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借钱也有不一样的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由于中共迫害,大陆多数同修不是太富裕,同修之间借点钱应急很正常。可我发现,有的同修很诚信,借钱很快能还上;有的人就很有道德问题了,完全不是修炼人的思想和行为。

比如:有个同修出狱后,想做点生意,另一个同修知道他挺困难,就借给他两万元,并说:“这钱我不要了,给你了。”借钱的同修说:“那可不行,借就是借,哪能不还?”还钱时,尽管同修再三说不要,借钱的同修硬是把钱还给了对方。

还有一个同修,出狱后想做生意手头没本钱,一个老同修听说后,就拿出二十万元给他,说:“这钱我放着也是放着,你拿去做本钱,挣了就还我,不挣就不要了。”借钱的同修要给打个借条,老同修说:“可别这样,常人打借条我还不借呢。”两年后,借钱的同修还钱时,老同修说:“听说你生意不是太好,钱先放你那,不用还我。”借钱的同修说:“说两年就两年,这可是信义呀!”

后来这事被另一个同修(女)知道了,也朝这个老同修借钱。这位老同修想,都是同修,没难处谁开口?就把家里剩余的二十多万元借给了这个同修。又过了几天,借钱的同修又找老同修,说:“不够,想再借三十万,你帮我张罗一下,我给利息。”老同修问:借这么多钱干啥?借钱者说:“你放心,正事。”老同修一听说是正事,也没多问,就从妹妹手里又借了三十多万元。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钱一去没影。十几年了,借钱的学员也没还。老同修的妹夫不修炼,孩子结婚买房子用钱时,听说钱借了出去,几次要也没影,俩口子吵翻了天。妹夫本来对大法挺支持,因这事说了不少对大法难听的话。老同修难过的说:“后来我才知道,借我钱的同修到处在同修中借钱,听说欠二百多万了,还跟别人说:‘谁让他借给我钱了?’这哪象修炼人说的话?”

本地有几个同修,在同修中借钱是出名的,借了不主动还,逼急了再拆东墙补西墙。有的借钱时说的挺好,到日子不还,然后再借,又不还,再接着借。有的要钱时就躲起来,不见面,甚至说难听的话。还有个同修,借了一个同修两万元,说一星期还,可一星期后并没还。同修要时,借钱的同修说:“到一个星期我给你打电话时你没接,现在没钱了。”同修说:“没有来电显示呀?你肯定没给我打。”借钱的同修说:“没钱,我做大法事了,算你赞助吧。”同修说:“你做什么事与我有什么关系?你得还我钱呀。”“没钱,以后再说吧。”

老同修回家把这事跟妻子说了。妻子不是修炼人,风风火火的去跟借钱者说:“三日内你必须把钱给我,否则法庭见。”借钱者一看事要闹大了,马上把钱还了。师父说:“大法弟子之间欠债,要还钱。都是大法弟子,你的就是我的了,哪有这说法啊?(众笑)那能行吗?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来讲,你就是你,他就是他。”[1]

还有一个同修,欠了别人五十多万。他妻子也修炼,俩人都处于被病业干扰的状态。以前,他朝我借过几万元钱,我看他生活困难,就说:“钱我不要了。”可是后来发现,我说不要时,他借个没完,前后欠我十多万。更重要的是,他用这钱干了一些不在法上的事,比如:有同修邪悟,说师父要来本地,给师父盖房子,他背地没少资助。为这事他家族的人对大法和同修很敌视。

他虽然生活困难,又处于病业状态,可我明确跟他说:“你借我的钱得还,没能力是没能力,这钱得还。”当时我想,走的不正才有这结果,我不能用人心对待这事,修炼人得按照大法做。该同修参与所谓的给师父盖房子,大把花钱;后来我还得知他又给开天目的同修送东西,他借我的钱该不该要?如果不要的话,我不也是同伙吗?旧势力不连我一块迫害吗?

我把师父的一段法说给他听,师父说:“你赞助给他、你资助给他,你一定要知道他干什么,非常清楚,否则你不能够这样做。你虽然给了他钱了,你等于是支持他这样干,你也是错,所以,旧势力不会拿你当作是上当受骗看,它认为你是一伙的,你支持他,所以大家千万注意这些事情。”[2]

我曾跟几个向别人借钱的同修交流过:“是不是走得不正才欠这么多钱?找找自己,走的正不会是这个状态呀?欠这么多债,打坐发正念能入静吗?学法能入心吗?”同修一口否定:“没啥不正的,就是花冒了点。”无所谓的样子。可是,本地同修都知道,这些欠钱的同修经常跟一个开天目的同修来往,搞了一些不在法上的事,比如:给外地一个同修开的公司投资,说是大法项目。另外,说师父要到本地来,先后两次给师父盖房子和装修房子,大把的花钱,生怕师父看不到自己的“诚心”。这些人心被旧势力抓到把柄,变着法儿在经济上迫害,雪上加霜。

消停几年后,又发生一件事:有个喇嘛到本地来,说是有人追杀他,让同修保护。这个喇嘛说:“我有财产,你们欠那点钱不算啥,到时我帮你们还上。”同修一听喇嘛有财产,就给租了房子,还买了电脑、洗衣机等家电,住了一年花销十多万,最后一去没影。这事明摆着是让同修出血。修炼人都有师父看护,怎么会被人追杀呢?除了大法弟子,这世上还有真正修炼的人吗?修炼人不要管人间闲事,旧势力宰你一刀还耻笑你。

同修欠钱多了,压力就大,经常是封闭自己,不跟同修见面。越走不出来状态越不好,其实是旧势力在久远年代给同修安排的死结,想用这办法毁你。人看事是固定的,神看事不是固定的。借钱的同修心里越是忧心无奈着急,越是突破不了眼前的状态,也容易陷入偏激认识和邪悟状态。有的发正念时说:“不承认旧势力这种经济迫害,让大法弟子财源滚滚。”这叫什么正念呢?只能是越发越糟,越发兜里越没钱。

欠债还债这是天理,师父这方面法讲了很多。可是,有一段法对我触动很深,师父说:“当然有的学员说不要了,我送给你了,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是送,和这个欠是两个概念。”[3]读这段法时,我在想:有多少人体悟过师父这段法的内涵?旧宇宙生命走到最后一步时,在人间的不在人间的,哪个不负债累累?师父以巨大付出善解了众生的怨缘,给每个众生开辟了最好机缘,师父给予弟子的是弟子永远无法想象的。我悟师父这段法,有提醒弟子善解欠钱同修的内涵,也是给借钱同修树立威德的机会。如果双方境界没有本质提升的话,就不可能实践师父这段法,境界见证一切,境界决定一切。

二十多年的风雨路,每个同修修出的善心都很大,我们没有敌人,甚至对打我们的恶人都不恨,同修借那点钱会耿耿于怀吗?只不过是心里有点不痛快,对借钱的同修有怨气罢了。如果借钱的同修能坦荡真诚的,别藏着掖着,亮一亮心里话,说说当初借钱的动机?那钱干啥用了?当初咋想的?曝光丑事,尤其现在咋想的?那就是解体旧势力经济迫害的过程,你就能挺起胸的往前走。正法到最后了,谁也不能拿钱上天,关键是你那颗心是否让同修认可?不是非要你的钱不可。迫害这些年来,有多少同修给邪恶写了“三书”?甚至谤师谤法?可师父没抛弃我们,给我们机会再机会。只要借钱同修能诚恳认错(其实你不说别人也清楚),你有改过之心,真正想往前走,振奋起来,精進起来,象个真修弟子的样子,我想谁也不会难为你。

一点浅见,不在法的地方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