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 救度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六日】我交流的是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与警察讲真相的体会。期间,我摒弃了被迫害的观念,谨记师父安排的是救度。所以遇到的事情无论好事还是坏事,都是为了讲真相救人,兑现使命。

一、转变观念 迫害消失

亲身体会是:即便在被迫害中,大法弟子如果没有想到自己如何如何,对无知的迫害者都能升起救度的善念,迫害就会终止。因为师父要的是救度。大法弟子符合了师父的安排,前面的路一定是光明的。迫害与被迫害,只是表面现象。大法弟子与警察的真正关系,是救度与被救度。

我曾在二零一五年被国保大队指使派出所警察以控告邪恶之首为由绑架。我绝食反迫害,被绑架四天时,看守所让办案警察把我接走。当时国保大队不让我回家,让派出所警察把我转送拘留所或公安医院等地,想找个地方缓解一下,再送回看守所,声称已经定好了刑事拘留。

那些警察与我在拘留所、公安医院外面等着的时候,我背法、对照大法向内找,忽然没有了与警察对立的思想,生出了真诚与包容之心,心里说:“你们其实是等待得救的。我们虽然以这种方式相识,我一定会救你们的。”这时,明显感到周围的空气变的十分清新、和煦。真切体会到了师父要的是对众生的救度,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如果仍能秉持这个初衷,师父在给我们做主。

当时已经是夜晚了,拘留所、公安医院在郊外,蚊子很多,我坐在警车靠近车门的地方,身上落着很多蚊子。就感到有人对我的胳膊吹气,然后说:这只蚊子怎么吹不走呢?原来是一个警察小伙子从车外面走过来帮我赶蚊子。因为我是女的,他不能在我胳膊上拍蚊子。在这之前,他执行迫害任务很积极,还说:“你不配合,我们有的是办法,我们有圣旨!”所以我有些厌烦他。现在我的观念一转,生出救他的心,他也变了。最后,拘留所、公安医院都拒收。听见这个警察喊:“圣旨失灵了!最后一道圣旨也失灵了!回派出所。”警察们把我送回派出所,当晚又把我送回家。

事后我知道,很多同修在正念营救我,我想这些正念的加持也促使我生出了救警察这一善念。师父要的是救度,符合了师父所要的,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就失灵了。

二、学法去怕心

回家后,暴露的最大问题是怕心,怕敲门,怕出门。离开家,学法调整了几天,回家后,又看到家附近有可疑的人。没有别的办法,学法吧。学两讲,不那么怕了;学三讲,不想离开家了;学六讲,一直阴着的天出太阳了,内心也变的光明。有时长时间学法,负面的想法消失无踪。可疑的人没有了。

过了几个月,师父的新书《洪吟四》发表了,师父的法唤起了我救人的责任感和对神的承诺。我想:目前只给警察邮信讲真相远远不够,还得去找警察面对面讲。

警察绑架我的时候,把我家的打印机拿走了。我就以要打印机为由,去找警察讲真相,这样不唐突,他们也容易理解。一名副所长说:“派出所里这么多人,我怎么把打印机给你呀,这让我多为难呀?”他听法轮功真相之后表态说:“谢谢你与我说这些。我尊重法轮功这个信仰。”

另一次去讲真相的时候,一名参与绑架的警察在派出所外面对我说:“我们不是针对你。分局盯上一个人,我们下面派出所就得去抓。你那事整的挺好(指大法弟子不配合迫害),要不就得判。”他还以为我一次次来派出所,真是为了打印机呢,其实我为了他们能得救。他说:“你那打印机,这么长时间了还能用吗?你还得花钱收拾它。买个新的,接着干呗。”与他讲退党的时候,他明白了我是为他的生命安危而来,很感动的告诉我他姓什么,并同意退党,说:“好!谢谢!”

三、正念看“敲门”

在主动找警察讲真相一年以后,邪党搞个所谓的“敲门行动”,这也成了给警察讲真相、让他们得救的契机。

师父在讲法中说:“你们不要怕什么领馆、特务搞什么事,只要他一搞事,你们就借着这个机会叫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热烈鼓掌)其实作为大法弟子啊,你们还巴不得他搞点事儿呢。(众笑)他搞事你们好有机会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嘛,是不是?”[1]师父讲:“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通过这件事情,你们就会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就会大面积的去讲清真相。平时你没有机会,你拽过一个人就跟他去讲真相,还有点不好意思呢,是吧?现在有事干了,那就讲吧。”[1]

以前,我没有看破“迫害与被迫害”这一表象,把邪恶的迫害看重了,怕敲门,认为警察敲门就没有好事,都形成观念了。在这一年的去派出所讲真相中,师父把怕心给拿掉了很多。同时坚持多学法,遇事越来越能够正悟。警察来敲门,我理解为:又来找我听真相了。事实也是这样。

还有一个变化。以前我怕敲门,警察来敲门时就敲的乒乓作响,甚至砸门。后来我主动去派出所讲真相,不怕敲门了,警察即使来敲,也声音很小,而且只敲三声,贴个纸条就走了。

有时,警察敲门敲的太轻、走的太快,我都弄不清楚谁来敲的门,就在第二天去派出所问:“谁到我家敲门?”正好借机讲真相。因为派出所警察值班分为一班、二班、三班、四班,第二天的值班警察,与前一天的不同。这样既与现场值班的警察认识了,有的能讲上真相,又与昨天来敲门的警察也联系上了,定好了哪天去派出所见面。

警察真的是在等待得救。无论表面他们怎样在邪党的系统中所谓的工作,他们本性的一面其实很着急听真相。我去派出所与敲门警察见面的时候,发现这个警察是我在几年前就看过他的照片的,当时动了一念:“要是能把真相告诉他,该有多好啊!”慈悲的师父就给安排了。表面原因是:管我家社区的警察换了,他负责我家的社区了(原来负责的警察,已经多次给讲过真相,最后也退党了)。

那天,这个警察把我领到所长办公室,我与他讲了四十多分钟,还给他看了大法弟子在劳教所被酷刑迫害的照片,他很震惊。讲真相期间,他说:“可是你别整一堆纸呀!你整一堆纸,又给别人家门口放一堆纸,那就影响别人的正常生活啦。”他说的一堆纸,是指法轮功真相资料。在与他讲真相过程中,他似乎明白了得尊重大法师父和法轮功,在谈话中就不再说师父名字和法轮功了。

我说:“我为什么用自己的收入整一堆纸呀?难道我不知道用这些钱买点吃的穿的更轻松吗?共产党残酷迫害法轮功,还导演‘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让人仇视真、善、忍普世价值。仅仅半年的时间,共产党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就多达三十多万篇。法轮功没有澄清真相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共产党让人仇视真、善、忍,让警察迫害遵循真、善、忍修炼的人,会把这个社会导向何方?与真、善、忍为敌的人,他的未来多危险呀!法轮功修炼人发资料、讲真相,完全是为了别人啊,希望人们明辨善恶,有个好的未来。”他不说话了,表情也严肃起来。我又与他讲为什么退党,当时屋里没有其他人,我问他:我帮你退党吧?你顺应天意,会得到上天的佑护的。他连连点点头,说:“好。”

讲完真相,我问他:“到我家敲门找我有什么事吗?”他说:“一个是想问问你还炼功不,再一个是想劝劝你。”他笑了起来,接着说:“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必要了。”他送我下楼的时候,在走廊里说:“看来我们警察也得按真、善、忍做啊!”

师父说:“这段历史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安排的,你们为什么不去唱这个主角?为什么把被邪党文化灌输了的常人说什么放在第一位?为什么把邪恶的迫害看的那么重?值得深思啊。”[2]在与警察讲真相中,对这段讲法又有了新的理解。

四、真诚救度

师父说:“我心中那份友情 是那样的真诚 大法徒受难时 它温热了我心中的寒冷 当我艰难中 这友情帮我更加坚定 我要把真相告诉你 我的使命无比神圣 我会把你的真诚化作生命的新生”[3]。记得我开始背这首诗的时候,总是理解不好,最后我告诉自己说:“大法弟子没有敌人。虽然旧势力和邪党让警察参与迫害,但是师父让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包括警察。所以对警察不能有负面思想,要把他们当成朋友,以友情去救度。”刚说到这,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我一看,是我家派出所警察,轻轻敲了三声,在门上贴了个纸条,照个相,证明完成所谓的工作,就走了。纸条上写着:“您好!请给派出所打个电话。”又让我去派出所讲真相了。

还有一次,在给一个值班警察讲真相的时候,派出所临时有其它事情,他说你下个班再来(指他下一次值班的时候)。到那天的时候,下雨了,我就不想去。炼完功之后,睡着了几分钟,梦见同修要背《洪吟四》,让我帮看着背的对不对,并对我说:“你去拿书,翻到夹书签那一页。”可是我就是找不到书,急醒了。醒来看到《洪吟四》放在那里,我拿起书一翻,《真诚》那首诗映入眼帘。我得兑现使命,于是我又去派出所讲真相了。

一次在派出所里,一个中年警察听了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也看了真相图片。他上下打量我说:“这么迫害,还这么精神。”我说:“真、善、忍精神屹立不倒。”他说:“我看出来了。”我看值班室里只有他一人,就问:“上次你与某某某一起值班的时候,我讲的退党的事情,你怎么想的?我帮你退党行不行?”他干脆的回答:“行!”他竖起大拇指,说:“你象我们的大领导、大干部。”我心里说:我不是大领导,但是我们大法弟子是师父派来救你们的。

谢谢师父一路的慈悲点化与看护,弟子必须精進,完成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真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