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中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虽说自己得法修炼二十年了,但一直以来只会在三件事的表面上下功夫,还误以为是在精進实修,直到近阶段才学会在人心上修。

修口与修心

修口,在《转法轮》中师父把它拿出来单讲。我也知道修口的重要,可就是做不好。自己不修口的最大表现就是常常被人或事带动,背后议论同修,过后又后悔,好象这个修口很难做到。

一次在与一个同修交谈中,我讲到了S同修一些不是很好的状态表现,回家后我又后悔得不行。而这次让我特别难过的原因是,与我交谈的同修并不很熟悉S,提到S时我却还要谈论一番。我真的是从内心蔑视、看不上自己,觉的即使作为人,自己也不仗义,对不住S同修。晚上学法时,看到师父说:“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1]。想到自己修了这么多年,那么轻易就被带动,连个罗汉的标准都没达到,真是痛恨又痛悔!

我反思自己,为什么背后议论人的毛病总也改不了?首先就是没听师父的话,不能严肃对待修炼。我发现自己不修口的最大根源其实是对自我的执着。通常背后议论的多是同修的不足,是用法衡量别人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抬高自己、证实自己。

还有,就是一个强大的外求的心,看到别人的不足不会反过来看自己、修自己,是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

再有,就是妒嫉心。有时有同修提到某某修得好的地方,我自觉不自觉的就能说到或想到某某的不足,甚至内心暗自与其比高低。比如对S同修,我就是妒嫉心使然,其实S同修修的很不错,人家一提到S时,我就自然而然的讲了同修的不足,求得一个心理平衡。

还有分别心。在一般的同修面前,我也能注意修口,但在一些我认为法悟的好、修的不错的同修面前,我就会象常人汇报工作一样,在其面前谈点某某的问题,让其了解点情况,断个是非对错……这不是在以人为师吗?这可不是个小问题呀!

还有,在议论别人过程中,我的欢喜心、显示心、虚荣心、抱怨心、党文化的争斗心,甚至色心都掺在其中。我发现,如果不修口,这张嘴会带动多少人心执着呀!我痛下决心:以后再也不背后谈论别人的是非了,有话可以与同修当面交流。

修炼真是神奇。就在我下决心要修口的那一念之后,不自觉中,修口好象变成了一件很容易的事,很自然的我就不再去对别人谈是论非,不是自己刻意的想这样做,而是根本没有那种想说的意愿了。我悟到,是因为自己有愿望、下决心排斥那些不好的东西时,师父就给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的物质。谢谢师父!

学会向内找

有一个阶段,我帮忙下载明慧网上语音版的弟子交流文章给一个老年同修听。一次在那个老同修家换卡(两张录音卡交换,新内容换旧内容)时,L同修正好在旁边,对我讲:“你把这个旧的给我带回去听,下次你有新的我俩再换个卡,好不好?”我同意了,随手就把换下来的卡给了L ,将装了新内容卡的MP3(收音机)放到桌子上。

下次再跟老同修换卡时,同修说:“上次怎么一个新内容都没有啊,都是听过的。”我想怎么会这样,我记得是给换过新内容的呀。

过了段时间,L把手里那张卡给我,我回家用电脑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上次考的新内容。顿时我就气的心血冲头,“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在房间走来走去。以自己对L的了解,知道其会有这样的行为,虽然不是什么大事,我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还好,马上我就想到要学会改变自己了,我强压怒火大声对自己说:“向内找!向内找!向内找!”

我开始找自己:本地同修打过语音电话的号码集中在我这的,我都是把听时间长的、号段好打的先满足自己用,剩下的再给其他同修,表面是觉的自己劝退效果好,不把号码浪费了,其实还是私;还有,有时在家用洗脸盆接水洗手、冲厕所,我都是用丈夫的,而不喜欢用自己的……

说来又是神奇,我随意想了这么两件事,就发现自己刚才的一腔怨气已经化为乌有,变的是心平气和。之后我又找到自己很多为己为私的行为、念头与观念。找来找去的,我明白了,也许这事与L同修根本就没关系,是师父利用这事叫我修炼、让我提高的呀!

以前我是个非常情绪化的人,对于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人和事轻易就被带动的愤愤然,当面、背后对同修的不足指责、埋怨,发泄自己的不满,还以为是对同修负责,弄得与同修矛盾不断。后来学会遇到问题保持沉默,但内心却是在用法去衡量同修,好象与自己没什么事。

就在我真正学会向内找的时候,在同修的人心表现上总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对别人自然而然的就有了更多的理解与宽容,也更能看到的是别人的长处。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有了真正的变化,不再执着自我的认识,缺少了那种总想要去表达自己的欲望,内心变的越来越祥和、安宁、与慈悲。

房屋出租

我有个房子,地理位置较好,我要价也不高,所以出租很容易。但在上个租户走后,房子近二十天还没能租出去,这在以前从没发生过。经济受损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我挂了出租信息,就会有人打电话来询问房子情况或看房,而我又不能随身带电话,也不想因为看房耽误时间,就想尽快把房子租出去。

我就一点点的想:按照法上认识,谁来租住这个房子应该是个定数,来的人与我是有因缘的,也是来结缘得救的,为什么迟迟不来呢?修炼人身边事都与自己的修炼有关,这事与我的修炼有什么关系呢?以前来看房一般只两、三回就有人租下来了,这次来的人是只看不租,主要是嫌房子太热。现在是夏天当然是热呀,我们这是南方,在哪儿都热呀。上个租户为什么在这么热的时候搬走呀?不是偶然的吧?当想到这时,猛然间我就真找到自己的问题了。

我这个房虽然家具电器配置齐全、租金也不高,但这房是在顶层,房子做的也比较简易,到了夏天温度自然就比楼下要高好几度,那么开空调的时间就要长了,对租户来讲就相当于加大了支出。以前的租户从没在夏天来看房,一般就不会去考虑天热这个问题。我与租户签约一般都是最少住一年,不到一年的,毁约的一方要给另一方一个月的租金作为补偿。每次有人来看房时自然我不会去讲夏天房间热的问题,反而隐隐的有个念头:反正我们有合同,夏天热你也不能随便走。

想到这,我才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那个自私、肮脏的恶念,简直与那些坑蒙拐骗卖假货的也差不了多少。我发自内心向师父忏悔:我错了,弟子一定要从根子上挖掉这些不好的东西,做同化大法真善忍的真修弟子。

就在我找到自己问题的第二天,有人就把房子租下来了。我少收了四百元的房租,作为他们天热的两个月的电费补偿。

过了几天,新租户打电话来:“厨房的地上老有水,拖干了第二天又有,是不是洗衣机漏水呀?”我知道洗衣机没问题,应该是从靠厕所的那面墙渗过来的水。因为在他们来前我打扫卫生时,确实看到地上有一大摊水,靠厕所那墙下边有些湿,就想到是不是又渗水了。我告诉租户把洗衣机挪个位置再看看,可能是厕所的问题,我会找人来整修。

其实大约一年前,因为这面墙渗水,我专门找了个泥瓦工师傅翻修过厕所,当时我觉的工钱要高了,不满意。泥瓦工说:“以后有什么事再找我,给便宜算。”

我找出那个泥瓦工的电话号码给他打,结果两个号码都通了,但没人接。放下电话我就知道自己的问题了:利益心使然。在内心留了个上回吃亏了、下次要弥补的想法,把师父讲的“不失不得”的理给忘到脑后去了。

我想,就算是这次给来个便宜算,下回再渗水怎么办?没完没了的。对于救人、对于自身的提高有什么好处呢?又想:现在三界的一切都应为救度众生、为宇宙正法存在,否则就没有意义,就应该让路,就不应让它发生。我对着出租房方向发了一念:让我的佛法神通在另外空间把渗水问题解决了,节约时间多做三件事。就这样想了一会儿后,当时我感觉到房子好象没事了。后来租户真的就没再打电话来讲地上有水的事了。

再说一件事。一天,我的另一个出租房的租户打电话来讲:“这些天下雨,房间在漏水,我用脸盆接着。”当时我一边答应过去看,一边用电话与楼上住户联系。因为漏雨那间房的上面是露天阳台,要看房顶的情况,须穿过楼上住户的房间,结果因当时楼上住户不在本地,没看成。

在与她们电话里约来约去的过程中,我想到:这么麻烦哪,下次找人来修又要约。而且补漏也不是个简单事,房顶是水泥地,用一般的防水涂料可能不长时间还会漏;要是用其它的材料,铺高了会造成楼上阳台积水。干脆我用功能试一试吧。当时我就对着那个房顶发了一念:用神通在微观上把那些粒子连起来,让它不漏。

过了几天,又下了一场雨,我没约楼上住户,直接就去了这个出租房。果然,看到屋顶在离窗户那面墙不远的位置,横跨一条象一根线样的裂缝,曲曲折折从左一直到右。租户讲:“先前不漏的,这回是连续漏了三次了,我才给你打电话。”我说:“今天下雨漏没漏啊?”她一想:“好像今天没有漏呀。”我让她再观察观察,再漏就找人修。以后她没再给我打电话讲漏雨的事。

其实我是关着修的,表面什么能力都没有,但我的确有好几次类似的用意念做事的神奇体验。我悟到:在宇宙正法即将结束的最后时刻,时间真的是太珍贵了!分分秒秒都是师父的巨大承受,都是用来救人的。时间结束了,一切都将结束。这种超常的神奇展现,可能是因为自己基点摆正了,师父帮助解决了那些麻烦;也可能是师父已经给我们开放了部份能力,弟子能自己解决一些问题。我想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是师父在为我们清除障碍,为我们多救人铺路。这是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对众生的慈悲。自己唯有更加精進,抓紧时间多救人,才能不负师恩!

劝三退

有一次我打劝退电话,对方是一个男青年,一直用很没耐心的口气对付我,不相信我的话。我讲了三退大潮和中共的邪恶,讲到天要降大灾难淘汰人,还没说完,他打断我的话:“你怎么知道有大灾难?你怎么知道有大灾难?!”我说:“我是个修炼的人……”他打断我:“修炼,你修炼了多长时间?”“我修炼十几年了。”“修炼十几年了,你说,你有什么本事?你说你有什么本事?!”口气毫无善意。

我一想,我不能说我没本事,那不就证明大法是假的,但我要说我有本事,我也拿不出来给他看。我干脆讲:“本事,我的本事大的很呢,我能上天入地,能把地球攥在手里翻个个儿,我要什么本事有什么本事。但是现在什么都不能让你看,你必须在善恶之间做出选择,走过大灾难,那时你什么都能看得见,你说你退不退?”对方立马就说了:“好,我退。”他是个团员。

一天晚上近十点钟了,我与一个同修电话讲真相后回家,街上已没什么人。我看到一个“摩的”(电动三轮车)停在路边等客。开车的是个中年男子,可能腿脚不方便,他有副拐杖在车上。我走上前去:“师傅,这么晚了,还在等生意呀?”他友好的回答我:“是呀。”“现在钱不好赚吧,钱也不值钱。”“的确不好赚,咋办呢?”我说:“老百姓赚点钱不容易,那些贪官……”他一听立刻变了脸:“你是法轮功吧?走!走!走!”他把脸扭向另一边。我就知道了他是听过真相的,没被讲通。同修在前面几米远的地方等我,见这人这态度,就招呼我走。我看了一眼同修,没说什么,绕过车头,走到那人脸朝向的一边。“走!走!走!”他又把头转回来。我又绕过车头走回来,“走!走!走!”他又把头转过去。

就在我绕着车头走来走去的时候,同修又回到我身边催促我走。我对同修说:“你先回去吧,我来对他讲。”同修就先走了。

我回过头来见那人把脸扭向另一边,心中对这个生命有种说不出的悲悯,我也不转圈了,隔着车子对他讲:“你看现在老百姓多不容易,买个房子全家人要奔一生。那些贪官世界各地买房,那不都是我们老百姓的血汗吗?现在中共高官的财产都在国外,儿子孙子都在国外,都拿着外国护照。为什么?越是高官越是知道共产党干的坏事太多了,不会长久,都在为自己留后路,我们也要为自己留后路呀。真的是上天要惩恶扬善,将有大灾难淘汰中共,能走过灾难的都是好人,上天会给他们福份。坏事是中共做的,本来跟我们没关系。但是我们小时候戴红领巾时都发过誓,要跟它走,把命交给它。你说,大灾难来了我们能跟它走吗?跟它走真的就没命了呀。三退就是要让那个誓言作废,是跟神退,不是跟人退。不要你的任何付出,我就用‘有福’这个名字帮你退,你只要记住这个名字就可以了。等你走过大灾难,你就能见证到自己的福份,真是为你好的。好不好?”他接着就说:“好!好!好!”一问,他还入过团,就把团员一起退,他又连声说:“好!好!好!”我为他高兴,一个迷失的生命有了走向未来的希望。

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