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向内找 同修间隔消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多岁了,没有多高的文化,现在以加工喜庆饽饽为生。一九九七年,我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中修炼。修炼后,曾经折磨我的一身病,如:神经性头痛、腰疼、胃溃疡、脚后跟痛、神经衰弱等在不知不觉中全都不治而愈。随着不断学法的深入,大法使我变成了一个心胸宽广,能时时为他人着想的人。

在二十多年的大法修炼中,摔摔打打的能走到今天,我深深的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与无处不在的保护及点悟。在此向师尊汇报一下我在前段时间修炼过程中遇事向内找和同修消除间隔的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今年上半年的一天,一位同修领着她村的一个人来我店看喜饽饽,想预定一套给孩子结婚用。她们问我做一套喜饽饽的价钱,我说:刚做完一套,价钱是八百元。那个人说少做四个饽饽,便宜点吧。因为是同修领来的,我就直接给她降到了七百二十元一套。谁知同修又说:再便宜点,就降到六百八十元吧。我说:那是最低档次的,还不另外做立体花样,而是用笔往上画花。同修又说:你得做最好的那套,还得要最低的价钱。其实这时,我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已经不满意同修的做法了。心想:你这是领着人来看饽饽呢?还是帮她来砍价呢?!我说不能再低了,要不你们到别的店去看看吧(指教我做喜饽饽的那个同修的店),她比我做的好,你们到她那儿做吧。同修说:不去,因为她家有学徒的。她的意思是怕学徒的给做不好,非得让我给她做,还得省钱,还得做最好的,说是让她村的人都看看。同修还对她领来的那个人说:她这几年挣的钱,都投入在这个店上了。她是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没有老头子(丈夫)等等。又对我说:你把凤凰的脖子做的太粗了,不好看;仙女头上的花儿太大了;小百岁下面沾色了,你得喷好一个小百岁就换一张纸,要不然人家看不上,会嫌弃等等。我心里愤愤的想:你这是来看饽饽吗?你说这些话干什么?有什么意思呢?!我强忍着心里的不痛快,虽没表现出来,心里就是不想给她们做了,只是想往外推就说:你们还是到别处去看看吧。同修说:不到别处看了,就在这儿做了,价格七百二十元,并让那人预交了五十元定金。可是第二天下午同修又打来电话说不让我做饽饽了。我想:不做正好,我还不愿给她做呢。傍晚我把钱给她们送过去了。

师父讲法中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刚進同修家,同修就说俺村最近有好几家要结婚的,我领她上你那儿去是想给你拉买卖,让你给她便宜点,饽饽拿回去叫别人都看看,她们都知道做的这么好,就都会去你那儿做了。还说这个人到城里去看了,也到别的地方去看了好几家做的饽饽,都不如意。人家也太要好了,并且说她家又怎么怎么有钱、又有几处楼、几辆车等等。又说你把凤凰的脖子做的粗了,仙女头上的花儿也大了,给饽饽上色时,饽饽下面垫的纸你得勤换,不要弄的饽饽下面也有色。还说我给你指出这些,你不要有意见。因当时我的心已经不纯了,又带着急躁情绪,也没在法上看问题所在,就对同修说:你指出这些不足我没意见。就是你不该当着你村的人说我没有老头子(丈夫),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时同修的情绪也有些激动,她说领她上你那儿去做饽饽,一方面给你打广告,还给你拉来了活。不过你放心,从今以后,我永远永远不再提你的字了。同修的一席话点醒了我,我说:不对呀,我们不该这样,旧势力想给我们制造间隔,那不是师父要的,坚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全盘否定它 ,我们不能上它的当,只走师尊安排的修炼路。

回家后我又静下心来反思和同修之间发生的这件事。师父说:“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2]“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2]

通过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是爱面子和求名的心太重,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就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和丈夫离婚的事。(因为中共恶党发起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丈夫因害怕被牵连而和我离婚),而且我还编了一套说辞,当别人问起时,我就说丈夫没空来帮我(按师父大法的要求我这是没做到“真”)。还有这大半年来,都是别人夸我的饽饽做的好,从中我也起了欢喜心,其实我知道我能有这样的灵感,都是师父大法给我开智开慧的,我不但不知道感谢师尊,还起了贪天之功的心和利益心,认为自己饽饽做的好,就应该多赚钱,而不是证实大法的超常。同修跟我砍价和说那些刺耳的话时,我从中又起了怨恨心和争斗心,其实根本原因就是妒嫉心引起的,还有自满的心、显示心,爱听好话不让人说的心等等。我想我这还是修炼人吗?天天在学法却不实修,不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我这是怎么修的?同修给我拉活那是为我好啊,我不但不知感谢人家还和人家顶撞起来。再说同修提意见,这不都是好事嘛!这不是在帮自己提高吗?从另一方面讲这是师父利用同修的嘴点化我,暴露我的人心和执著,从中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也好提高上来啊。我修了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的人心和执著这怎么行啊?!师父这是心急啊,借同修的嘴点醒我。对照师父的讲法我心里很是惭愧,真的是愧对师尊二十多年来的慈悲救度啊!

当找到这些人心与执著后,我发自内心的要放弃它们,因为它们不是真正的我,是为私的;我是师父真、善、忍大法造就的生命,要听师父的话,做一个真正信师信法的为他的生命!于是我又去找到同修跟她道歉,诚心的跟她连说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同修看着我,瞬间破涕为笑,邪恶妄图制造间隔我们的伎俩就这样消除了,因为我们有师父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

谢谢师尊慈悲救度与苦心安排!谢谢同修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