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 我去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生在农村,家里孩子多,爸爸是木工,还是个阴阳先生,整天在外面跑,没事时也找理由不回家,所以家里的重担都落在我妈一个人身上。我妈压力大,有气就撒在孩子身上,对我们不是打就是骂,孩子有病了也不当回事。我们姐几个没念几年书,就干活了。那时我觉的活着真是无聊,一心想离开这个家。十七岁时,我去了黑龙江舅舅家。我二十多岁就结婚了。婚后三个弟弟也来了。爸妈离的远,他们也不听话,一有事就找我,我压力也大,得了抑郁症。

我地炼法轮功的人特别多,丈夫为了让我找个乐趣,天天劝我去炼功点炼功,我邻居家正好就是个炼功点,就这样我得了大法。

当时虽然按时去学法点,但是对大法的认识还是很低,以为就是祛病健身的功法,每天学法就象完成任务似的,也不懂得修心性。后来开大型法会,因我市炼功人特别多,票又少,就让我们刚得法的新学员去了,这样我有幸参加过四、五次大型法会,法会人多时两千多人,少则几百人。参加交流的同修,有跟过师父班的,有重病晚期炼功后重获新生的,还有不识字的老人,在梦中师父教认字后醒来就会读书的,还有小孩开天目的。交流时,有的同修哭着讲述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感人故事。听完以后我才认识到,大法这么博大精深啊!我一定要精進实修。

一九九九年三月份的一天,我下班正要去对面街坐公交车,刚走到马路中间时,开过来一辆中巴车,接着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时,是在医院,但我脑子一片空白,朦胧中只听有人说:“醒了,快问家里电话,不然再过去了就找不到她家人了。”当时我没记忆了,奇怪的是却能记起电话号码。他们打了没人接,又问我还有亲人吗?我又告诉了我婆婆家的电话号码。我头疼的厉害,七窍流血,听见一个女人说:快给她擦擦,不然家人来了看见了受不了。

当时是六点多,我晕了三个多小时。七点多吧,我的两个弟弟、同事、小叔子和妯娌都到了,丈夫和婆婆后到的。大家心里很急,因为交警说人够呛了,来晚了就见不到活的了。

我的头还是痛的厉害,还总是吐,但我心里一点没怕,心想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一定没事。这时我要去卫生间,两个女的走过来扶我,她们很怕,原来是她们姐妹俩包的车、雇的司机,司机已经被扣押起来了。我安慰她俩不要怕,说:我没事。我妯娌当时气的骂我:炼功炼傻了,人都啥样了,还说没事。那姐俩说:不然私了吧,给钱。我和丈夫、还有弟弟都说:我们不要钱,人没事就好,真要有事给钱有啥用。

医院各种检查都做了,我什么事也没有。就后脑勺一个大包,很软,和豆腐似的。他们不放心,第二天又检查一遍,还是没问题,一切正常。我们就办理出院回家了。

大弟去交警那给我取东西,交警问他是我什么人,是不是人不行了,弟弟说人没事,已经出院了。交警特别惊讶,说当时他正在执勤,整个过程都看的很清楚,说把人撞飞后落在挡风玻璃上,又掉到地上,是后脑勺重重的摔在地上啊。他看的特别清楚,挡风玻璃都被砸碎了。交警震惊的说:真是太神奇了。

出院时,我丈夫去打车,司机问往太平间拉吗?说出事时他正好经过,说我当时穿的是什么衣服,头上的卡子在后脑勺都被压坏了,当时就七窍流血了。丈夫说:没事了,这是接她出院的。司机说真是太神了!旁边的人问对方给了多少钱?丈夫说:我们没要钱,可是人家实在过意不去,硬要给我们两千元。看热闹的人都说:撞那样最少也得几万。你没顶事的人?还是有信仰的?丈夫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大家说:难怪啊,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好啊。

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不是因为修炼了大法,这次命肯定是没了。

救人

二零一四年秋,我和朋友找了一个伺候病号的活。这是甘肃来的一家四口人,儿子和儿媳是卖楼的。大爷七十八岁,大姨七十岁。大姨肾坏了,他们那里的医院和北京的大医院都治不了,只好回家了。大姨躺在床上,也不说话,浑身肿的不象样子,起来、躺下都需要人扶。我俩换班伺候才两天,朋友嫌太累,受不了就不干了。大姨不能吃干的,只能喝汤,吃饭时我就把汤一口口的喂给她。老太太也怕死,问我怎么办她的病才能好。我说:只有炼法轮功你的病才能好。这得靠你自己。她为了求生,当时就答应了。我本来也不打算干了,但为了救她,我留下来了。

第二天,我给她拿真相单页看,再后来就给她看宝书《转法轮》。但她都是偷着看。大爷是退休的文化厅厅长,很固执,对大法不理解。一次大爷看见师父的经文后,就对他儿子儿媳妇说,我伺候的很好,卫生也打扫的很干净,什么都好,就是炼法轮功。他儿子当时就对我急了,说他爸妈都是干部,他也是当兵出身的,在他家不能炼。我给他们讲真相也不听。大姨说信仰也不耽误干活。他爷俩都不让我炼,我说不让炼我就回家了。他儿子开车送我时,我给他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还有炼功人为什么不吃药。我以前身体很不好,炼功十多年没吃药身体很好。他听明白了说:姐,我要是找不到合适的人你还能来吗?我说我师父就是要我们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两天后,大姨的儿子打电话让我去,说他母亲离不开我。我说要我去就一个条件,不能不让我学法炼功。他爷俩都说行、行。这次去了后,我干完活就给大姨念大法书,让她坐着炼功。

一天晚上,大姨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一个声音告诉她,早上自己起来。到早上她就对我说:别扶我,我能起来。说完自己就起来了。她儿子儿媳回来后得知此事都觉的太神奇了。从那以后她家人开始支持我陪老太太学法炼功了。

随着学法炼功,老太太的肿消了,能拄着拐自己上卫生间。她家人也都做了三退。她的大儿子是大学老师,过年回来时看到母亲这么大的变化,明白真相后也三退了。现在老太太的身体越来越好,也能出门了,在小区大门口坐着晒太阳,小区的人都过来看,因为之前她的寿衣都准备好了,邻居们都知道,问她怎么好这么快,她笑着跟大家说:多谢大法师父,我就是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的。

四个月后我回家了。再去看她时,她都能自己擀面条了,大爷每天拉着她去菜市场买菜。我告诉她:要继续学法炼功,要感谢师父在死亡线上把你拽回来了。她说:好,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