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那个表象不起作用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昨天我去两个专卖店,为丈夫和我自己各买了衣服。在第一个专卖店,我给丈夫买了一件毛衣,付钱时,我拿出一沓真相币对服务员说:“我这些钱上面全有‘法轮大法好’行吧?”服务员拿着我给她的钱问老板:“她都是这个钱,收不收?”

没等老板回答,我就借机讲:“我出两次重大车祸毫发未伤,学大法二十一年没吃一粒药,事事顺,这钱谁花谁有福,谁花谁买卖兴隆。”老板听后把胳膊朝天一举说:“好!”服务员高兴的对我说:“没有事。”都收下了。

这时,里面一个中年女性(好象顾客)问我:“你这钱是你用机器印的?”我说:“谁有那么大本事啊?” 她不吭声了。我拿着衣服走出去以后,心想还没给她们劝三退,就又返了回去。见老板娘正在门口跟那位中年女性说话。我说:“你们都知道三退保平安吗?”老板娘严肃的说:“你还敢讲,她要抓你了!”我刚要拍着那个中年女性的肩膀讲,她很不友好的推开我的手,和老伴娘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我又去了另一个专卖店,给自己买了一件衣服。付钱时,我又那样说了。而且那两个服务员都已经三退了。可是,我往外走时,看到门口有一个女的好象装着在看衣服,很可疑。

我回家后,脑子里老是回放买衣服时,那两个可疑女性的镜头。特别是第一个中年女性的问话和老板娘说的话,老是在脑子里出现,压下去,又翻上来,挥之不去。心想:看来老板娘认识那个女的。我抄一会法,就下去问问,这个女的到底是干什么的?可又一想:不能去问,大法弟子花真相币都吓成这样,这些常人以后还敢收真相币吗?

我知道这是怕心、顾虑心、疑心在作怪。就在心里发正念灭掉它。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我就拿起笔抄《转法轮》(这已是第五遍了)。当抄到这一句:“如果能把那个心放下之后,那个物质的本身并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扰人的就是那颗心。”[1]就觉的这句话在说我。

我放下笔,反复读这句法。是啊,真正干扰我的就是怕心、顾虑心、疑心,如果没有这些心,另外空间的邪恶不就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吗?还存在迫害吗?如果我放下了怕心、顾虑心、疑心,那个物质的本身——另外空间的邪恶和被邪恶操控的人,就不起作用了!根本问题是针对我的怕心、顾虑心、疑心来的。

师父说:“你的心不动,其它表现都是假的,形式是假的。”[2]“在思想中顾及的很多问题啊,这些事那些事的,其实一想就已经是掉了境界了。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用管。师父是慈悲的,一定会给你安排的最好。”[3]

就这样,在这个问题上,自己的怕心、顾虑心、疑心在反复默念师父的法中消失了,没有影了。自己的空间场亮堂了,再想起那两个可疑的女性时,感觉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