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绝处逢生 转变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

修大法 绝处逢生

我从小身体不好,吃药、打针、输液成了家常便饭。尽管这样,病依然有增无减。二零零五年末,自己感到特别乏力没劲,去医院检查,说是肺癌中期向晚期过渡。家人不相信这个事实,儿子带上医生诊断结果到北京各大医院去复查,其结果和初期诊断结果一样,医生让马上手术,否则后果会很不好。听到这个消息,我马上去医院做了左肺切除手术。

紧接着要化疗,不知道我为什么对化疗药物如此敏感,一经接触便反复呕吐。医生们让化疗六个疗程,我只化疗了一个疗程的三次(每个疗程十天,每天一次),我便支持不住了。我每天喝下去的水,好象不是水,是化疗药物。三天中,我吃下去的饭基本都吐光了。医生们说:有这种过敏体质的人,但你的反应太敏感,怎么都让你碰上了。我决定出院。

就在我准备出院办手续的当天,我儿子同学的妈妈来医院看望。这位大姐是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她听说我的事后告诉我说:出院后在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吉言,大法师父会救你。我一一照办。我念了不到一周,感到全身轻飘飘的,全身不舒服的症状全没了。

大姐好象知道我在等她,给我带来了许多法轮功真相光碟和小册子及《转法轮》这本书,还有师父的海外讲法。那天晚上,我一整夜没睡,把《转法轮》全部看完了。原来这本书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以及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人而且是最好的人。师父还为每个修炼的人清理身体,让你无病一身轻!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事?怎么让我摊上了?我找不到任何语言表达我的激动心情,还等什么,赶快走入大法修炼。

同时走入大法修炼的还有我的老伴和儿媳。大姐让我们三人组成一个学法小组,我们三人成天在一起修炼、学法,真是其乐融融。

认清魔难 改变观念

三年后,儿媳妇买房搬走了。之后老伴因为总听到大法弟子被抓、被关的消息,他害怕不修炼了。不久,老伴便患了脑血栓。以前老伴在家什么都干,现在他生活不能自理,我的大部份时间都用在照顾老伴上。我的精神及体力都感觉已经超出负荷了。越不学法,人心越重,执着越多。我知道我已经被干扰了。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一段讲法:“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1]

对照师父的讲法,我开始静心思考自身存在的问题。既然出现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得认真对待。老伴病了,我得好好照顾他,这无可厚非。对于修炼中出现的问题,我可以想办法。如果晚点睡我就有时间学法;如果不贪睡,早点起就有时间晨炼。

我认识到,真正阻碍我不能精進的不是老伴有病和家务,而是自身的安逸和懈怠。如果我能突破自己的修炼状态就能有很大的改观。我这才意识到安逸和懈怠已经给我的修炼造成了严重的干扰,我必须解体它。当我决心去除它的时候,我这才认清它不是我,是后天形成的执着和魔性,在这之前我一直把它当成了我自己。于是我注意排斥它,不被这些魔性干扰带动。

同时我向更深层的找自己,发现我有怕吃苦的心,把吃苦看的很重。同时我认识到了自己人的观念没有转变,总认为吃苦是坏事,才贪图安逸。

当我真正的按照大法的要求改变自己的观念时,我所处的环境并没有变化,但我的心态不一样了。以前老伴总在喊,总在叫这不舒服、那不舒服,我心中很烦、很闹心,现在不了。我知道同化宇宙特性得有行动,不能光嘴上说。再说人生生世世积下的罪业怎么办?不得经过吃苦受难才能去除业力吗?这不是升华自己的机会吗?

说到消除业力,我更应该做好。在六十年代我们结婚的初期,由于和老伴对一些事看法不同,以致闹僵而打离婚五、六年,在这期间我做的不好,现在想起来对不起老伴。所以现在碰到这样的事也不是偶然的,觉得都是好事。我没有了原先的那种消极状态了,用赎罪的心态做我应该做的。我为他录制了光盘,有师父讲法、忆师恩等内容。

因为老伴在前几年中断了修炼,他现在想起很是后悔。因此我叫他看或听师父的讲法,他很专注。因为经常听师父讲法,他的各种病,特别是帕金森一直稳定,没有发展。他现在没有初期那种心浮气躁的状态,调换一个姿势都能维持一两个小时,不喊不叫了。

经历病业 悟到法理

自修炼后,我先后经过两次病业关。在修炼前,我十次生病九次是腰痛。一次腰痛来袭时,我在和儿媳一起学法、交流,我悟到病业是一种假相,它让我感到是和以前的病症、痛苦的感觉一模一样,但实质是不一样的。魔难出现是考验大法弟子坚定与否。只要大法弟子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没有按照常人的理去想问题,很快就过去。念有多正,关过的有多快。所以三、五天后我的腰就好了。

二零一六年初夏一天,我突然感到一只脚脚心发热。我没把它当个事,热就热,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每天天一亮,我便和同修一块乘公交车去农村讲真相救人,中午回来,下午除了集体学法,自己还在家学法。一切都在有序的做着。

可是不久,我的另一只脚也开始发热,而且热的异乎寻常。怎么搞的?我的心又不静了。但我马上意识到:修炼了,不等于什么难都没有了。我改变了想法,把心中的“不稳”转换成学法,在学法中找出路。

我回首这段时间的修炼过程,发现自己在承受能力、耐力、心的容量等方面较前都有所提高。随着修炼的升华,以前站在人的基点上看吃苦是坏事,觉得自己遇到问题也能转变观念,做到以苦为乐。现在我认识到,苦、乐、累、困、冷、热、渴、舒服与不舒服等等都是属于人的感受,人中的东西。要想从人中走出来,就要摆脱这些构成人的物质因素的束缚,不被这些低层因素带动、制约,不去感受它们,不把它们看大,就能真正超越它们。

师父告诉我们:“你要知道,我一直在讲,大法弟子看问题一定要反过来看,因为三界是反的,但是你们要走正。常人认为不好的,作为修炼人——想离开这里的生命,就是好的。你要认为是和常人一样的想法,你就永远是个常人,你就永远离不开这里。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为什么不这样看呢?碰到魔难就往外推。”[2]

师父还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3]

我悟到,修成的一面是神,神的思想能和人的思想一样吗?神来操控这个身体,他会怎么样对待这种种的干扰或出现的假相呢?神的身体会有病业存在吗?这不是基点问题吗?这不是需要转变观念的问题吗?一个修成神的人会有人的思想吗?虽然我们的身体还有没完全演化好的部份,但是我们如果站在神的基点上看自己,那我们许多的关难不就变的极简单了,我们用修成的一面神体来带动人体的演化,那会是一种什么状态呢?!

当我悟到这点时,脑袋中间好似开了一条缝,似有亮光了。我也在法的开启下能正念正行了。就在我写这篇稿的这几天中,我的脚不知不觉中由热变凉,腰有时仍然在痛,但这一切都不在我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回想起这十多年的修炼,自己一直处于一种停滞不前的状态。每天学完一讲《转法轮》就万事大吉,而且在学法过程中有时心还不静等等。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都得把心放在证实法上、救人上、放在学法上。对于个人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呢?还有个人的魔难又算得了什么呢?还有什么心放不下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