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确有回天力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日,早八点,我骑电瓶车去同修家,在一个十字路口,被一辆奥迪车撞了,司机下车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我不会讹你的,你把我送回家吧。因为当时腰部疼痛难忍,行动不便。司机马上给120、交警打电话报警,又问我儿子的电话。我说:你不用给我儿子打电话,我今年六十九岁,儿孙满堂,他们虽然知道大法好,可是他们不炼法轮功,他们看见我被撞成这样,不会放过你的。我就给他讲真相,帮他做了三退,我对他说:我今早做了一个梦,梦见一辆黑色轿车陷進泥潭沼泽之中,只剩下一个黑色车顶露在上面,我当时的身体很高大,泥潭很深,可刚到我的脚面,我一伸手,把轿车抄了上来。

他听到后激动的说:“谢谢您!”我说:“你不用谢我,是我师父叫我来救你的,你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就得救了,你要谢就谢李洪志大师吧。”他更加激动的说:“谢谢李洪志大师!谢谢李洪志大师!”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报警五、六次,都没有音信,司机破口大骂。我想,这旧势力太坏了,它在挡着,不让这些人听真相。我对司机说:你找一个人,把我的车骑回去,你送我回家,这回司机同意了。到家门口,我又给骑车人讲真相,并做了三退。骑车人说:您的车摔坏了,前后闸都不灵了。这时司机拿出一千元钱让我修车,我不要,给五百元,我还是不要。这时司机急了,把五百元钱塞到我的兜里说:我就不送您上楼了,您儿子在家可能就麻烦了。他们开车跑了。第二天,我就把钱给了资料点,用在救人上吧。

到家后,每隔一个多小时便一次血水,七、八天后才停;八天后,才大便,便出来的也是脓、血、肠粘膜之类的东西;大胯两侧的肌肉、韧带被撕开,疼痛难忍;腰椎骨被撞断或错位(没有去医院照片子,不敢断定),可是我清楚的知道,只要我的身体一动,哪怕手脚有一点大的动作,这一节腰椎骨就象被拉开错位一样,刀剜似的疼痛,其它骨节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我的大孙子、大孙女都是大学生,他们说:您得相信科学,照个片子,检查检查,伤没伤着筋骨,尽快治疗,以免造成终身残废。我的亲家是医生,也说:看您外表没有外伤,如果有内伤,或者内出血,就很危险,还是去医院做一次全面检查为好。我的大儿子说:肇事司机您就这样放他走了,也不记他的车牌号,也不要他的身份证,您可真是,最起码去医院检查一下总是合情合理的吧。一个内侄说:这个肇事司机可真遇上好人了,不愧您是炼法轮功的,有这么大胸怀,要是一般的人,快七十岁了,讹他十万、八万块钱,绝不算多。

我对他们说:你们劝我去医院检查、治疗,是为了我好,我谢谢你们。可我真正相信佛法。几年前,我在一次车祸中,肩胛骨被撞断三节,后背扇骨被撞断,支起老高,左前胸骨也被撞断,肿起老高,成黑紫色,挤压心肺,呼吸都感到疼痛难忍。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坚持学法、炼功,七天我就能开车上马路了。如果我去医院,七天还没拆线呢,你说谁更科学吧?所以我说,现在的科学并不科学,真正的科学,更高的科学是佛法。为什么世界上许多有名的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牛顿等,最后走入宗教,就是他们悟到了这层理。当时我宴请来看我的人(我儿媳妇的几个同事),向她们讲真相,她们无不赞美大法的神奇。

我说:这次也是一样,如果我去医院,大家知道,现在的医院,就是赚钱,没有病,也要给你检查出病来,我被撞成这样,它能放过吗,各种進口仪器、设备,全面检查,住院、做手术、吃药、打针、输液、陪床护理,全套齐上。现在正是过年期间,谁家没有点事,你们几家为了我来回跑医院,担惊受怕,能过好这个年吗?肇事司机是山西人,往北京来回跑,他们全家能过好这个年吗?我本人还要挨上一刀,弄不好把神经弄断,真的造成下肢瘫痪,终身残废了。还要花上几万、十几万的医疗费。作为修炼人,处处为他人着想,我不想给你们找麻烦,也不想给肇事司机增加负担。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一定能好起来。

新年前后,亲朋好友,晚辈们,他们有知道的,都来问候,不知道的,也来拜年,我都一一的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知道大法好。腊月二十七这天下午,有四位同修来我家学法,帮我发正念,突然来了两个警察,以新年看看为由来敲门,我把他们让進另一房间,给他们讲我被车撞的经过,听后,他们都感到震惊,流露出对大法弟子佩服和内疚目光,并说:我们要是知道您出车祸,我们应该拿些礼物来看您。我说:谢谢,希望你们把我说的经过,你们做的录音、录像,给你们领导放一放,让他们明白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要迫害大法。他们微笑着走了。

过几天,我又给派出所所长讲这次车祸的经过,所长听后说:现在的人没事还碰瓷呢(方言,意思是故意撞车,讹人钱),肇事司机遇上您这样的好人,回家烧高香去吧。我借机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善恶有报,共产党卸磨杀驴,为自己留后路,并给他举了几个例子。他说: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谢谢您。我们非常祥和的交谈了四十分钟,最后我邀请他吃饭,他说:我应该请您。我们握手告别。

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在修炼中有漏,有师尊管,有大法归正,你旧势力不配参与。我要学法,我要炼功。从第二天开始学法、炼功,听师尊讲法,从第四天开始两天学一遍《转法轮》,忍着剧痛,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虽然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动作达不到标准位置,(下蹲、弯腰)可是我的心是到位的。炼第二套功法、第五套功法时,时间较长,剧痛上来,有时甚至要昏厥过去,我咬紧牙关,决不喊“哎呀、妈呀”的,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尊好”;背“苦其心志”[1];背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不停的念,念着念着,就感觉轻松了,是师尊为弟子承受了剧痛。

大年三十,一位同修来看我,说:你一天要炼两遍功。我心里说:炼一遍,我还疼的大汗淋淋呢,炼两遍得多疼呀。初一学法时,我突然悟到,这是师尊借用同修的嘴,在点化我,因为炼功是改变本体的最好办法,吃苦才能消业。

从初二开始,我就每天炼两遍功,这一炼非同小可,我的身体突飞猛進的改变着,真是一天一样,年前,去卫生间要拄棍,或扶墙扶框,年后,行走自如了。

更加神奇的是初六这天,我能一口气爬上五楼去同修家学法了。而且是一步一个台阶走上去的。大法太神奇了,大法确有回天力。谢谢师父。

这段时间,同修对我的帮助很大,大家帮助我发正念,和我一起学法,在法理上切磋,向内找,使我增强了正念,顺利闯关,在此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