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遇难呈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三日】转眼又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中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因为信师信法,遇难呈祥,感恩师尊慈悲苦度,记录下这段修炼心路,与同修共勉,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一、命悬一线,生死一念

去年的工作量比较大,身体困倦,加上安逸心作祟,逐渐的学法炼功有点跟不上,苦撑到七、八月份,有点力不从心,只好在九月休探亲假一个月,陪伴家人。

除了吃饭休息时间外,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学法炼功。因为在梦中,总是有恶人虎视眈眈盯着我,同时耳边也有个声音告诉我,只有学法才能化解。梦醒时分,明白是慈悲的师尊点化,遵师命学法,提升心性,化解这历史恩怨。

学法中,发现《转法轮》中的有些话不理解,不理解也学,就是一遍遍的读书学法,由于在外地,上网不便,只带了一本《转法轮》,就一周看一遍。师尊讲:“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的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1]所以我就是学法,让自己的空间被大法充实,时刻记得自己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就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要。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败物。

这样过了一月,很快就到了十月份,上班的第一周我就出差开会。回来后把积压的工作处理完,不小心就接触到了有毒的有机化学品,一时大意,没动脑子思考就去做实验,第一次接触只是感觉思想迟钝,没在意;测试结果不理想,第二次接触就出现了强烈的症状,浑身水肿,眼睛肿的合缝,影响看东西,唯有学法不受影响。而且在晚上加班回家,吃饭洗澡后,除了面部浮肿明显外,精神特别好,我炼了前四套功法,又学师父的各地讲法到午夜,虽然不困,考虑到第二天还有大量工作,就准备躺下休息。刚闭上眼睛就看到象黑电缆线般的黑绳在向我颈部靠近,隐约中有人影在晃动,于是睁开眼,一无所有,再闭上眼睛,又看到绳子和人影,心中警觉,我心说:我是大法弟子,归我师父管。说完后绳子和人影不见了,我不知何时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行动吃力,全身浮肿,嗓子沙哑难受,突然意识到是中毒症状。就向领导说明情况,在家休息观察一下。

我简单的吃完饭,就盘坐在床上学法,体表浮肿症状消失的非常快,到晚上时浑身的浮肿症状如潮水般退去,就是无力,嗓子不舒服。每天向领导汇报情况,领导主张去医院检查,我说先观察一下到底是咋回事再说,因为浮肿消失的很快,也许休息两天就好了,刚好快周末了,等下周再说。当时主意识十分清楚,知道自己不是病,就是要过一个大关,要全力以赴,表面的症状都是假相。当时家中只有我一人,我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请师尊加持!

在梦中,师尊让我看到了这种有毒化合物有多毒,我带着厚橡胶手套去做实验,结果手套完全腐烂掉,同时把双手烧的惨不忍睹,赶快去用水龙头洗,刚好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是黄色的药膏,涂到手上,烧坏的皮肤立时完好如初,在梦中我都赞不绝口,可是我刚用完这些药膏,水龙头里的黄药膏就变成了清水,我很珍惜的把手臂上多余的药膏刮下来收藏。

梦醒时分,双眼泪水不干,流了三天,先是后怕,然后冷静思考,感恩师尊救了我一命。自此对命悬一线,生死一念有了深刻的亲身体会,而眼前的黑线继续时隐时现晃动了三天才逐渐消失。旧势力虎视眈眈,而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动摇。在发正念时就只有一念,我就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承认都不要,从得法那天起就是师父把我从苦海救起,给了我活下去的力量和勇气,我的生命就是法轮大法从新再造的,就是为大法而存在的,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因素都会在法中归正。最后旧势力看到我对信师信法十分坚决,就退去了。

师尊帮我化解了这段历史恩怨,我的诸多人心执著也必须尽快修去,于是就出现了各种人心碰撞,周围的亲人、同事全部牵涉其中,使我在接下来的数月里经历了许多极端状况,真是剜心透骨。通过通读、抄写《转法轮》,阅读师尊各地讲法,我的各种执著心逐渐被看淡、放下。

二、向内找,修心去执,闯过死关

1、戒掉手机瘾

自从二零一一年七月通过网络接触大法并真正开始在大法中修炼,我修炼已有七年之久。现回首,发现自己的修炼状态时好时坏,到目前还没有遇到现实中的同修,就一个人经常上明慧网阅读同修们的交流文章,然后去做力所能及的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可日久就因为怕心、安逸心、懒惰等人心而越来越懈怠。特别是近一年来,学法炼功跟不上,第五套功法因为心性关迟迟过不去而无法双盘,单盘坚持炼一段时间,闹心、没时间逐渐就很少炼了,只是保持每天炼前四套动功,于是身体就出现病业状态。心中苦恼,可也总走不出这种迷糊状态。突然有一天发现背的很熟的《洪吟》也变的陌生了。本来是集中精力背《洪吟四》的,结果没背完,前边的也忘了。学《转法轮》思想不清净,甚至翻江倒海的胡思乱想,思想业已经严重干扰学法和发正念,形成恶性循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仿佛处在迷雾中失去了方向,表面上看每天都为工作忙的不可开交,有点时间又执迷于手机新闻娱乐八卦,一次能看一个小时以上都没感觉,从而没有时间学法炼功。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被手机夺走了,开始时有点警觉,心想就看一下,时间长了就麻木了。经历这次生死劫难,仔细回顾、向内找终于明白必须下决心断掉对手机新闻娱乐八卦的痴迷,找回学法时间。

2、修去怨恨心、利益心、急躁心

向内找又发现,婚后的一年多来,各种常人心都冒出来了。

怨恨丈夫婚前的承诺不兑现,造成两地分居的现状。内心深处还怨恨婆家人不好,感觉从谈婚论嫁到现在彻底被婆家人欺骗了,婚前说好的信仰自由互不干涉,可婚后丈夫总是有机会就拿信仰说事,并且拒绝听法轮功真相;婆家人承诺的事情都不兑现了,所以我除了逢年过节必回之外,平时一人也不去农村的婆家,理由是丈夫在外地工作,家中老人与小叔子一家在一起住,很不方便;而且我自己的八旬老父亲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回婆家,家父无人照料。

在这种矛盾纠结中,我一步步下滑而无能为力,忘记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与常人一般见识,所以内心痛苦。执著物质利益,看不起丈夫和婆家人,等等,反正这个心中充满了怨恨和委屈,剜心透骨,无法排遣。经常自解自劝,当时能好一点,但始终无法从根源上消除这些怨恨和委屈。知道不应该这样,可是做不到。学法时又出现急躁心,总觉时间紧迫,匆匆忙忙学法,稳不住心,总觉的学法太慢。但是通过学法正念一点点加强, 发现怨恨心、利益心、急躁心就正念请师尊帮忙清除,因为那些人心都不是真我,是假我。

适逢出现身体不适症状,休假两周,第一周先去婆家,公婆都是六十多岁的人,和蔼可亲,待我非常好,我因体弱无力,啥事不能做,婆婆天天变着花样做些家常饭,每次都劝我多吃饭,我仿佛感觉母亲复活了。丈夫也天天电话问候。在这将近十天的时间里,我反思自己,逐渐转变观念,改变了对婆家人的看法。身体也越来越好,有了点力气,就回娘家看看父亲和弟弟一家。

3、放下情,修去争斗心,不能让人说的心

回到娘家才真正面对复杂的局面,家中父亲和弟弟生气,都闹到大队去评理了,双方各执一词,都是万分委屈伤心。

我作为旁观者和当事人逐渐看清了亲情的真面目。向内找还是自己过往太重情,怕父亲在老家生气,就让父亲去和我同住,回老家的时间越来越少,造成他们父子疏远,互不理解。父亲没几颗牙了,不能吃硬的食物,而弟弟忙着上班干家务,做饭半生不熟,父亲提意见,弟弟不接受,最后就分灶,各做各的。我从中看到自己也有一颗强烈的争斗心和不能被别人说的心,别人挑毛病,我也会闹心的,只是与父亲长时间在一起,这种心被磨去了很多,父亲给我提意见都只是转弯抹角的提,我都能接受,并经常主动和父亲谈心,替他考虑,尽量把饭菜做得烂熟而已。弟弟觉的自己已经尽力,可父亲还有那么多意见,受不了。父子反目,互相伤害,还不如路人。看到他们都是沉迷其中,真是可怜!为亲情所困所迷,正如师尊所讲:“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2]。

進一步深挖,发现自己除了这一颗强烈的争斗心,不能让人说的心,一说就炸,还有对亲情的执著放不下,总想干涉亲人的生活。

师尊讲:“自心生魔还有其它情况:看见过世亲人干扰,哭哭啼啼,叫你做这个事、那个事,什么事都出现。你能不动这个心?你就溺爱你这孩子,你爱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它告诉你干什么……都是那种不能干的事情,你干了就坏了,炼功人就这样难。人家讲佛教乱了,儒教的东西都跑到佛教中去了,什么孝敬父母、儿女情都跑進去了,佛教中没有这个内涵。什么意思呢?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1]

原来我一直都无法理解这段法,每次读到此,心中总是充满疑问,师尊讲的真正意思是什么呢?直到现在才终于明白这段法的一层意思。我原来一直就是师父讲的这状态,强烈执著于亲情,无法真正理解这段法的真意。

在我休假结束重返单位时,大考验又来了,与同事的历史恩怨折磨的我心中翻江倒海,往事历历在目,我倾尽所有的付出,一场意外使我的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的危险边缘,因为没有住院治疗,而采取炼功祛病,同事就开始流言蜚语攻击,我当时忿忿不平。清明三天假,我就把自己关屋里学法,直到最后一天把《洪吟三》通读了一遍,彻底释怀,历史的一页该翻过去了,过去的恩怨已结,同事都是在帮我修炼提高心性的,我应该感谢人家。

师父开示:“人生不过百年 悲苦多过甜 回首往事谁不心酸 一生的追求 一生的忧怨 几人能知万事皆有因缘 都是无神论害人不浅 人类已到了危险 救人的真相就在眼前 为名为钱的拼搏 迷住了人的双眼 忘记了来到世上的真愿 机缘只有一次 得失就看你的一念”[3]。

每个人都不容易,我是大法弟子,了悟生命归宿,咋能和常人一般见识?!她们都在给我送德,我笑纳才是,怎能拒绝?放下人的观念,真我重生,我要倍加珍惜师尊给我延续了生命,以后要全力以赴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学好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错过这万古机缘!

面对突如其来的这场生死魔难,在关键时刻想起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是师尊替我承受,把我救起。表面上我也承受了一点难,但更多的是师尊替我承受了。我唯有精進实修才能报答师恩!

经过数月,我终于闯过了一大关,修心去执后,眼前一片光明,沐浴在佛恩和法光中,心中也是暖洋洋的,十分平静,似乎回到了当初得法时的状态,对修炼充满信心,人也精神了。现在才终于明白在中毒之前的一梦,看到过世的母亲抱着我痛哭流涕,告诉我千万珍惜保住人身,她已经失去人身了,以后全都靠我了,她要陪我一起修炼圆满。看来是自己世界的众生看到了我面临的危险,直面提醒劝告。

我的亲身经历再次证明法轮大法真是佛家修炼大法,关键时刻能救命,大法弟子的生命都是师尊重新安排过的,不归旧势力、低灵管,在地狱已除名,只要遵照大法去做,就能遇难呈祥!

感谢明慧网上参与交流修炼体会的同修,让我受益匪浅!

叩拜师尊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得失一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3/信师信法-遇难呈祥-373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