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在“妇女节”被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九日】三月八日被中共冠冕堂皇设定为所谓“妇女节”,表面上看起来好象是抬高女性地位,实则是党对女性奴役、虐暴的遮羞布。这一点,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中,更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她们在“妇女节”被迫害致死

1.优秀女教师“妇女节”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妇女节”,辽宁鞍山市德才兼备的优秀教师、业务骨干孙敏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残酷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岁,八十二岁的凄凉的老父誓为爱女申冤。

'孙敏'
孙敏
'孙敏获得的各种奖项、证书'
孙敏获得的各种奖项、证书

孙敏生前经历过多次严重迫害,多次被绑架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遭非人酷刑虐待,如长时间罚站、罚蹲、开飞机;长时间剥夺睡眠、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柳条抽、棍子打、电击、针扎、压床板;抬起来往水泥地上摔、抓头发往墙上撞,致使颅骨骨裂二处、后脑勺被打碎一块,并且不给治疗;在辽阳市、鞍山市看守所遭受上地环、摧残性灌食、灌屎尿、注射灌食不明药物、罚站、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暴力殴打等等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压床板'
中共酷刑示意图:压床板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迫害中,孙敏被迫离开自己的亲人、热爱的工作和喜欢的学生们,被迫开始了长达十五年的流离失所生活。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孙敏被鞍山市立山区公安分局国保绑架,并被抢劫现金六万元,被鞍山市立山区法院法官王艺涵非法判刑七年、鞍山市中级法院法官刘文娜非法维持冤判,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遭残酷虐待和折磨,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残酷虐待折磨致出现多种疾病、生命垂危,监狱拒不放人,也不让接见。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善良聪明、总是笑眯眯的孙敏含冤离世,狱中迫害详情目前尚不得而知,相信会有迫害真相曝光、云开雾散的那一天。

2.贺秀玲女士“妇女节”疑被活摘器官,丈夫上诉被灭口

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山东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五十二岁的贺秀玲女士,被以“脑膜炎”的名义送到烟台市毓璜顶医院,疑遭活摘器官虐杀。

'贺秀玲'
贺秀玲

三月十日,徐承本见到妻子时,不禁被惨相惊呆,妻子奄奄一息,不能说话、翻身,下身赤裸……贺秀玲示意胸口痛、很饿,并吃力地指了指自己的后腰。徐承本不理解是什么意思,不久就被撵出病房。

根据国际人权组织对烟台毓璜顶医院的调查,该医院移植中心肾源充足,供体健康,一年最少做一百六、七十个肾移植手术,而且曾给外国人移植。但是,对于供体的来源,却避而不谈,即使在医院内部,也讳莫如深。

据分析,贺秀玲作为肾脏的活供体入院被摘除了肾脏,也有可能同时被摘除了眼部器官(眼部异常);肾脏被摘后,贺秀玲没有立即死亡,而是在奄奄一息中痛苦煎熬,“610”施用使其无法说话的药物,令其临死前与亲属见一面,给亲属一个“交代”;待其心脏停跳,即向其亲属通知死讯,迅速火化,如此,活摘器官的罪恶就被“脑膜炎”病死的假相成功掩盖。

没想到,贺秀玲在停尸房又有了心跳、脉搏,还流了很多汗,并在亲属的呼唤下流下了眼泪。由于谜团重重,徐承本从地方直到最高检察院不断上诉,并上网发文请求联合国立案调查。期间,烟台公安局610多次欲买通徐不再上诉。

贺秀玲的遗体从咽喉到小腹划开一道大口子又简单缝合上,惨状令徐承本当场大口吐血,妹妹(法轮功学员)哭得昏天黑地。徐承本怀疑妻子被活摘器官致死。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他上网发文,提出强烈质疑,并敦请国际人权组织到烟台,对妻子的遗体从新尸检,查明死因。

文章面世的第二天,徐承本和贺秀玲的妹妹被警方绑架。徐承本被劫持进招远洗脑班迫害,被迫害得像一副骷髅架子,意识模糊,头脑不清醒,两年后的二零零八年初,突然死亡,鉴定结果为中毒身亡。亲友怀疑,徐承本是遭“610”为封口而施用药物迫害,慢性中毒身亡。

3.孙玉华女士“妇女节”被虐杀,丈夫陷冤狱,十七岁的女儿被劳教

据悉,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腊月二十三),黑龙江哈尔滨呼兰区国保大队为了抓几个法轮功“打点款”(公安局“罚款”的黑话),大伙儿分点钱,将呼兰区法轮功学员孙玉华和女儿张慧绑架,孙玉华的丈夫张庆生于二零零三年被绑架、被呼兰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二年又遭诬判七年)。

'孙玉华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
孙玉华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

孙玉华被绑架后,被警察抢走随身携带的一千五百元钱和钥匙,之后又遭残酷毒打和刑讯逼供,并被非法抄家,被抢走电脑两台、打印机等价值五万余元的物品。在呼兰看守所,孙玉华绝食抗议迫害,遭野蛮灌食,三十多天后,开始便血,之后神智不清,五十五天后,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被迫害致死于呼兰区(原呼兰县)第一医院,年仅四十六岁。

孙玉华的女儿张慧,曾是哈尔滨师范大学呼兰学院中文系学生。孙玉华被绑架的当晚,年仅十七岁的张慧也被绑架,被戴上手铐劫入五常市洗脑班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进万家劳教所迫害。

4.绑架第十五天含冤离世,杨世芬死不瞑目

二零一四年三月八日,福建泉州石狮市法轮功学员杨世芬女士,在市九龙山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被接回家,次日晚从椅子滑到地上起不来,凄惨地笑了一声,含冤离世,死不瞑目,眼睛睁得大大的。去世前不停地喘气,身体发紫,口吐白沫,说不出话来,距离她被绑架仅十五天。

'杨世芬年轻时的照片'
杨世芬年轻时的照片

5.常桂云女士“妇女节”含冤离世

常桂云女士,吉林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一日,被吉林市国安、长安派出所绑架,遭上大挂、坐老虎凳刑讯逼供,在蛟河市看守所被迫害的一侧身体不好使、麻木,说话吐字不清,行动不便,后被非法判刑八年。

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常桂云遭毒打、罚站、上绳、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等折磨虐待,被迫害得半身不遂、老态龙钟、满头白发、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不能说话、牙齿掉光、嘴歪眼斜,家属一直要求保外就医,监狱一直推脱搪塞。直到二零一二年年初,监狱觉得常桂云完全可以“放心”了,才在收取万元保证金、亲属担保、家属写下方方面面的保证后,脱离虎口。

回家后,常桂云身体情况每况愈下,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二、在“妇女节” 被绑架迫害、含冤离世

1.法轮功学员韩宏霞受酷刑致死 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报告》特别关注

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吉林省大安市法轮功学员韩宏霞(韩红霞)女士的家属突然接到韩宏霞病危通知,三月八日,韩宏霞被送到长春市监狱医院,被医生诊断为肺部感染、积水,导致肺部衰竭(疑是野蛮灌食所致)。三月十日晚,韩宏霞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韩宏霞被绑架、非法抄家,韩抵制,大安市国保大队队长隋彦龙(现安广镇派出所所长)当着众人的面凶狠的大喊:你这样的,就得活摘了你(的器官)。在白城市看守所,韩宏霞被注射不明药物,内侧手到胳膊瘀血紫色状,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从被绑架到被迫害致死,不到五个月。

美国国务院发布的二零一七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中国再度被列为“特别关注国”。报告关注法轮功、基督教等信仰团体受迫害情况,特别关注杨玉勇和韩宏霞受酷刑案例。

2.绑架七天,吕庆华被野蛮灌食致死

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吉林长春德惠市朝阳镇团林子大队妇女主任、市人大代表吕庆华女士因合法上访被绑架后,在德惠市看守所遭五个男犯人按着从鼻子插管野蛮灌食致伤,未得到及时抢救,警察称:“死了就往出抬!”次日晚,吕庆华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五岁。

'吕庆华'
吕庆华

'中共酷刑示意图:野蛮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野蛮灌食

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是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摧毁,对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社会的严重迫害,是这套邪恶机制的再现。紧跟中共迫害法轮功者,犯人减刑,恶警升官,良知未泯者,撤职查办走人。如此这样是非颠倒,社会将走向哪里?势必道德沦丧,走到毁灭的边缘,走到人性皆无的可怕地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