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安排都是最好的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我自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修炼十四年了。过去曾在一家电子游戏公司担任行政幕僚,但是师父讲到:“这个电子游戏机太害人了,它不只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孩子。它很吸引人,它对常人也起了一种非常消极的作用,让你干不好工作,睡不好觉,休息不好,让你没有人情,让你不管家庭,让你学生不管学习,吸引着你,让你走進这里去,同样是在毁坏人类。电子游戏机的那些商人为了推广它,不断的翻花样,就大力的这样的搞、这样推。人造了这么巨大的罪业怎么办?是在败坏人类呀。”[1]

师尊的法理讲得很明白,但自己却因为工作轻松、稳定、不想改变、怕吃苦等人心,迟迟不愿意离去。直到参加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感悟到自己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回国后,辞去了工作。

当时我已经三十四岁了,和家人商量后,决定报考台湾经济部举办的国营事业职员考试,因为先生在媒体项目中工作,如果我考上,就能有一份长远、稳定的经济收入了。这个决定让公婆很高兴,甚至愿意赞助我们生活费,让我能够当个全职考生,专心把书念好。

二零一六年底,我第一次参加国营事业考试落榜,因为我才刚开始准备,所以落榜是意料中的事。但一年后,也就是二零一七年底的我第二次的考试又落榜,给我带来莫大的压力。公婆和父母每周打电话关心我的读书情况,话语中难免带着质疑:觉的我是不是离学生时代太远了,对读书生疏了? 或认为我年纪太大,记忆力不如年轻人好等等。过年回公婆家时,公公脸色也不好,有时不跟我们说话,一看到我空闲下来,就叫我赶快去读书。

当时内心很疑惑,因为看过明慧网很多同修的交流文章,文章中同修就是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好象没怎么准备考试,结果就考出好成绩。我当时每周都花很多时间在制作RTC的项目数据,怎么奇迹没有出现在我身上?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有很多人心:

第一、我有很强的有求之心。觉的自己做了讲真相的工作,师父就会加持我,让我考上,所以在准备考试上,自己并没有认真读书,觉的念就行了。但其实这是在走极端,就好象师父讲的:“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2]师父的法是宇宙大法,怎么能给我“走后门”呢?

第二、自己内心总是平衡不好讲真相和读书的时间。思想中有一个念头想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花这么多时间准备常人考试,说不定今年就法正人间了?后来意识到这也是走极端。

第三、我意识到已经跟常人家人说要考试,自己却没有认真准备考试,是没有做到说真话,不符合真。而当自己没有调配规划好时间,接了很多讲真相的工作,自己心里其实会有时间和经济上的压力,心中会有所保留,反而读书与讲真相两边都做不好。

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其实都是拿自己的积蓄、工资来做这些事情,但是你们要考虑个人的生活,不但要考虑个人的生活,还要考虑家庭的生活,要考虑别人。如果家庭的生活处理不好、个人生活处理不好,给讲真相造成的困难就会随之而来。从另一方面讲,如果你们生活都没有着落、吃饭都发生困难的时候,那你的心思一定要用在那个上面,讲清真相不反而受到了干扰吗?所以一定要考虑条件,你们的心我看的到,力所能及的做。”[3]

师父的法让我认识到,如果我尽快考上国营事业后,家里就有稳定的经济收入,自己也有了确定的工作,自己心能定下来,其实对日后讲真相是更加分的。

学法是我最大的力量来源

我从二零一八年一月开始全力冲刺考试,希望自己在当年就能考上。然而面对迷茫的未来,内心总是会有不安和焦虑。晚上睡不好,早上起不来,一看到书本就想睡,感觉很难突破。在一次RTC值班拨打结束后,下午时间段的协调同修甲,主动关心我的情况,她说起她最近跟同修一起背法的体会,感觉提升很多,热情的邀请我早上八点一起到RTC平台学法,学完法,一起背法到十点。

隔天我开始到平台和大家一起学法,刚开始的前几天,因为自己平常晚睡晚起,八点学法时还是昏昏沉沉的,直到背法时才逐渐精神起来。但就这样经过了一、两个星期,我有一种修炼如初的感觉,自己的内心感到平静、祥和。《转法轮》里面的法理会浮现脑海,指导我的言行。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多年来,因为在修炼上放松,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每天固定学一讲《转法轮》了。

早上学法结束后,再开始研读考试科目,原本觉的艰涩难懂的经济学能看的懂了,我渐渐体验到读书的乐趣。在这之后,师父让我获得一份更适合我的经济学教材,也安排了一位已经考上国营事业的同修跟我分享她的读书方法,让我茅塞顿开,读书更有效率。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修去得失心 利益心

随着考试时间逼近,我希望能将更多时间用在读书上。因此我和几个项目协调人请假,但是周六下午RTC值班打电话以及周日晚上景点发正念,这两个项目的协调人却委婉表示希望我能坚持下去。而这两个协调同修互相不认识,竟然都提醒我说:得失心不要太重了。其中一个协调同修还跟我讲述在明慧网看到的文章,文章中的一个大陆同修一心只想着救人,后来被邪恶关押,他自己家的田地荒于耕种,但没想到无人照顾的田地最后却长出结实累累的稻穗,所以只要我们放下心来,自然会有奇迹出现。但当时我却回呛她说:“我的考题是申论题、计算题,我没念书怎么写得出来?又不是选择题用猜的还有机会答对。”

但因为RTC星期六下午时间段值班人力很吃紧,加上我才只有三到四个人,其中一个同修很快也因为要去忙神韵而需要请长假,人力会更短缺。协调同修很努力找人也找不到,所以我也只好坚持着。但内心却有很强烈的思想斗争,想说自己电话打得不好,值班只是凑个人数消耗时间。

抱着这种心态,电话果真打得很差,好几个礼拜的值班时间,对方总是一接就挂、没人接或设置。我电话打得很受挫折,总是硬撑到值班时间结束。直到突然有一次,我觉的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内心升起一股正念,真的非常希望接听电话的众生能够被救度,在心里祈求师尊加持众生得救。当时我试着用新的切入稿,讲的不太流利,没想到对方竟然听下去,最后还同意三退了。我意识到不是我打不好、不会打,关键是我心里有没有很想要救人。这通电话中升起的正念、慈悲祥和的场,让我内心非常感动,充满能量。感恩师尊赋予我救人的神圣使命,感谢同修鼓励我坚持参加值班拨打电话。我反思什么是“得失心”,“得”就是我很想得到这个功名,因为这个功名将带给我很多我想要获得的利益,包括经济的稳定、家人的认同等等。“失”就是我很害怕失去这个功名,因为失去这个功名,我可能又要再苦读一年,继续承受来自亲朋好友们关心的压力。而现在我需要很多很多时间来准备考试以获得这个功名。但是参加值班讲真相也需要时间,所以每周能否腾出时间来参加值班,是在考验我能不能放下对名、利、情,这种种看似很实实在在的利益,要放下它们,真的让我感到剜心透骨的难受。但后来想到大陆同修是用自己生命安全和救度众生中做选择,自己的付出和他们相比真的微不足道。渐渐的我的内心没有之前激烈的思想斗争,就是合理安排好时间,时间到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在考试前一天,我仍然上线参加RTC电话拨打半小时,考试结束当天,我吃了一点东西后,就到景点发正念、炼功。

师父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当时知道自己有很重的得失心,内心还是很难放下,心理压力逼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师父巧妙的安排了一位同修乙帮助我。同修乙的女儿之前参加过公职考试,所以她能理解我的情况。同修乙告诉我说:“你就相信一切事情,都是师父最好的安排。”

当时我反复思考着同修说的话,想着难道我二零一七年的落榜也是师父最好的安排吗?想着想着,真的很有道理。是啊!二零一七年落榜之后,我二零一八年才能够有时间每天早上上线跟同修一起学法、背法!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系统的、稳定的学法,透过这次机缘又重新感受到学法的力量和美好。

我再往深处想,为什么师父要安排我考国营事业这条路呢?过程中是要修去我什么人心吗?我发现自己依赖心很重,平时遇到有关计算机、数学方面的问题,我觉的很困难的事情,我就丢给先生或请同修帮忙解决,但是考试要考经济学,我没有办法依靠先生或其他人,必须要自己去克服。

我也发现我从小读书是为了考得好成绩,以符合父母的期待,考试只重视结果,不重视过程,养成了功利心、投机的心理。因此当考试时间越来越逼近,或读经济学遇到瓶颈时,我内心就会感到很挫折、很焦虑。这时候,我就会去看明慧网的一篇交流文章《曾经的倒数第一考上了研究生》。文章中引用师父的一段讲法:“你老想上大学、上大学,你学习不好你能上的了大学吗?你不用老想上大学、大学,你上不去不白搭吗?你不去想大学的事,你就努力学习好就行了。你把学习搞好了不就有了大学吗?有了研究生吗?就是这样个道理。”[4]看了同修的交流,我也告诉自己:不要去想结果,就是认真踏实的去学习就好了。结果我原本最害怕的经济学,变成我最喜欢研读的科目。

最后我反思自己内心最大的压力来源到底是什么?其实不是怕没有钱,或是担心考不上还要再花一年时间。其实那个压力源就是希望能够在公婆面前争一口气,向他们证明:我可以!这是一种名,而名的背后是“情”,期望他们认同我的人心。

考试当天我感受到师尊慈悲的加持,左脚踝不时感到热流流过。结果出炉后,我报考的考试类别报考人数最多,有将近九千人,录取一百六十九人,我排在十几名。

我内心深深知道,是师尊的慈悲看护与加持,同修们的鼓励和在法上的交流,才能让我在准备国营事业考试这条路上,不迷失在利益得失中,仍然能够坚持做好大法弟子救人讲真相的使命,在魔难中向内找修炼心性,正面认识挫败,从而提高上来。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