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善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修炼大法前,我把自己所有的时间、精力和积蓄全部奉献给我的家人,上对长辈尽孝,下对孩子,对亲朋,大小事我都大包大揽、精心安排、打点,所以性格也比较强势、自我。修炼大法初期,修的不精進,但知道要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更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家人,学着宽容、忍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发起了对法轮大法、及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使中国人彻底失去衡量好坏的标准,破坏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黄、赌、毒遍地,使社会道德崩溃。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也遭遇了丈夫出轨的尴尬,这对我真是很大的打击,因自己全身心的奉献,换来的却是伤害,我愤愤不平、委屈、怨恨、争斗,感到很苦很累。

一、向内找,修出对家人的善

这个变故使我真正明白了人所追求的一切到头来都是一场空,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的真谛,就此我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按师尊要求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说的容易,做起来难,这一场家庭魔难,我修了近十年。

首先,我强制自己不再了解丈夫的行踪,尽量的不再与他争吵。公婆年岁已高,我不忍心让他们为晚辈操心,在他们面前我从未提及此事。直到有一天婆婆指责我怀疑她儿子,心胸狭窄、小心眼,我才当着丈夫的面把我和丈夫的事一五一十向公婆全盘托出。至此,明白真相的公婆夸我这个儿媳的心是金子做的。直到今天公婆都很支持我修炼大法,他们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

有一天公公晨练时不幸摔了一跤,造成坐骨压缩性骨折,开始疼的龇牙咧嘴,当他念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几乎没再感到疼。在卧床期间,我让他把真相光盘几乎全看了一遍。八十岁高龄的他二十多天就可以下床走动自如,在电话里他感恩的告诉我说,是圣人救了他!

在法中我明白了万事皆有因缘,不论何时欠下的业债,都得还。向内找发现在家庭中我的全力以赴,取代了丈夫对长辈应尽的孝道和对家庭应尽的义务责任,使他在每日的悠闲自在中安逸思淫欲,加上在党文化中形成的自我和强制的处事方式也使家人难以接受。另外早期旧势力强加在我思想中:“修炼人家庭成员也很孤苦”这个不正的念头,没有否定、解体,而放纵了他的欲望。再加上不修炼的家人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下担惊受怕,确实吃了不少苦。

中华传统文化中,维系夫妻关系的是互相尊重和相敬如宾。养生和长寿的秘诀也是戒欲,尤其人到中年以后要清心寡欲。现在大陆大街小巷开满了性商品自动售货商店,这是邪党用刺激人无度纵欲的方式、使人的身体垮掉、在慢性自杀中毁灭众生。师父讲:“整个宇宙都在被淘汰中、都在败坏中,你们能顶着这样的逆流而上!在当今的社会中,一个人能有一点正念,这个人就已经了不起了!”[2]

我明白了,在思想中对丈夫不正的行为放纵是对众生不负责任,不是真的为他好,是害了他,是魔性的表现。

每当家人能正面认识问题时,我就会生出欢喜心,可是很快他们就会给我制造出很多魔难。师父讲:“面对高兴事,你不是用修炼的想这个问题,你只是象常人的一种高兴,就会变成你的魔难”[2]。

我还发现,我一直想修好自己让家人认可大法、善待大法的一颗心不纯,有想让家人在法中得到好处的心。证实自我,认可我修大法修的好的心。找到这些肮脏的心,我感到很羞愧。师父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大法赋予了我一切,而不是我有什么能耐,有什么好显摆的。

学习师尊的经文,我还悟到:旧势力为了达到毁众生,毁大法弟子的目地,对大法弟子進行破坏性的检验。带着人心有为的去向内找,在常人的认可中修。加之对修炼的严肃性没有足够认识,没及时认清旧势力的险恶用心,而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对家人的情又阻碍我本性的一面正法,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操控丈夫更加变坏,加大我的魔难。

小外孙出生后,我出钱给孩子请了保姆,并注重给他们母子调节营养,但是女婿还想让我帮着照看孩子,因我没答应而不满意。亲家母退休前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岗位上呆过、对邪党很恐惧。父亲离世后,为了不让亲情因为利益被撕裂,我放弃了我名下的所有遗产,但仍没平息他们的争斗。

旧势力也在同修之间制造间隔。在向内找的同时,解释也未能化解,让我感到莫名委屈。终于在一次交流时,面对同修的慈悲指正,我大发脾气,暴露了那颗争强好胜、不让人说的心。过后我很沮丧、很后悔,很长一段时间消极,觉的自己怎么修的这么差。

突然有一天小姑子说:“你对我哥这么好,他这样待你,多少个离也离了,大法真好,我认可了。”

早期在一起学法的一个学员,因旧势力间隔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也突然告诉我的家人转告我:“你是个好人。”还有一个朋友在我们小区门口告诉服装店老板说:“这院的那个大姐(指我)真好!”

我明白是师尊看我消极,在鼓励我精進。唉!差点上了旧势力的当。师父说:“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4]“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么这个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继续提高他的心性。”[3]

一切都是假相,修炼人所遇到的所有事都是好事,都是对大法弟子的考验,为大法弟子提高心性所用的,放下一切执着,在法中真修实修、做好三件事才是弟子应该做的。打坐中师尊打入我脑中四个字:坚毅、坚定。感恩师尊慈悲,让弟子找回真我。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发表后,我更看清了邪恶的本质,我加大力度清除解体在灵魂深处被强加的“恨”的生命。再次打开《九评》、《解体党文化》听了一遍,

从法理上我明白:我的家人都和大法有缘,他们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他们也都明白大法的基本真相,做了三退。因为邪党破坏了中华神传文化,邪党官员自上而下败坏着人伦,在这个大染缸中,使丈夫迷失了自我而造了业,其实他们也很可怜。

在写交流稿的同时,回顾自己的修炼路程,抱着对师尊虔诚、对大法负责的心认真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用法来衡量,对的坚持,不正的在法中归正,修去负面思维,正念面对家人所出现的一切问题。当我能完全为他的体谅众生的苦与难,生出慈悲心时,已经就在解体邪恶,我感觉天清体透。随后家人也有了很大的转变。同时我每天增加一个发正念的内容:全盘否定旧势力让众生变坏,利用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从而毁众生的邪恶安排。我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只归师尊管,其它的都不要都不承认,也不配!

感恩师尊慈悲,教我修出纯善。

二、修出善念,救警察及世人

我诉江后,一天上午,派出所一副所长和警察及街道办开始上门骚扰,在我给他们讲真相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对大法的真相一无所知,自己在违法办案一无所知。我当时感觉共产邪党太恶毒,把警察当成一件工具欺骗操控他们对大法犯罪,以达到毁众生的目地。

当天下午,我在家学法,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我从窗户往楼下一看,一辆警车停在我家单元门口。我当时警觉,知道警察想绑架我。我立即立掌发正念,感到在师尊的加持下自己的身体象一个大火球。两分钟后,门外静悄悄的没有了动静。不一会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派出所的电话,没理他,继续学法,学完法我给那个副所长回电话,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我们领导想见你。”我提高了声音说:“薄、周、李、徐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你也看到了,你们今天仍在追随他们,执行他们的迫害政策并参与迫害,后果可想而知,我想你们不傻吧!为自己,为家人着想,听我一声劝,不要再助纣为虐,选择幸福平安才是明智之举!”并继续给他讲真相。尽管我言辞严厉,我想他已感受到我是为他好(在后来发生的事情中他一直在尽力的保护大法弟子)。他又说,是他们领导想见我。我说:“那你就把这个电话录音放给你们领导听听吧,我没有时间去。”

隔了两天,派出所两个副所长带警察和便衣来到我家,开了一辆面包车和一辆警车,居委会的人也来了。把我家和小区的院子塞得满满的。还是要求我跟他们去派出所一趟,我拒绝配合他们对大法弟子犯罪。并说:“如果配合你们就是等于是在害你们。”在师尊的加持下正念解体了这场迫害。

第二天,派出所副所长打来电话说:“你来所里一趟,把这事快点解决了,就结了,你该干啥干啥。”我说:“我不去。”他着急的说:“你别难为我,要不你到街道办来把这事了结了也行。”我仍说不去,但并不坚决。我看出这个副所长明白真相后,在他自己的权限内尽最大努力在保护大法弟子,为此他还受到他的上级的呵斥,指责他办事不力。在欣慰他做出明智选择的同时,一时间,用人心思考问题,觉的真难为他了,去也没什么,反正什么也不签,但旧势力看到了我这个漏。他的上级就安排了一辆面包车,叫片警和另一警察正对着我家小区门口等着我。晚上,我一出门就看见他们,我朝着他们走过去,说:“蹲坑蹲到我家门口来了?”警察笑着抬起自己穿拖鞋的脚说:“你看我穿的是拖鞋。”并央求说:“你别难为我们X所长好不好?”在我和警察说话的同时,另一警察已通知了那个副所长,一会那个副所长也到了。僵持了一会,觉的自己这样让副所长很没面子。我把人的情面当成了善念(当时就是这么个悟性)。到了派出所,一个警察自顾自说自话的做完笔录。这个警察和该副所长说:“不用你签,我俩签字。”他的这句话,象一个炸雷把我震醒,我大喊一声:“你们也不能签!”可是他们象木偶一样签。刹那间自己明白他们签的字就是将来大审判时他们对大法弟子犯罪的证据。师尊慈悲让我们利用诉江来救警察,而我用人心思考问题配合警察,结果害了他们。对旧势力的阴险狡诈和邪党的恶毒,那一刻我有了更深的认识,它们的最终目地就是要毁了大法弟子和众生。

看到警察为了利益和饭碗被邪灵驱使,干了坏事,将面临永远的毁灭,非常悲惨。警察在害自己而不自知,那一刻我觉的他们好可怜而落泪,也很自责,并发出一念:一定要让当地警察明白真相,不再上当受骗,弥补自己的过错。

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师尊看到了我想救警察这颗纯善的心,就为我铺好了路。我在明慧网上精心选择真相期刊,同修在明慧网上看到好的文章也送来供我选择,我还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真相信。资料确定后,我们用特快专递邮寄,因真相资料全,能使收信人尽快的了解真相,让邪恶很害怕。用邪恶的手段阻止快递公司邮寄。

有一天突然发现大街小巷陆续的出现了很多邮筒,我心中明白这是师尊在安排弟子们继续做下去。我们就把资料分别装入两到三个信封,继续做。这期间同修们形成一个整体,制作资料、发信、查阅地址、名册。在同修们的配合下,我们给当地的公安局、派出所邮寄了真相信,基本做到了人手一份,使警察明白了真相,不再盲目進行迫害,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使迫害降低。

我们同时还给街道办、居委会邮寄真相信。他们明白真相后都不再参与迫害。我们还给当地学校、银行、新闻媒体邮寄了真相信。在配合当地、外地营救同修过程中,我们也积极参与邮寄了真相信,收到的效果比较好。

我还动员曾参与转化学员和这次签字的警察做了世人觉醒声明,并做了三退,另一人寄去真相信,声明和三退后,他们的身体都出现了好的状态,使他们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善恶有报的真实不虚。

我深刻的体会到,大法弟子学好法很重要,学好法、法理清晰、遇到问题就会用法来指导去做,大法就能坚定你的正念。信师信法,在师尊安排的修炼路上真修实修什么事都不会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