来还说我吃了他们家的饭。我和丈夫为家锄田耙垄忙活了一整年,婆婆只给了我们二百斤玉米做口粮。

看我老实,婆婆分给了我们一万多元贷款债务,其中包括大哥结婚贷款、婆婆家建房贷款、我们家建房贷款,还有我们结婚的家具欠债。让我难以接受的是婆婆几年前花了人家六百元钱,也让我们还,我不想还,公公在婆婆的鼓动下,气势汹汹举锹来劈我,当时就把我吓的昏了过去。

我生孩子坐月子,婆婆一顿饭不给我做,全是不会做饭的丈夫给我做。亲戚们送来的大米婆婆自己留下,让我天天吃面粉,丈夫不会做面食,顿顿给我做疙瘩汤,我吃了一个月的疙瘩汤,引起胃酸。从那以后不敢吃疙瘩汤,一吃就烧胃。

婚后十年中我好象没有见到阳光,没有一丝欢乐,经常以泪洗面,每天都在怨恨中度日。我见到婆婆就难受,我不理睬她,发恨永远也不理睬她。我心里总是这样想: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吗?我的精神几乎崩溃了,也就落了一身病。

终于拨开乌云见青天。九八年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驱走了我心中的阴霾,照亮了我的心,我懂得了天理,明白了人与人之间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婆婆对我不好,可能是前生前世我对她不好,这就是业力轮报,因果报应。我知道了自己和婆婆不是善缘,也许欠她很多债。作为炼功人,就要按师父说的做,“修炼人没有敌人”[1]。

修炼人对谁都得好,何况自己的婆婆,自己家的老人。法理清晰后,我主动接近婆婆,帮她干农活、种菜、洗衣服。她一旦遇到困难我都去帮忙。我怜悯公公婆婆,觉的他们命运很苦:大儿子全家搬迁外地;二儿子不幸早亡;唯一的女儿还患精神病。我的丈夫经常出外打工,还嗜好赌博,根本没有时间管他的父母。他们晚年的生活重担毫无疑问就落在了我的肩上,日常琐事都是我来料理。

我是法轮大法造就的生命,师父在法中教导弟子要做个好人。中国的传统美德中有句话:“百善孝为先”。公公婆婆虽然没有生我、养我,为人都是双重父母,孝敬老人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公公去世后,年迈的婆婆生活更是艰难。她的衣食住行都需要我来照管,离不开我,我成了她的精神和生活支柱。她生病时,我为她请医购药,床前陪护;给她洗头、洗脚、擦澡;在她大便便不出来时,有时用药无效,我多次用手指给她一点一点抠出来。婆婆多次被感动的落泪,夸我好,比她的亲闺女还好。我告诉她:“不是我好,是法轮大法好,是大法师父教育的好。”她总是说:“我得好好谢谢李洪志大师!”

儿媳说我傻,她认为祖母婆婆还有一个儿子,为啥他们不管都靠我们一家管?这太不公平了。我说,他们在外地,远水难解近渴,我是大法修炼人,不能计较这些。

婆婆的女儿病逝后,她拿我当贴心人,我也成了她最亲的人。面对老态龙钟的婆婆,我觉的她太苦了,我看她太可怜了。她的困难也成了我的困难,她的事都需要我帮忙。她明白时感谢我,糊涂时还挑我的理,甚至和外人说我对她不好。我没有恨她,该咋照顾她还咋照顾她。师父说:“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2]作为大法弟子,自己必须遵照大法去做。如今,婆婆已经八十五岁,身体硬实,自己能够在屯里大街小巷蹓跶、散步。

大法威力无穷 淋巴肿瘤没有了

二零一五年,我的脖颈左侧突然起了一颗米粒大小的红包,开始我以为是虫子咬的,没有在意。一个月后,红包长到了杏核那么大,又红又肿,很痛,脖子和脸也都跟着肿了起来,牵扯到整个头都痛。当时正是秋收大忙之际,我依然坚持去田里干活,红包被碰破了,朝外淌血。

中午婆婆来了,她一看吓了一跳,她说这个东西不是好玩意(她心里推测是癌,没有说出口),马上悄悄去找本屯的一个嫂子(修炼人),嫂子便急忙赶来,一看也说不是好玩意儿。在婆婆的示意下,下午丈夫不让我下田干活,让我去市医院检查治疗。

我想:我是法轮功修炼者,它也不是病,这是另外空间的一种恶毒灵体迫害我,有师父,有大法,你想害我,毁我,你想要我的命──说不定谁要谁的命呢。我和家人解释了这不是病,修炼人根本就没有病。用不着去医院。婆婆和丈夫想不太通。我开始大量读《转法轮》,加强炼五套功法,高密度发正念。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也来帮助我发正念。

法轮大法的威力无穷!李洪志师父的威德无量!三天后,我脖颈上的红包萎缩了,脸和脖子红肿全消了,头也不疼了。七天后,红包自消自灭了。是法轮功师父在另外空间为我拿掉了这一邪恶的灵体。我和全家人都从心里高兴,感谢师父救了我的命!

二零一七年,小姑子脖颈左侧也起了小红包,长到杏核般大小时,去市医院做了切片手术,做掉了这个肿瘤。时隔不久,在原来的地方又起了一个红包,越长越大,长到鸭蛋大小时,又红又肿,最后破裂,流出许多许多血。仅四个月小姑子就离开了人世。通过我和小姑子的对比,我深深的明白了一个理:法轮大法是度人的高德大法。现代医学只能治病,却救不了命。如果我不修大法,必然也和小姑子一样的结果。

法轮大法是救人的宇宙大法!我叩谢师恩!谢谢帮助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