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留之际的叔叔康复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六日】我丈夫的叔叔(下称叔叔)今年八十五岁,家在离市区一百多里的农村。老人家善良淳朴,一辈子在田里劳作,没少吃苦受罪,但身板一直很硬朗。二零一八年八月,叔叔感觉身体难受,去医院检查,确诊为“胃癌晚期”。

叔叔的几个子女抓紧为父亲治病,先去省医院,省医院不行,转北京,北京几个最有名的医院都去了,最好的针药、各种现代化的医疗手段都用了,老人家的病情却越来越重,头发掉光了,人瘦的皮包骨头。最后,各医院都不治了,连药都不给开了。几个子女叹息纠结,而又无可奈何,只得把父亲送回老家,卧床“弥留”。叔叔到家的时候,已临近黄历新年,家家户户都在忙着采购年货,而叔叔的几个子女却是在忙着为老爹准备后事。

我老伴往老家打电话问情况,然后告诉我:“看样子,咱叔很难吃上过年的饺子。”听了老伴的话,我并不惊慌。我修大法二十多年了,亲身经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耳闻目睹的实例更是数不胜数。叔叔一息尚存,可能是在等着大法救度他。于是,我劝老伴:“你不要太难过,咱叔八十四岁了,即使走了,也是高寿。换一个角度说,也不能太迷信医院,现代医学本身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或许还有别的办法,不需手术、化疗,能让咱叔绝处逢生。”老伴听了,看看我,苦涩的摇摇头。

大年初四,老伴回家给叔拜年,带着儿孙好几人,就是不让我一起回去。因叔叔的家人大多在公安工作,老伴怕我回去讲大法真相,惹的他们不高兴,或发生什么意外。老伴说:“你一年到头让我提心吊胆(怕警察迫害),这大过年的,你就哪也别去,安心守家吧。”

老伴他们回老家去了,我人没回去,心里却时时牵挂着叔叔的安危。我拷贝好师父的讲法录音,买个播放器,做好回家的准备。等老伴归来后,多次和风细雨的给他讲道理。过了正月十五,我坐上了回故乡的客车。

因路上车多,离老家又远,我到家时已是中午十二点半。踏進家门,喊一声“叔”,“婶子”,俩老人顿时哭的如泪人一般。叔叔哭着说:“侄媳妇,你叔我不想走啊!”婶婶说:“你叔走了,我还有啥活头啊?”说着又哭起来了。

我劝叔婶:“不要悲伤绝望,我有一个办法,能让俺叔的身体好起来,就看叔有缘无缘,相信不相信。”于是,我就给叔婶讲了大法的美好,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祛病健身的神奇实例。俩老人听的很入心,边听边不住的点头。

讲完后,我问叔叔:“我把李大师的讲法录音给您带回来了,您愿不愿意听啊?”叔叔马上答应:“听!听!”于是,我取出播放器,叔叔耳聋,我就把播放器的音量调到最大。他才听了几分钟,就高兴的说:“讲的真好!”

叔叔听录音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我就和婶婶下厨房做饭,包饺子去。等做好饭,我给叔叔盛饭时,婶婶说:“他已好长时间不能吃饭了,吃啥吐啥,喝口水也吐,天天在床上躺着,泪不干。”

我盛了一碗饺子,端给叔叔。叔叔吃的很香,竟然把一碗饺子吃完了,也没吐。过了一会儿,他想吃馍,又吃了两片馍。到了四点,他说:“饿了”,又吃了一个烧饼。到晚饭时,叔叔吃了两片红芋,一个馒头,喝了一碗粥。婶婶说:“你叔这半天吃的饭,比过去一个月吃的都多。大法真神!知道这么好,不如叫你早一点回来了。”

到了晚间,老家的妹妹来接我去她家。临走时,我告诉叔婶,师父的讲法要天天听,抽空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叔叔连说“好,好”,开心的笑着,象小孩子一样纯真。

回家后,我每天都往叔叔家打电话。前几天,婶婶告诉我:“亲戚邻居都说是奇迹!你叔一天比一天强,已经能走路了,带着播放器,天天听录音,觉着越来越有劲,吃的香,睡的甜,一切正常,不用挂念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