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老人:师父救我于危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八十二岁。我出生在邪党定的所谓“官僚地主”家庭,住牛舍,盖稻草,烧生刺(代替煮饭的柴火),家里被抢劫一空,父亲被五花大绑抓走,母亲刚生下小妹妹不久,就承担繁重的家庭负担,还经常被批斗,罚干又脏又累的活。

父母都是爱行善的人,听说父亲曾写一条子给没饭吃的农民到一个父亲的粮店随便挑粮食,邪党的地方游击队没饭吃,也找父亲帮忙。“文革”中,父母五天之内,先母后父被打死,还有两位叔叔也被害。

弟妹逃难到我身边,从此,也就是说,我从童年到修大法之前,就是一个在一条布满苦难的路上挣扎以求生的人。师父在一首诗中写道:“历尽世上荣与辱 尝遍人间苦乐惆怅”[1],我觉得自己就是这样。

我的性格爱打抱不平,显示心、虚荣心、欢喜心、色欲之心、名利心、抱怨心等等集我一身全有,还很严重。在拼搏中,在无知中,在无情的现实中,那年为收回老家的宅基地,打了半年多官司后,回来就病倒了,四十多岁就被迫退了休:失眠、忧郁、鼻炎、支气管淋巴结核、咳嗽、肚子痛等等都来了。中医、西医、偏方、跳大神、打太极拳、跳舞、假气功,什么办法对我的病都无济于事。

一天,老伴借来了宝书《转法轮》,我还没看完一遍呢,师父就帮我净化身体了,开始全身发冷,老伴吓得要送我住院,我坚持不去,第二天就好了。

我家住的单位院内有个炼功点,因有上班的年轻人,所以早上大家在一起炼四套功法,晚上集体学法,炼第五套功法集体打坐。我和老伴天天参加,无病一身轻。学法炼功,修大法真幸福。

然而,妒嫉变态的小人江泽民容不得好人多,无视宪法,践踏人权,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发动了对以真善忍为准则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造谣、污蔑、抹黑最正的宇宙大法法轮功。我们也投入到讲真相反迫害的洪流中。

师父救我于危难

二零零一年迫害初期,我的安全意识很差,在给同修资料时,没防着她的丈夫在旁边跟踪监视,几天后,招来了警察上门抄家,本来老伴就有病,这一吓,得了心口痛,我就用手去揉。

有位警察看见说,讲点人道主义嘛,声音还很大,他不动手翻东西,只坐在窗户边看着。

有一个警察正在翻我藏了好多资料的地方,是头几天另一同修拿来的,眼看再翻下去,就可能被发现了。就在这时,我女儿打来电话,找那个警察(他们是同学),他赶紧接电话去了。另一警察又来说,啊,这里已经找过了,也就走了。只找到了两张零散的资料和录音机,带走了。

我被带到公安局,这时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一个做笔录的警察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就说我一身病医院治不好,打太极拳,花钱练气功也不好,结果炼法轮功炼好了,有病多痛苦啊。特别是我这鼻子不通气,你听,我特意呼吸几次,给他们听,大家都笑了。

最后要我说出资料是谁给的就可以回家了,我说这个不能告诉你,问题出在我身上我负责。我的话音一落,所有的电话都响起来了,警察都接电话去了。

此时天已黑,我突然想起资料上说的有同修跳窗户走脱的事,那我也走吧,谁知一走,走到地下室去了,我返回办公室,等了一会,见一个人也没有,立刻起身再走,这次走对了,出了大门,撒腿就往回家的路上使劲跑。

路灯高照,一辆出租车疾驶过来,停在我面前,我一边上车,一边说:快跑,公安局追来了。那司机奇怪的问:“阿姨,公安局追你干什么?”“我什么都没干,就炼了个法轮功。”司机啊了一声说: “法轮功都是好人。早上我在飞机场接了一位阿姨,也是炼法轮功的。好,阿姨你坐好,阿姨我一定拉你脱离虎口。”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救我脱离虎口,谢谢师父!

我让司机快上小路走,不能走我来的老路,直觉告诉我警察会沿着那条路找我。果然不错:我的住所,我的每一个孩子家都住了一个警察,等我到天亮。小孙女吓得直哭。我决定到妹妹家去,司机说,那地方远,没去过,要的钱也多,200元才行。我说,警察要我带200元,这正好给你。

一路畅通无阻,三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地方,司机停下车来问地址,一会回来告诉我说,车正好停在你妹妹的校门口。把门卫叫醒后,找到了妹妹家。深更半夜,吓得妹妹俩口子好大一会才开门让我们進去。我就给她告知来意后,妹妹说学校刚贴了一副标语:不让法轮功(弟子)進校园,没想到法轮功(弟子)真来了。

为了让孩子们不要挂念我,我写了一纸条,托司机带回去,司机说他认识我儿子,这正好我也放心了。妹妹一家三口只有两个卧室,我一来正好她女儿住校自习,这样我就有地方睡觉了。学校环境很好,我每天可以学法炼功,因为这么好的功法,我想传给亲朋好友,给妹妹早就请了《转法轮》和《洪吟》。

妹妹画的佛像笑了

妹妹从小爱画画,人物画是她的特长。一天,她拿出一张佛像画,顺着电冰箱展开给我看,并说,这佛像原来我看到象哭,姐姐你来了,现在我看到佛像在笑了。我并不在意她说的话,当时余惊未散,心里光想着让妹妹把我转移到别处去,免得警察找到这而连累她。

写到这,我哭了,我突然此时此刻才悟,妹妹画的佛像为什么以前哭。原来是这样,我去了之后,要学法,要妹妹把《转法轮》找出来。我亲眼看见妹妹从床底下拖出一个装着各种书的箱子,从里面找到了《转法轮》。

我看到《转法轮》的封面折叠着,已经受损无法抚平。后来,我把这本《转法轮》带在身边,从二零零一年到现在,我一直每天在看这本《转法轮》,都没有想起妹妹说的佛像哭和笑的事,那是因为只有我才能重新珍惜这本天书《转法轮》。可见我修炼这么多年,悟性如此之差,在此叩拜师父。

二十年来的修炼历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让我亲眼见证了大法的伟大,师父的佛恩浩荡。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创世主才是人的希望〉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