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几例出现病业假相的同修所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近一年来,我见到了几位出现病业假相的同修,他们有的闯过来了,也有被夺走生命的。修去自身的漏洞,可以减少损失,可以让邪恶没有空子可钻。但大法弟子并不是为了这些而修好自己,我们修正自身是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实修自己,以利于更好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找自己是大法弟子按照师父法中的要求,“遇事向内找”[1],不是为了躲避邪恶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而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法中的实修。

(一)

见到这位同修的时候,同修的精神状态还比较好,挺愿意交流的。交流中得知,这名同修曾经背诵《转法轮》很多遍。我当时比较吃惊,因为在我的观念中,能背诵大法书的同修,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我问同修背了这么多遍法,有哪些感受?同修说,我在走路时,上下楼时,头脑中一段一段的法自己就往外出,出来哪段我就背诵哪段,已经成了常态。我又问同修,当我们遇到触动心性的事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想起来相关的讲法呢?同修想了想,回答说:想不起来!

我又问同修,您这个病业假相大约持续多长时间了?同修回答有半年多了。我想,虽然我与同修不熟悉,但其他同修,应该会来与此同修交流过吧。就问她:同修们来的时候都与您在哪些方面交流的呢?她回答说:有不少同修来过我家与我交流,同修们都挺忙的,不一定哪天几位同修挤出点时间一起到了这里。同修们一般都是先问候我一下,然后第一位同修就开始谈自己修炼的体会,之后第二位同修说说自己的修炼体会,然后下一位同修讲一讲自己对于师尊某些讲法的理解与体会,有的时候几位同修也互相之间交流一些问题。最后同修们关心的嘱咐我多学法,多发正念,多向内找,然后就离开了。

我又问她,您能不能与我说说,同修们来您这里与您交流中,您印象最深的几次,同修们都谈了哪些内容?她想了好久,回答说没记住,都没印象了。我也陷入沉思了好一会。几个月以后,别的同修告诉我,这位同修走了。

我该如何帮助同修?我开始在法中找答案。后来在学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读到这样一节:“那么至于说怎么帮助他,那你们能做的,一个是帮他从法上认识、提高,再一个就是大家在一起发正念,多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救度众生的事,这些事情都能帮助他。”[2]

学完这段法,我好象开了点窍:师父告诉我们的,不就是要帮助同修做好三件事吗?!

回想起这些年来曾经遇到过的几位出现病业假相的同修,被干扰的表现,普遍都是三件事不能都做的好的。或者说干扰好象都是针对做好三件事的各方面条件。病业假相出现时,不少同修表面上都表现为身体好象被按在床上,脑袋被按在枕头上……

再继续思考一下,不光是病业干扰,很多其它的干扰迫害形式,如非法抓捕迫害、经济迫害、家庭环境中的干扰迫害、电子产品及常人电视、游戏迫害等等,无一不是针对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干扰与迫害。那么我就来思考一下,我们是大法弟子,为什么能被迫害得了?

师父说:“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成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3]

我现在对于师尊这段法的理解是:大法弟子必须严肃对待的问题,一方面我们得好好的思考我们自己走的路正不正!怎么看呢?看看是为私的还是为他的,是否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为基点。另一方面,迫害发生中,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思考的问题是怎样的?是否符合大法中的要求!还是被人心与执著所带动的?迫害发生中的任何思想念头都得重视,不可以轻易放过。

(二)

这名同修的病业假相大约持续了八、九天,其中第一个时段大约一天半,隔了半天,第二个时段大约一周多一点。

与此同修交流,感觉同修正念很足,大约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同修的正念,用她自己的话说,没有动摇过。同修说,第三天的时候,立掌发正念时,突然感觉没有正念了,发不出来正念了。就立即停下来,连续静心的学了《转法轮》三讲。再立起掌来,就感觉正念起来了。

还有两天,与另一位来帮忙的同修一起,连续超过四小时以上长时间发正念。其中有一次,同修在发正念中途感觉饿了,就在心里说:“邪恶旧势力你们等着,等我一会吃饱了再回来继续清除你们!”同修说,破除邪恶迫害的过程中,自己几乎在不停的背诵师父的经文《也三言两语》、《正念》等等,是靠背法走过来的。

在与同修交流过程中,我问同修:您觉得身体上出现这个假相,有可能是在哪方面出了问题被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呢?我们又是怎样面对的呢?

同修想了想,回答说,有下面几个方面,发现了自己不符合大法中的要求:

一、近期越来越多的看常人电视剧、看手机上的常人内容。这方面认识到了,立即就停止,彻底清除干扰迫害。

二、怨恨自己的孩子对自己不好,而对岳父岳母很好。知道了这是人情、人心,并在法理中找到了答案,就去克制、抑制这个人心了。

三、在自己的心脏是否有问题这方面,没有在法上认识清楚,不会分清。因为师尊的近期讲法学的少。所以就请同修来切磋,帮助自己。通过与同修在法中的交流,把问题看清楚了,就彻底的否定迫害,学到《各地讲法十一》的相关讲法内容,禁不住流下眼泪。

四、在利益心的作用下,执著多跑车赚钱、积极的去抢单接活。发现后立即放下执着,让心渐渐的趋于顺其自然。

五、修炼中对自己要求的标准太低,同时长期没有学法小组,这两方面都使自身出现的问题不容易及时被发现。发现问题了也不容易尽快的归正调整。时间长了,放纵的状态被邪恶钻了空子。意识到,师父给留下的修炼环境太重要了!

需要详细说说的是,上面第三点中提到的,同修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心脏是否有问题这方面有所困惑呢?

同修说,邪恶旧势力真的是很坏!同修说了几件事:

在二零零一年,同修去北京证实法的时候,面对警察,同修的心脏突然很难受,身体出现了异常状态,并表面上好象借此而走脱。

还有一次,去营救姐姐同修时,被恶警困住,表面上也是心脏出现“问题”,而脱离险境。

还有一次面对面讲真相被非法抓捕,被送看守所体检时,心脏异常假相再次出现,同修当天回家。

结果,三次假相在同修心中形成了一定的观念,对自己心脏是否真的“有问题”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后来才如前文所说,当事同修通过主动与其他同修在法上交流,并学习了相关的一些讲法,才理清了思路,破除了干扰。

同修在说完以上四点后,又语气沉重的说,现在又悟到:其实最麻烦的是因那次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发到国保人员手里,而被非法抓捕。虽然当天就在师尊加持下回家了,但此后出现了很重的怕心、产生了人心观念的阻碍,不再敢出去发放真相资料,不敢面对常人讲真相了。只是在家里制作真相资料。而在此之前,这位同修几乎每天都走出去面对众生讲真相救人,回到家做完了家务,就去制作各种真相资料。因为三件事之一的讲真相在人心的作用下,打了很大的折扣,偏离了法,被邪恶钻了空子。

假相干扰破除几天以后,我再次见到这位同修,我问同修在此中还有些什么体会,同修说:

一、在遇到干扰迫害时,法理清晰很主要。大法是圆容的,我们在很多方面法理都比较清晰时,即使个别方面理不清,也可以在后续学法中、在同修的切磋帮助下,予以理清,破除干扰。而基本法理不清就不太好办了。所以,我们听师父的话,平时的学法入心、学法得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二、坚定的信师信法,会使自己在干扰发生时,保持一个理性、稳定的心态。自己就是在一周多的时间中,表面肉身感觉很难受、而且难受的感觉持续不断。而同修并没有被这些感觉使自己动摇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与正信,几乎是丝毫没有动摇过。所以就没有出现大法弟子在人心的作用下,偶尔退回到常人状态的情况。

三、在某些方面法理不够清晰的情况下,知道请同修帮忙,并能敞开心扉的讲出自己真实的心态与一思一念,使同修有更多的机会帮助自己,使自己有更多的机会得到同修的帮助,乃至师尊的点悟。算是在这方面比较会修吧。

四、在迫害出现的第八天、第九天的时候,同修说自己下了决心:与旧势力拼了,绝不让邪恶旧势力得逞!在此心态下,忍耐力和吃苦能力大幅度提升,得以快速闯出困局。

前段时间,又见到了两位同修,被邪恶以病业围困。令人非常痛心的是,时隔几日,就听到了这两位同修肉身被夺走的消息……

在当时与这两位同修的交流中得知,这两位同修,一位是没有学法小组,一位是学法小组被干扰而停下来两个月左右。两位同修都表示自己在修炼中,很多方面对自己要求的标准比较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不符合法的表现,或是没有及时发现自身被干扰中产生的负面思维;修炼的基点方面,基本还是停留在个人修炼时期的状态;私心较重,众生想的少……

写出这些,不是想告诉同修,我们要注意什么样的状态容易被邪恶旧势力钻空子!个人所悟,那样的想法可能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大法弟子要在法上修,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是为了免于迫害而修,大法弟子不是被邪恶旧势力牵着鼻子走,那成了为旧势力而修,已经就偏离大法了,因为那并不是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修炼中就看我们自己什么地方不符合法了,什么地方比照大法对自己要求的标准低了,什么地方不是正念而是动人心了,什么地方不是依据法中的标准而是被人的观念控制了等等。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独有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之路。

个人所悟,不符合法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