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得法的切身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四日】和一些同修交谈过后,我发现很多同修每天学了不少法,但是处在一种“学法不得法”的状态。我本人也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这种状态,后来才有所突破。所以想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帮助。

学法时心态一定要纯净。当我们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去学法,只是一心想学法、同化大法,别的什么也不要,也不追求。在这样读法的过程中,法背后的层层佛、道、神,看到你符合了哪一层次,自然就会把那一层次的法理展现给你。

师父曾举过一个去西藏求法的例子,师父说:“有许多人抱着这样一个目地上西藏去学功,要跟人家拜师学藏密,将来当气功师,出名、发财。大家想一想,真正得到真传的活佛喇嘛都是有很强的功能的,就能看出学功人的心里想的是什么。他来干什么,一看那心就明白了:想上这儿来学这东西,出去当气功师发财出名,来破坏这一门的修佛方法。这么严肃的修佛法门能叫你当什么气功师为求名利随便破坏吗?你是什么动机?所以根本就不会传他,不会得到真传。”[1]

我们都知道《转法轮》书中每个字背后都是佛、道、神,那么如果学法时心态不纯,或者只停留在表面、为了完成任务似的学法,那背后的佛、道、神不是一眼就能看出学功的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他来干什么吗,带着这样一种心态学法,背后层层的佛、道、神又怎么会把法理点悟给我们呢?

明白这层法理之后,在学法的时候我会尽量让自己的脑袋变空,全神贯注在要看的法上,看或读的每个字都是自己主元神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在看、在读,力求让每一个字都深深的打入脑中,一个字一个字的过。在读的过程中,有时发现书中每一个字好象都是新的,书上的内容虽然之前看过很多遍,但却感觉好象之前从没读到过一样。有时读完一句话产生出的疑问,再往下读,发现师尊会在后面的内容中予以解答,就这样在不断读法的过程中,就会不断的有新的法理展现出来。

在这里举一个例子。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某件事的执着一直没放下,导致脑子里总是忍不住的在想那件事,特别是一触及这个事情的时候思想中就被这个东西所占据。后来也知道不能再去想,不能想。并开始发正念清除,学法,向内找,但是由于自己当时对法的理解比较浅(修炼十多年一直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加之旧势力在其中强加了许多干扰,还有自己之前欠下的债(后来做梦看到了债主来找我),种种复杂的因素夹杂在一起,导致自己一直无法摆脱这个东西。当时的状态是也发正念,也向内找,每当找到一些执着的时候,当时能好一些,但过后又不行了,始终感到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根本,或者说还没找到根本的症结所在 。

一天,学《转法轮》第五讲“开光”一节时,看到师父讲:“拜佛的人如果是求钱的,对着佛像一拜,或者是观音菩萨像,或者是如来佛像说:帮我发点财吧。好家伙,一个完整的意念就形成出来了。他是对着佛像发出去的,所以一下子就上到这个佛像上去了。在另外空间这个体,是可以放大缩小的,上到这个体上,这个佛像就有了一个大脑,就有了思想,但是却没有身体。别人也去拜,拜来拜去的,就会给它一定的能量。特别是炼功的人就更危险,一拜就逐渐的给它能量,它就形成了一个有形的身体,可是这个有形的身体是在另外空间形成的。”[1]“在另外空间它行动自如,控制常人非常自如。这个有形的身体和佛像上的形像一模一样,就拜出了个假观音菩萨、假如来佛,是人拜出来的,长的和佛像一样,佛的形像。”[1]

我忽然悟到,自己长期以来由于执着心总去想这件事,那么一个完整的意念不就形成出来了吗?而师父说:“现在我们搞人体科学的发现,我们人的意念,人的大脑思维可以产生一种物质。我们在很高层次中看到它确实是一种物质,可是这个物质却不象我们现在研究发现的是一种脑电波的形式,而是一种完整的大脑形式。”[1] 这不就等于一个完整的大脑形式形成了吗。书中的例子是人对着佛像发出的意念,而现实中我的意念是执着我自己,当我继续执着这件事情,不就等于继续给它能量,让它从一个只有“完整的大脑形式”到渐渐的形成出一个“有形的身体”了吗?更可怕的是这个“有形的身体”和我本人的形像一模一样,可它却不是我,是一个“假我”。师父说:“所以你看的观音菩萨是观音菩萨吗?你看的佛是佛吗?很难说的。”[1]看到这里,我不禁问自己:我看的我是我吗?

是啊,由于自己一直都没意识到、没认清这个“假我”,在当时很执着的时候,同修告诉我说那个执着的思想不是“我”想的,我却分辨不了,还觉得是自己在想啊。看起来是我在想,其实却是“假我”在借助我有执着,反过来就能主宰我本身,让我去想,加重这一执着。由于它十分隐蔽,我还觉察不到,觉得是“我”在思考问题。这也让我想起了《西游记》中“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唐僧肉眼凡胎,无法识别出那人形是白骨精幻化的,当孙悟空告诉他那些不是人,是妖。他却说,我看到的明明是三条人命。在修炼中,我们要想清晰的看穿邪恶的把戏,就要象孙悟空一样具备一双“火眼金睛”,而师父告诉过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师父曾给我们讲过“法无定法”:“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开功开悟之后,不是一下就达到如来这个层次了。他在整个四十九年的传法当中,也是在不断的提高着自己。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整个四十九年,他都是这样不断的升华着,每提高一个层次之后,发现他以前讲过的法在认识上都是很低的。他还发现每一个层次的法都是法在每一层次中的体现,每一层次都有法,但都不是宇宙中的绝对真理。而高一层次的法比低一层次的法更接近宇宙特性,所以,他就讲了:法无定法。”[1]

我悟到,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在法理中不断提高、升华的时候就很类似“法无定法”的状态。

开始的时候用《转法轮》中一句话的表层含义就能破了那执着或邪恶,可是旧势力也是在层层的做着安排,要想认清它在更高一层的诡计,就需要不断在法中升华,用更高层次的法来破更高一层的邪恶。旧势力再高一层的安排,就有再高一层的法去破那一层的邪恶。

因此,学法、得法是非常重要的。师尊说:“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1]。 而如果没有深层的法修,那么就会导致对师父的法的理解一直停留在表面,这不就大大的障碍着我们的提高吗?当同修长时间被困在一个状态走不出来时,也向内找了,也发正念,但却收效不大,此时不如反思一下自己法学的怎样?学法有没有真的得法?

当我们不断去学法、去悟,再加上不断的向内找、修心性的时候,层次就在提升。当提升到更高一层后,师尊就会让《转法轮》书中背后的佛、道、神点悟更高一层的法理给我们看到。这时候,我们就要用更高一层的法理去指导自己的修炼。当层次再提高时,师尊在我们学法的时候又会开示更高一层的法理给我们看到,那么就要按照更高的法理去修、去向内找,我们的层次就在继续提升。就这样,不断的学法、向内找,不断的得法、再向内去修,我们的层次就在不断突破。

师尊说:“法只能讲到这一层了,再高的得靠你自己去修才会得。有的人提问题越提越具体,生活中的问题如果都让我来解答,你自己还修炼什么呀!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我要都讲出来,就没有你修的了。”[1]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许多同修(包括我自己)在魔难面前都是去求师尊的帮助,这当然没有错。可是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在想,我们都曾是天上的主、天上的王,都是有很大能力的。如果能按照师父告诉我们的那样不断的学法得法、不断的向内找,我们的层次会突飞猛進的提高,那么,在法中生出的智慧就能够让我们看穿邪恶的种种把戏,在法中生出的能力就能破除层层邪恶因素与外来干扰。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3]

也许本该是我们自己去用法的力量看破那些邪恶的伎俩,本该是我们用法的能力破除那一切邪恶,可是我们在那时都下意识的去求师父,依赖师父,让师父去做。师父慈悲,在魔难中看到我们只要在法上、在理上,看我们心到位了,就替我们把这一切都做了。可是为什么具备很大能力的我们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师父操心呢?

当大法弟子们都能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不断学法、得法、向内去修的时候,就能用法的力量破除层层的邪恶;就能在法中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就能够生出更大的智慧、去救更多的人;就能够生出更大的能力,清除更多的邪恶、更好的助师正法;就能够真正做到让师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师父说:“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众弟子鼓掌)那不是师父随便想出来的东西,师父给你们讲出来的是宇宙的法。刚才讲的就是告诉大家,千万不要放松修炼,千万不要放松学法,一定要认认真真的,以前没学好,今天师父又给你讲了一遍,你回去之后一定认认真真的看书、修炼,思想不要溜号。”[4]

由于自己所在层次有限,只希望本文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希望一些长期处在“学法不得法”的同修能够突破此状态。当我们真正的学法、得法,在法中升华,才能真正的做到让师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自己所在层次认识到的法理有限,如有不正确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4/学法得法的切身体会-384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