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关押后 坚定正念 坦荡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修炼二十多年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岁。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晚上五点多钟,我从外面回家,刚走到我家楼下,突然被十多个警察围住,不让我上楼,把我的手提包抢走,在不出示任何手续、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把我拉走。这时我第一念想到师父,我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我绝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迫害与考验,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还有很多大法事要做,我什么地方都不去,请师父加持。

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带到一个房间,十多分钟后,又把我推到车上拉走。不一会,车停了,让我下车,我一看,到我家楼下了。他们把我拖到我家门口,让我开门,我不配合。他们多人就把门砸开,闯了進去,一顿乱翻后,把大法书、师父的法像、还有手抄本、周刊、炼功带、录音机连常人用的影碟机全部搜走,抢劫一空,翻的一片狼藉。

翻完后,又把我带回派出所关進审讯室,把我铐在带有脚铐子的铁椅上。坐下来后,我没等他们问我,我就先说话了,我说:我们修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的都是好人,我没做任何违法的事,你们把我绑架到这里,是你们在犯罪,我不会配合你们的,该说的我说,不该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于是我双眼一闭,他们问我什么,我都不回答,就背师父《洪吟二》中的“别哀”,心想:邪恶能迫害我,一定有我自身的原因被它钻了空子,但是我是大法弟子,我归师父管,归大法管,任何邪恶生命都不配对我做什么,我把心一横,我绝不配合邪恶。

于是,我就专心背法,背师父的《论语》,背《洪吟》,背《转法轮》,想起什么,就背什么,反复背。就这样,我感觉全身被巨大能量加持着,充实着,就感觉好象在另一个空间,而不是在派出所,内心非常平静。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感到我很高大,邪恶很渺小,当我看到那几个气势汹汹的警察不但没起怨恨,反而慈悲涌上心头,觉得他们好可怜,他们多是被蒙骗,被利用的,他们也是要被救度的众生。

于是我平和的跟他们说:你们把我绑架到这里,我是无辜的,但我不怨恨你们,因为你们不明真相,也是受害者。我既然来到这里,就是得告诉你们真相,不要再助纣为虐了,贵州的藏字石已把“中国共产党亡”的天机昭示天下,这已经是历史的必然。光明的路是自己选择的,我祝福你们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在我讲这些话的时候,他们谁也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听着,最后那个领导模样的人只让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看着我,其他的都走了。

面对这两个警察,我发出一念,看来他们整个夜间都要和我在一起了,这一定是师父给创造的机会让我救他们俩。于是我对他们说:今天你们俩和我单独在一起,一定是有很大的缘份。我告诉你们,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一部教人向善、启悟人善良本性的高德大法。目前已传播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收到全世界三千多项褒奖、决议支持信函。这部大法已被翻译成三十九种文字,是当今世界上译成最多种外文的中国书。然而嫉妒心极其膨胀的小丑江泽民却容不下日益增多的好人,发动了集世界上邪恶之大全的残酷迫害。由于中共邪党一言堂的宣传与蛊惑,使你们这些本应惩恶扬善保卫人民一方平安的警察对我们这些手无寸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大打出手,疯狂的迫害,真是天理不容。

我说到这里,他们俩都低下了头。我知道他们在大法的感召下,善良的本性在复苏。这时,我叫那个女警察把我的脚镣打开,她就给我打开了。由于我双脚铐了几个小时,脚和腿都肿了。可我还是搬上腿双盘,准备发正念背法。我对他们说:现在很晚了,你们去休息吧,不用管我,我不会给你们找麻烦。

天快亮了,男警察过来说:你怎么不喊我。我说:看你们睡得挺香的,就没喊。他说:我们都知道你们学大法的人都是好人。

到上班时间了,他俩下班了。

中午过来一个警察说:你可以走了。就这样,在师尊慈悲保护下,关了我十七个小时后,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这一次经历让我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保护,让我倍加信师、信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