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综合报道)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一八年,上海市有数十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至少70人遭绑架,多人已被非法批捕或非法庭审、诬判;13人遭批捕,17人遭非法庭审,20人遭枉法诬判,其中已有多人被劫持入狱,二零一八年曝光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上海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洗脑、强制“转化”的迫害仍在持续。

图:2018年上海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2018年上海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一、2018年上海市众多法轮功学员遭骚扰、监控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八年上海市遭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朱康、王霆、陈华、黄琴秀、王志亮、顾越玲、王玉榕、虹口区一法轮功学员、王可慧、王建新、李福菊、宝山区二老年学员、一法轮功学员、王美华、闵行七宝区法轮功学员、贺品琴、潘金娣、陈云娣、黄琴秀、田辉、王秀森、徐慧妮、冯兴雷、宝山区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徐汇区一法轮功学员、闵行区法轮功学员、浦东地区法轮功学员戎美英。

二、2018年至少70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住地 人名 作恶单位
上海市4人:袁小惠 当地610
(河北籍)刘建民 待查
(黑龙江籍)杨春梅 待查
(吉林籍)周劲松 待查
浦西1人:袁建英 待查
金山区1人:徐长青 金山区警察
松江区1人:姚菊英 金山区警察
黄浦区1人:黎舒琴 黄浦区警察
青浦区1人:刘春艳 青浦区警察
奉贤区2人:莫世婉 奉贤区警察
黄建 奉贤区警察
长宁区2人:曹洪如 长宁分局警察
(天津籍)勾新刚 长宁分局警察
嘉定区3人:周美娟 嘉定区安亭派出所
李彩侠 嘉定区警察
常春茹 嘉定区警察、居委
虹口区4人:刘芬娣 浦东警察
宫玉梅 浦东警察
张润民 杨浦分局警察
刘彩凡 虹口区国保
杨浦区4人:吴扣娣 杨浦五角场镇派出所
丛培喜 杨浦五角场镇派出所
华丽萍 浦东警察
朱云香 虹口分局、提篮桥派出所
闵行区6人:朱丽华 浦东路派出所
徐文欣 奉贤区警察
王健 奉贤区警察
王烨 徐汇区长桥派出所警察
(牡丹江籍)董云芬 闵行、奉贤警察
邓成联 闵行分局和虹桥派出所
普陀区6人:吴煜琴 普陀区国保、宜川路派出所
卢秀丽 普陀区610
陈雪艳 普陀区长寿路派出所
何丽娟 普陀区长寿路派出所
蔺翠霞 普陀区长寿路派出所
王月 长宁区国保
徐汇区7人:陈平 闵行国保
张懿 闵行国保
李红 徐汇区国保、湖南路派出所
戎美英 闵行国保
徐建鑫 徐汇区长桥派出所
汤为民 徐汇区国保
贺寅生 徐汇区长桥派出所警察
宝山区7人:蒋林英 江苏省常州市铁路公安局
程颖 宝山顾村派出所
徐仕侦 宝山顾村派出所
柯玉娥 宝山顾村派出所
张建芳 宝山顾村派出所
陈姓夫妻 宝山顾村派出所
静安区8人:裴珊珍 黄浦区警察
蒋培珠 静安区警察
汤阿姨 静安区警察
李恒珍 静安区警察
施惠媛 静安区警察
徐文飞 静安区警察
(湖南籍)张亚林 静安区国保
吴玫 静安区警察
浦东区12人:李福菊 浦兴路派出所、金桥保安
阚朝华 浦兴路派出所、金桥保安
曹兰芳 浦东川沙派出所
吴新度 浦东新区警察
曹玲妹 浦东新区警察
蒋凤群 浦东新区警察
周贤文 浦东六里派出所
王美玲 奉贤区警察
徐长庆 金山区国保、朱泾派出所
黄晓芹 待查
徐磊 奉贤区警察
周倩 浦东新区国保

典型案例:

◎卢秀丽十二次被绑架、六次被关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八年的十月底或十一月初(即在“上海进博会”之前),上海市普陀区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卢秀丽再次被当地“六一零”人员劫持到普陀区精神病防治院迫害至今。

卢秀丽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癌症不治自愈。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遭到绑架、关押,并多次被强行关入精神病院遭药物迫害:

二零零二年,卢秀丽因在地铁里散发真相传单,被绑架到青浦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底,卢秀丽在讲真相时遭人恶告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至二零零五年五月。

二零零五年九月八日,卢秀在菜场讲真相遭人恶告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她在普陀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个月。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卢秀丽被劫入上海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卢秀丽在讲真相时被绑架,后被劫持至上海普陀区精神病中心,遭神经药物迫害整整十一个月,至二零零八年十月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刚回家四个月的卢秀丽又被普陀区“六一零”人员绑架,再次被关入精神病院,被迫吃破坏神经药物。

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卢秀丽被普陀区“六一零”人员、国保警察绑架,又一次被关入精神病院,被迫吃有害药物。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卢秀丽又被普陀区“六一零”人员绑架到精神病院,被迫吃破坏神经药物。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卢秀丽被便衣劫持到徐汇公安局,第二天遭甘泉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卢秀丽再次被绑架到上海普陀区精神病防治院六楼,每天被强制灌药。

二零一三年十月九日下午,六十五岁的卢秀丽遭甘泉派出所警察绑架,十月十日晚被放回家,期间警察夺走卢秀丽家的钥匙,上门非法抄家,抢去私人物品及近千元现金。

◎历经十多年牢狱酷刑,古稀老人又被绑架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上海市静安区七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裴珊珍再次被黄浦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黄浦区看守所。

裴珊珍生于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原向群中学退休教师。裴珊珍曾经多种疾病缠身,求医成效甚微。一九九五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一年后,多种病痛神奇的消失了,自此没有花过国家一分钱医药费。

中共发动对法轮大法迫害后,裴珊珍多次遭绑架,历经十几年牢狱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三月,裴珊珍因借了一盘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带给有缘人,被四个男警从家里绑架至静安看守所,她被毛巾勒、被铐在铁栅栏上,她几次险些背过气去。裴珊珍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灌食者掐伤她的两颊,擦伤鼻腔和喉管,使她吐血不止,身体严重虚弱和脱形。后裴珊珍被劫往上海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

二零零五年三月,裴珊珍被上海市静安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上海女子监狱残酷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裴珊珍以信的方式向邻居们介绍大法的真相,再次被绑架、抄家,后被静安法院诬判四年六个月,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受到残酷的酷刑迫害,出狱时被迫害的已几近残废。

裴珊珍女士遭受共计十多年的牢狱生活,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又被绑架,已被非法批捕。

◎长期遭精神病院迫害 汤为民又被关洗脑班

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上海徐汇区法轮功学员汤为民被破门而入的徐汇区国保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十月十日,汤为民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凌云新村居委人员说,汤为民被政府安排在一个“很安全、很安静的地方”, “给她吃药休养”,家人听后不禁毛骨悚然。

汤为民,女,五十岁,已故上海国画院副院长汤增桐之女,被迫害前在上海话剧中心工作。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汤为民坚定法轮功的信仰,被多次送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到酷刑折磨,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汤为民被非法拘留在长宁区看守所三十天。拘留结束后,警察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将她关入精神病院。

住院期间,汤为民每天被三次强行灌药,持续一周,导致牙齿松动,出现幻听现象。对身体的摧残也十分严重。汤为民本来身形娇小清瘦,满头乌发。后来,头发几乎全变白了,身体也似长期服用激素的虚浮臃肿。汤为民被非法关在精神病院药物迫害长达一年八个月。

经历重重苦难,汤为民通过法轮大法的修炼,使她逐渐恢复身心的健康,心态平和,思维清晰。如今再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处境十分令人担忧。

三、2018年遭非法批捕13人,遭非法庭审17人

遭非法批捕13人:

地区 姓名 作恶司法机构
闵行区 周倩 奉贤法院(推至今年3月)
虹口区 刘芬娣 构陷到奉贤区法院
虹口区 华丽萍 构陷到奉贤区法院
浦东区 王文新 构陷到奉贤区法院
奉贤区 莫世婉 构陷到奉贤区法院
奉贤区 黄建 构陷到奉贤区法院
普陀区 王月 构陷到奉贤区法院
长宁区 曹红如 构陷到奉贤区法院
普陀区 吴煜琴 构陷到静安区法院
闵行区 邓成联 构陷到闵行区法院
杨浦区 朱云香 构陷到虹口区检察院
静安区 裴珊珍 被黄浦分局非法批捕
徐汇区 陈平 构陷到闵行区检察院

遭非法庭审17人:

属地  姓名  作恶法院  非法庭审日期
闵行区 刘顺明 奉贤区法院 2018-12-25
嘉定区 姚成旭 奉贤区法院 2018-01-30
嘉定区 周美娟 静安区法院 2019-02-01
虹口区 任凤妹 静安区法院 2018-10-22
宝山区 刘淑芳 静安区法院 2018-05-29
虹口区 刘彩凡 静安区法院 2018-10-09
嘉定区 陈琴芳 嘉定区法院 2018-08-29
嘉定区 吴桂芬 嘉定区法院 2018-04-12
宝山区 吕金龙 宝山区法院 2018-04-12
普陀区 秦月秀 普陀区法院 2018-03-23
普陀区 钟怡君 普陀区法院 2017-12-24
徐汇区 李红  徐汇区法院 2018-04-11
徐汇区 徐永清 扬州中级法院 2018-09-18
浦东区 丁俞国 浦东区法院 2018-02-09
浦东区 崔菊华 杨浦区法院 2018-01-11
浦东新区 孙宝妹 浦东新区法院 2018-02-07
浦东区 杨建华 长宁区法院 2018-05-31

典型案例:

◎曾两次遭诬判,七旬专家又面临非法庭审

上海市长宁区法轮功学员曹红如,现年七十七岁,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被长宁分局国保警察绑架, 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被构陷到上海市奉贤区法院,现面临非法庭审。

曹红如是上海纺织轴承厂专家,由于他连年都有技术创新成果,曾连续五年被评为纺织局劳动模范。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曹红如开始修炼法轮功,困扰他十几年的各种疾病全部消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二十年来曹红如遭到残酷迫害。他多次被绑架,被关入精神病院,遭药物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曹红如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在闵行区被绑架,关入闵行区拘留所。警察采用车轮战术,不让他睡觉,用酷刑逼他说出真相资料来源。一个月后,他被关入上海市精神病总院,每天被逼迫吞服迫害中枢神经的药物,如果不服药,院方就将他手脚绑起来,打上一针,让他软绵绵地躺上一天。曹红如妻子流着泪求院方放丈夫回家,结果院长室人员回答:“没有公安部门签字永远也不可能放你丈夫回家。”一次,医生强迫他吞下白色糊状物,令他卧床不起,生命垂危,这才于二零零一年四月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曹红如被两次非法押送市洗脑班进行洗脑,每天逼迫他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然后强迫按他们的要求写观感和认识,受尽折磨和凌辱。

二零零四年,曹红如因发送真相资料,被长宁区“六一零”人员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提篮桥监狱受尽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日,长宁区“六一零”王珏等人以曹红如发放真相光盘,闯上门非法抄家,并明目张胆的在曹红如家里对他用刑,令曹红如的一条腿重伤。这次曹红如被非法判刑四年,再次被关进提篮桥监狱,三个月后就被摧残至腔隙性脑梗塞、高血压三级等疾病。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曹红如因给邻居发真相台历,被长宁分局国保警察绑架。他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遭警察野蛮灌食,肉体上遭受到极大伤害,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曹红如被构陷到上海市奉贤区法院。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开始,曹红如呕吐伴着腹泻,四天没办法进食,喝水都吐,大小便失禁,每天要垫尿不湿,体重从七十三公斤降到六十六公斤。六月五日,经医院CT检查诊断为“双侧基底节区腔隙灶伴脑萎缩、大脑镰钙化”、四项血液检查报告鉴定为肾功能不全。

曹红如现在走路困难,外出不认得回家,头痛头胀,每天躺在床上。但他仍面临非法庭审

◎捐款为家乡人修路的好人被构陷到法院

上海市闵行区法轮功学员邓成联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闵行区看守所已经大半年,日前被警察构陷到法院。

邓成联,四十八岁,湖北省蕲春县籍,一直在上海经营公司。邓成联修炼法轮大法后,变成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多年的脾胃病、前列腺炎、严重失眠症都消失了。

二零一零年邓成联一次性拿出二十八万元,为家乡修了几条平整宽阔的水泥大道,把往日偏僻闭塞的小山村与周边热闹的镇、大的集市连接起来了,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没有不夸赞邓成联的。每次回老家,邓成联都会挤出时间去看望村里的孤寡老人、困难户,并慷慨解囊,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邓成联在上海家中被闵行区国保警察绑架。在看守所,狱警指使六名人员将邓成联按倒在地,把他头发剃光,进行凌辱、虐待。狱警还给邓成联戴手铐、脚镣长达十五天。还把他绑在床上不能动弹近一个月左右。邓成联绝食抵制迫害,狱警对他进行强制导尿,令他生殖器红肿、尿道化脓。7月3日他被劫持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四肢被绑在床上,胸上再绑一道,插鼻饲,强行灌食。因一直被绑死人床,他后背已经开始溃烂。九月四日,邓成联因绝食反迫害,连续八天被关禁闭间,被绑死人床强行灌食。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邓成联被警察构陷到奉贤区法院,目前面临非法庭审。

四、2018年上海公检法非法判大法弟子20人

属地 姓名 法院 诬判刑期 诬判日期
闵行区 徐永清 扬州中法 2年 2018-09-18
嘉定区 周美娟 静安区法院 1年半 2019-02-01
宝山区 刘淑芳 静安区法院 3年 2018-05-29
虹口区 刘彩凡 静安区法院 1年 2018-10-09
虹口区 任凤妹 静安区法院 3年 2018-10-22
闵行区 刘顺明 奉贤区法院 1年半 2018-12-25
嘉定区 姚成旭 奉贤区法院 2年 2018-01-30
浦东区 杨建华 长宁区法院 2年 2018-05-31
嘉定区 陈琴芳 嘉定区法院 2年10个月2018-08-29
嘉定区 吴桂芬 嘉定区法院 2年半 2018-04-12
徐汇区 李红  徐汇区法院 3年半 2018-04-11
浦东新区 丁俞国 浦东区法院 1年半 2018-02-09
浦东新区 林宝珍 浦东区法院 1年 2018-02-28
浦东新区 崔菊华 杨浦区法院 2年 2018-01-11
浦东新区 孙宝妹 浦东区法院 10个月 2018-02-07
宝山区 吕金龙 宝山区法院 4年 2018-04-12
普陀区 秦月秀 普陀区法院 1年半 2018-03-23
普陀区 钟怡君 普陀区法院 3年半 2017-12-24
河北省 宋兴伟 宝山区法院 4年 2017-05-23
河北省 薄长城 宝山区法院 4年 2017-05-23

典型案例:

◎履行公民正当权利 反遭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徐永清(高级工程师)、杨潇(原外企高管),因上海漕宝路地铁站有污蔑法轮功的展板,去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反映情况,却被非法抄家和刑事拘留。

徐永清的律师在向黄浦公安分局提交的《撤销案件的法律意见书》中明确指出:“徐永清的行为是完全合法的,公安机关的行为是对公民宪法权利的破坏,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承办警察向律师表示如徐永清认错就放他。但徐永清拒绝写认错声明。

三十天后,徐永清、杨潇被取保候审。在徐永清、杨潇被释放前的四天左右,徐汇区法宣办撤除了漕宝路地铁站的污蔑法轮功的展板。

作为公民,徐永清、杨潇的上访行为完全是在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是合法的,不存在任何违法违规的行为和举止,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然而在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邗江区法院对徐永清非法判刑两年,罚金五千。徐永清依法向扬州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目前扬州市中级法院已受理立案。

◎原空军学院教官姚成旭再遭诬判

姚成旭,上海嘉定县南翔镇人,一九六三年出生。西安空军工程学院本科毕业,原长春空军第二航空学院四系教研室教官,学院专家组成员,曾为国家的航空事业做出卓越贡献。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姚成旭坚修大法,遭到迫害,被迫离开学院。

二零零一年二月在牡丹江市火车站检票口,姚成旭拒绝踩踏法轮功师父法像而遭绑架、毒打,后被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非法关押。

姚成旭曾到深圳打工,在深圳期间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姚成旭在上海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被上海嘉定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姚成旭在奉贤区被绑架。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奉贤区法院对他进行非法庭审,并对他非法判刑两年。

◎古稀老人钟怡君再遭诬判三年半

上海普陀区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钟怡君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上诉后,法院仍维持原判。

钟怡君,女,原籍长春人,是上海贝尔公司的退休职工,家住普陀区新村路真金路万里小区。

钟怡君学法轮功后,她严格按照真、善、忍做人,在家中她多年如一日的照顾孝敬婆婆、关心帮助家人;在社会工作中她和蔼可亲,在街坊邻里、亲朋好友中广受好评和尊敬。

二零零九年五月,钟怡君遭警察绑架,曾有半年之久家人不知道她的下落,后钟怡君被上海普陀区法院判刑四年,但判刑后仍长时间下落不明。

二零一七年六月底七月初,钟怡君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一个多月后仍下落不明,后来得知钟怡君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普陀区法院第一法庭对钟怡君非法判刑三年半。钟怡君不服提出上诉,仍被非法维持原判。

五、二零一八年曝光的两例被迫害致死案例

◎陆爱荣受尽凌辱迫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报道:上海浦东区法轮功学员陆爱荣在受尽凌辱迫害后,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看着他死不瞑目,在场的亲友无不心酸落泪。

陆爱荣,男,原是上海胶鞋六厂的职工。自从中共江泽民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开始,陆爱荣经受多次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三年,历经酷刑和凌辱,妻离子散,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陆爱荣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被开除工作。

二零零一年,陆爱荣再次去北京上访,再一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陆爱荣在上班时被浦兴派出所警察、浦兴街道人员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出劳教所后,陆爱荣为了养家,找了一份保安工作。居委会人员到陆爱荣工作单位多次挑唆:“他是学法轮功的,你们要注意他,用他有危险,要小心。”如此多次,陆爱荣被辞退。

居委会人员的不断干扰,使陆爱荣再也找不到工作了,他只好摆个修鞋修车的小摊,以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六一零”人员又找到陆爱荣的妻子,唆使她离婚。离婚后,财产分给前妻。从此陆爱荣居无定所,租房居住。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陆爱荣因使用写着法轮功真相的钱时遭人恶告而被绑架;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被浦东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因血压高监外执行。“六一零”人员在他脚上安装定位器,二十四小时监控他。

陆爱荣在江苏省昆山市买了一套房,上海浦东司法局和“六一零”却不让他去住,而是指定他住进合庆镇敬老院。敬老院人员对陆爱荣极尽虐待,半年后他就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敬老院人员经常将他手脚绑在床栏杆两侧,完全是酷刑“死人床”的样子。

法轮功学员配合他的亲友据理力争,才把他从敬老院背回家。当时他浑身恶臭,长满脓疱,学员们帮他洗澡、清理脓疮,轮流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陆爱荣回家第十三天含冤离世。

◎上海法轮功学员翁萍生前所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报道:上海法轮功学员翁萍二零一六年十月结束一年四个月冤狱,回家七个月后含冤离世。

一九五五年出生的翁萍,是上海汽轮机厂的退休职工,上海汽轮机厂当年号称万人大厂,原单位的人都知道她脾气不好。

一九九六年,翁萍开始修炼法轮功,大家都目睹她的巨大变化:脾气好了,说话好声好气,遇事能忍让、包容、首先考虑别人。

江氏邪恶流氓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翁萍经常遭碧江派出所警察、“六一零”成员、居委人员骚扰,监控。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翁萍在住处遭普陀区“六一零”及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六天。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二点左右,翁萍在家中被长征派出所、新泾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长宁区看守所,后被非法逮捕。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长宁区法院对翁萍非法判刑一年四个月。在长宁看守所,翁萍身体出现严重病症,血压高达170~180,胆囊肿大,胆结石,胆囊有随时破裂的危险。

翁萍的家属非常着急,要求立即释放翁萍。长宁区“六一零”及长宁区国保根本不顾翁萍的死活,继续非法关押翁萍。翁萍吃不下、睡不着,体重从一百二十多下降到八十多,人佝偻苍老,六十岁出头的人看上去有八十多岁。

翁萍约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从看守所回家。七个月后的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翁萍的女儿发现妈妈昏迷在家,急送医院抢救,两天后翁萍含冤离世。

结语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有十九年多了,法轮功不仅没有被迫害倒,而且已经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已有四十种语言文字的版本在全世界发行。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以及“真、善、忍”为核心的教人向善的洪大精神力量影响着全世界。

善恶有报是天理。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报道,由于参与迫害法轮功,大陆至少有455名政法委书记遭到不同形式的恶报。人在做,天在看。遭恶报的大、小官员,无论官职多么显赫,只要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一个漏网的。奉劝所有还在参与迫害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赶紧悬崖勒马,否则恶报加身之时,悔恨晚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