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纠正不正确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借助明慧网平台,把我几次闯过关难的事例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这几次都是突然出现的状态,亲人们当时都害怕了,因我的父母都是糖尿病患者,这几次也是糖尿病的假相,他们怕我也是,说让我去看病,父亲拿着血糖仪要给我测量,都被我一一的拒绝了。我如果有不好的念头就排除掉,最后达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什么都不怕。我想遇到什么事,就看能不能放下生死,只要能放下生死,就能闯过任何关难!

(一)

二零一七年我在饭店工作,有一天不到中午,就感觉特别渴,喝水喝了一次又一次,就感觉肚子都满满的了还渴,到了下午感觉眼睛大了,到镜子跟前一照,真的,脸都瘦了下来。

第二天上班后,同事说:你咋瘦了呢?我说:我也不知道就是瘦了。原本一百四十五斤的身体一下瘦了二十来斤,走道都感觉轻飘飘的了。谁看到我第一句都是问我:你咋瘦了呢?我的回答就是瘦就瘦呗!当时也不知怎样回答,我也不想听到谁问我这句话,怕别人说我有病。有的亲朋好友看到我就说:你瘦这样,查查去吧!

有一天遇到一位同修,我看到她也瘦了,就随口问了一句,你咋瘦了呢?问完自己感觉不对,我本身也瘦了还问别人,随后就把话题转别处了,内心想到:这就要修口了,以后不管遇到任何人出现任何变化,好看、胖瘦的都不要看表面随便就问,做到修口。从那时起,我看到谁胖瘦的就象没看到一样。

我自己也感觉不可思议!怎么能一下就瘦了呢?都是一点点瘦,不可能一下子就瘦了呀!谁都不相信一天就能瘦那样。整个人从头到脚都瘦了下来,以前穿的鞋都大了,到现在体重一百一十多斤。

但是瘦了之后,我浮肿了十来年一按一个坑的两个小腿却好了,也就是有好事跟着。但开始看到逐渐还往下瘦的自己,也有些害怕,心想:如果瘦到皮包骨怎么办呢?那形像能是大法弟子该有的状态吗?不能。

然后向内找。以前和别人唠嗑谈到胖瘦时,自己总是有意无意的说:我要减肥,少吃饭等话,但日后该咋吃还咋吃,这不就是在说假话吗?不修口。邪恶的迫害就是你想瘦就让你瘦,看你咋办!我主意识强起来,心念归正,胖瘦都有师父安排,有执著也不允许邪恶用这种形式来干扰迫害我。不是师父给的我就不承认。

有一天我大姑姐来我家看我时说:你咋又瘦了呢?我当时就在镜子旁边,回头看了一下镜子中的我,还真是又感觉瘦了,脸色也不好看。

等到大姑姐走了之后,自己思想中返出一念,是否与几年前妈妈的事有关呢?我母亲去世十来年了,去世前也是修炼过大法,在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人心多了也就被病魔迫害得了糖尿病综合症,瘫痪在炕上三年,有一天,不知轻重的我看到母亲难受的样子,真的感觉“慈悲心”出来了,在母亲家的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如果我能替母亲承担点,请师父安排吧!”好象我的腿浮肿也是说那话之后发生的。之后和哥哥交流中也带出自己的显示心了,认为我做到了。这是多大的漏啊!这次在头脑中返出这一念,是不是与这句话有关呢?然后,我来到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如果弟子的瘦与这句话有关,那弟子收回那句话,弟子错了,请师父原谅弟子的无知,我不给任何人承担任何事,我的一切都由师父安排!”第一次说时感觉头脑不是那么清楚,主意识不清,还有点做错了不好说出口的感觉。随后把主意识调整一下,错了就真心认错,不能敷衍了事的。然后在师父法像前把那句话又从新说了一遍。说完后,我不自觉的看了一下面部,就感觉脸面变的有点肉了,内心也觉的轻松了。

(二)

这次也发生在二零一七年,有一天中午,忽然感觉肚子疼,逐渐的就疼的直不起腰来了,就得躺着,疼起来直冒汗。到了下午又冷的够呛,躺在床上插着电褥子,身上盖个小棉被还冷的身体勾勾着直打哆嗦。想起来取大棉被自己还起不来,因当时家里没人,闺女和丈夫抱着我外孙女出去玩了。冷的有半个多小时,不知啥时睡着了。等家人回来后和他们说了我冷的都那样,闺女说:“唉,我可真不孝啊!你病着我还出去蹓跶。”我说我也不是病。

到了第二天,我靠在沙发上和闺女说:“我肚子里象有气似的疼。”闺女说:“那如果能排出点气就能好了”。我当时听了一惊,排气?那不就是有气吗?与生气有关呗!立即向内找,找到前几天与丈夫发生点小摩擦,没忍住我生气了,当时没改变自己。悟到后心想:以后不管遇到啥事必须守住心性,不管丈夫对错都忍住。当时就觉的肚子气没了,也就不那么疼了。然后跟女儿说:“闺女,妈找到错在哪了,肚子好了。”就把生气的事说了一遍,闺女说:“妈你哪做错了自己能找到了挺好。”

就这样学法、发正念,加强信师信法的心,三天后一切都好了。

(三)

有一天早上起来炼功,刚炼不大一会就感觉要吐,跑到卫生间吐了几口,最后吐的都是胆汁了。然后身子也没力气了,躺在床上,起来就要吐,左半边头也疼。也吃不下饭,吃饭就吐。第一天头疼的还能坚持,到了第二天就剜着疼,左眼睛也模模糊糊的,看东西就感觉受不了,觉也睡不着,头疼的主意识弱一点就想用手捶一下或往墙上撞一下的心。但主意识尽量控制着,把疼的物质与自己分离了的感觉。躺着、坐着都不行,真的难以承受了。

我躺着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呀,弟子真的不想承受了,也不允许邪恶用这种形式迫害我,请师父帮帮弟子吧!弟子真的受不了了。在脑中随后就返出一念来,躺着求师父是对师父的不敬啊!随着一念过后就猛的起来了,不顾疼痛走到师父法像前,上完香又把那句话跟师父说了一遍,然后又回到沙发上躺下了。

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头就不那么疼了,只有稍稍那么一点疼的感觉,躺那儿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后,又开始疼了,但能挺住了,我以前从没有这样求过师父,也知道不求也都是师父在帮的,这是头一次这样求师父的,在心里对师父感激,悟到:师父帮了自己,让我舒服的睡了一觉,再疼就有自己要承受的东西和要找的执着了,也更加增强了闯过关难的信心了。

有一天,同修来我家看到我这样,说帮我发正念,当时内心想:我也坐不住啊!就有不愿发的意思。我自己一个人时都是坐一会坐不住就躺着发正念,但一想同修为了帮我,碍于面子也得发呀!刚坐下结印腰就疼,有坐不住的感觉,但有同修在帮我发正念也不能躺下啊!随后发出一念,疼的不是我,并把身体挺的更直了,然后疼的感觉就没了,也就能坐住了,正念也强了。

当时内心真的感激同修的出现,加持我正念,能帮我从人的框框中走出来。从那开始,我就是坚定信师信法的心,我的一切就交给师父了。

三天后,自己挺着下楼出去走,迷糊就站一会,看不清就揉揉眼睛,内心发着正念。不正确的状态就不是我要的,也不是师父给的,我就不承认,一切好的状态才是师父给的。就这样逐渐的否定迫害、向内找,一切就都好了。

在这里我由衷的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保护!谢谢同修们的帮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