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有师在 事事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我是吉林松原大法弟子,现讲讲我在正法修炼路上遇到的几件神奇小事,与同修们交流。

七十岁的小伙子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份得法的,今年七十一岁,家在农村,会一门手艺——瓦匠,专修疑难不好烧的炕。由于我的职业特点,几十年来跑遍了方圆百八十里以内的村村屯屯,谁家烟囱冒烟,谁家炕窝烟,哪个村通公交,哪个屯有邮箱,公交站、广告栏、电线杆……该我知道的脑子里都清楚。

修大法,师父给了我一个好身体,讲真相不用开口,往那一站,身体就是一块好展板,然后扒炕、上房、砌烟囱,常人说:这哪象七十一岁的人啊!

后我随儿子進城居住,上六楼不用歇、不冒虚汗、不喘粗气,帮邻居往屋里搬大米,五十斤一袋,我一手拎一袋。邻居惊讶的说:“这哪是老爷子呀,就是小伙子——七十岁的小伙子!”

鸽子遇难 救主人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说他家的炕不好烧了,往外呛烟,并说是我修过的炕,叫我赶快去给查一查是怎么回事。现在东北的农村大部份还是家家有炕,要烧木材取暖。我急忙赶到他家,上房顶查看烟囱,烟囱里面有一个鸽子死在里面——他家养着不少只鸽子。我心里想:这不是你家的鸽子死里造成的吗?还埋怨我。转念一想:不对,大法弟子遇到的事没有偶然的,上次我来干活,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没接受,这次这个鸽子死在烟囱里,一定是上次鸽子听懂了,现在是用自己的生命做代价,让我救它的主人啊!

我从房顶上下来,就跟他们讲:“以你家的烟囱那个宽度,一个飞着的鸽子,是飞不進去的,它怎么会无缘无故死在烟囱里呢?我是学法轮功的,你家的鸽子死了堵在烟囱里,我明白这是鸽子上次听懂了我说的,它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堵上烟囱,让你们找我,好给你们讲大法真相,救你们啊。”他们听我一说,也觉的很在理,就静下心来听我给他们讲,我讲了修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我告诉他们江泽民为什么发动迫害法轮功,共产邪党为什么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还讲了“藏字石”的事,让他们明白为什么要退出邪党组织。他们听明白后,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一家六口都得救了。

发真相有惊无险

有一天下午,我在菜市场门口挨个往车里送《九评共产党》,刚送发五、六本,就上来两个人把我截住,一人拽住我的胳膊,一个来抢装《九评》的兜子,他喊:“这兜里装的是什么?”我回答:“救人的,你把手松开!”我心想:“师父救我!”我一用力就挣脱了。我在前边跑他俩在后边追,我虽然七十来岁,跑起来小伙子都追不上,我钻進小胡同几下就把他们甩掉了。

车加油人加油 精進不停

有一天,我的常人电话响了,是A同修打来的,让我转告B同修上她那去一趟有急事。放下电话,我骑摩托车去找B同修。

我边骑边想刚才接电话的事,又怕、又怨恨A同修:这手机安全的事都说多少次了,不能用手机联系、不能用手机联系,就是不听,并且还是实名诉江用的号,警察那有底案,你这通电话警察有没有监听啊?能不能跟踪啊?B同修上你那去安不安全啊?我越想越怨越恨越气……

那天刚下过雨,路上有积水,离加油站二十米左右的时候,在平坦的板油路上,我和摩托车一起摔倒了,就听“咣当”、“啪嚓”,那动静可大了。加油站里边的人都往这边看,他们都在议论:这又出车祸了,这没车撞,咋自己还摔倒了呢?还摔的这么重?

我从地上爬起来,活动活动腿脚,看看身上毫发无损,再看看摩托车,哪也没坏,我知道是师父替弟子又一次偿还了命债,真对不起师父。我推着车边往加油站走边向内找自己:

1、懒惰心还在,依赖手机,不想跑腿。2、怕心还在,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3、慈悲心不够,怨恨同修、不能包容和善待同修。这三颗心就是今天要我命的心,多亏师父的慈悲,多亏师父的一路保护,在这修炼的路上慈悲伟大的师父替弟子偿还了无数的命债,弟子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到了加油站,加油工关切的问:“摔坏了没有?”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给摩托车加着油,我想:加油加油,这是师父在点化自己呀,从哪里摔倒从哪里爬起来。对!车加油,人加油!精進不停!加完油我又坦荡的驶向我要去的地方。请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做好我该做的一切。

叩拜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