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笔 为众生讲故事

写在“五一三”征文之际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六日】一年一度的“五一三征文”,又开始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通知”中有这样一段话:“在当今社会,尤其是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社会,官员贪腐,世风日下,环境污染,人们的身心都受到侵蚀,也在浮躁不安中寻找希望。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受益的我们,有责任把大法的美好分享给各界民众,使他们明白真相,摆脱中共的谎言,得到真善忍的福益。”

看了这段内容,我深有感触。生动的好文章,对常人讲真相的作用是很大的。那些来源于修炼者在常人社会各个层面展现出的精彩的高境界行为的感人故事,最能够引起世人的共鸣,让他们在身边熟悉的生活琐事中看到修炼大法的美好,在浊世中看到清流,在绝望中找到希望,甚至由此而走入大法修炼,得到生命永远的福份。

到二零一九年五月,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五年了。在这二十五年的岁月里,无论是在和平时期下,还是在发生迫害的日子里,在众多的场合,我见证了世人对大法修炼者讲述的修炼故事的喜爱,也见证了修炼者用自己的高境界行为谱写出的感人故事对众生得救的巨大作用。

在此,与同修交流三个在不同时期下修炼者的修炼故事,对洪传大法和大法弟子证实法所起的作用。

一、那些年,听着修炼者的故事,走入大法修炼的人们络绎不绝……

一九九五年前后,我们当地组成了许多洪法组。得法后,我和当地几位年轻同修也组成了一个洪法组。我们开车,拉着电视机,到大法还没有洪传到的地方去洪法。

有一次,去百里路外的一个村庄洪法。一到村口,就看出这是一个不小的村庄。村头,一根足有几十米长的大木柱结结实实的立在那儿,大柱子的顶端,挂着四个大喇叭,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当时就惊叹:哇,这么大个的喇叭一响,方圆几十里也都听的到吧?

我们找到了村长家,村长妻子把我们引進屋里。

村长正感冒发烧,和衣盖着一床棉被躺在土炕上,见我们進屋了,勉强起身半倚靠在了炕尾的一摞被子上。寒暄几句之后,我们就跟村长讲起了我们自己的、以及亲眼目睹的、或听到的其他大法弟子修炼大法的故事。有绝症痊愈的,有廉洁奉公的,有孝顺公婆的……

听着听着,村长就把棉被掀掉了,身子也坐直了;再听着听着,村长兴奋的搓起手,好象每个细胞都在跳跃。特别是听了冠县法轮功学员抢着交公粮,质量免检的故事,村长那个乐啊,说:“太好了,俺村如果都修炼法轮功,以后修路、收粮就不用挨家挨户去催了。”

我们说明了来意,想在村里放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免费教授法轮功。村长一听,连声说:“中!中!”(方言,行、很赞同的意思)

我们又说:我们打算今晚就开始放法轮功讲法录像,电视机我们带来了。请村长找人帮忙通知村里的乡亲们,想来看就来看。

谁知村长二话没说,一个向前俯卧,脑袋就趴在了炕头的炕沿边,然后按了一下炕头横木板上的一个什么东西,拉着长腔喊起来:

“全村的老少爷们儿,老少娘们儿,

法-轮-功-来-啦——

法-轮-功-来-啦——

今晚在村委会放录像,市里来人免费教功啦。谁想学,就来学。

别忘记带马扎、板凳。能来都来,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现在全国炼法轮功的人忒多(方言,很多的意思)”

村长的这个突然举动,把我着实惊了一跳,还没等回过神来,窗外空中飘荡着的声音就从门窗缝里挤了進来。我猛然想起了村头挂着的那四个东南西北的大喇叭。呵,村长还真行啊,他把大喇叭的播放器话筒安在了他家的炕头上……

那天晚上,来了很多人,村委会的大房子装不下,只好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了。

我们给村民们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并教授了五套功法。九天后,师父讲法录像班就结束了。

第十天,正好是星期日。按照我们的预期安排,在镇政府的大广场上召开了一个“洪传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请市里的各个阶层的十几位同修,来讲述他们自己的修炼故事。有讲自己祛病健身绝处逢生的;有讲自己如何从虐待公婆到敬奉婆婆的;有讲自己在工作单位如何廉洁奉公的;有讲夫妻如何破镜重圆的,有讲当大款从婚外恋回归正常家庭的……

那个大广场很大,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广场的周边,也站着许多听故事的人,有推着自行车临时路过的,有领着、抱着孩子的。几个大喇叭,分别挂在了几棵大树上,声音扩放的很远,广场上的很多人都听的泪流满面。多年后,在那个“洪传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听着修炼者的故事而走入修炼的同修,说起当时的情景,还会感动哽咽,当时那场面,真的让人感到非常震撼。

随后,一个个学法点,炼功点,建起来了……

然后,各个洪法组,再去另外的新地方,给众生放师父讲法录像,教授炼功动作。第十天,“洪传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同修们继续讲着自己的修炼故事。

之后,得法修炼后的同修,又这样去其它地方,继续给世人讲着每个人自己的故事……就这样,人传人,心传心,法轮大法如和煦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

有一个小县城,在一九九六年的时候,只有十几人修炼法轮功。到了一九九七年底,每天早上去各个炼功点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四万多人(数字来源:以在炼功点请师父的新经文数量计算)。

二、“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走入大法修炼的人们数不胜数……

那一年,我们当地召开“修炼心得交流会”,辅导站收到了很多同修的修炼心得交流文章。篇篇文章,从不同的角度,讲述了修炼大法后身心巨变的修炼故事。

但是,我也看到很可惜的一个现象:同修们在修炼中,无论是在社会上,在工作中,家庭里,等等各个方面都做得很好,很感人。可文章叙述的却很概括,通常几句话,就概述了很多典型的细节内容。但是,往往这些细节的描写,却是最生动的,最能够打动人的,是洪法中最好的故事,也是让修炼人能够比学比修的生动实例。

我就想,这么好的事例,不能放过它的细节啊。比如,一位叫文华的同修,写了她照顾她婆婆心性提高的修炼过程,她婆婆瘫痪在床,且患了失忆症。文章的大概内容是:婆婆瘫痪在床,几个儿女都嫌弃她脏,又无法讲通道理,照顾她出力不讨好,所以谁也不想接婆婆回自己的家。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文华也是不招手的。但是修炼法轮功之后,她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首先做一个人中的好人。她主动把婆婆接来家。但是婆婆给她考验很多。她一次次的修炼自己,按照大法法理修炼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升华上来,从而改变了自身的修炼环境——整个过程写的很简单。

我想,这个过程中,同修在提高心性方面,一定有很多的体悟和感人的行为,应该帮助同修挖掘出这些生动的细节故事来,在法会上起到洪法和促進修炼的作用。因为那时候的修炼心得交流,是与洪传关联在一起的,既是大法弟子的心得交流会,也是向世人洪传大法美好的集会。同修会邀请很多不修炼的亲朋好友,乡里乡亲来听修炼者的故事。

我就去找文华,跟她闲聊。她讲述了照顾婆婆的过程。其中有几个典型细节是这样的:在文华家附近,有一个几十人的学法小组。时间是每晚从七点半到九点。她很希望去参加这个集体学法。可是每次都迟到。有一天,学法后,在交流的时间,有同修就给她提意见说:你在家不上班,干嘛不早些时间来啊?学法尽量不要迟到。

文华听后,眼泪汪汪的。一肚子委屈就跟同修们讲了,话语间,抱怨她婆婆很会整治人;也抱怨她丈夫只顾看电视,晚上从不搭手帮她一把;她有时候也后悔,后悔干嘛主动把婆婆接来,这不是找麻烦吗?她那么多儿女,等等。

同修们听了,就从法理上交流自己的心得认识,并提醒她,应该无怨无悔,通过踏踏实实的修炼,提高心性,顺其自然的去改变自己的修炼环境。而且大家也商量好了,把靠门口的那个位置,留给文华,这样,文华晚来了,既不影响大家学法,也方便文华出入。

文华个性温和,她慢声细语讲着照顾婆婆的过程:

我婆婆虽然得了失忆症,但是,很奇怪,吃的心眼和整治人的心眼一点也不少。就说这个学法吧,为了能按时参加集体学法,我每天早早的把全家人的晚饭做好,给婆婆一口口喂饱。给她把床单,尿布都换新的,弄得利利索索,干干净净。还一遍遍地问婆婆:妈,要不要大便?要大便就早告诉我啊。

婆婆一个劲摇头,不耐烦地说,不大便。肚子里没大便。

谁知,就在我拿起坐垫,要出门的时候,婆婆就喊起来了:“文华,我大便了,别走啊,快点给我收拾啊。”

那个时候,我真是想哭都哭不出来了。没辙,从新给她收拾吧。但是,当看到婆婆那种心满意足的小心眼的坏笑模样时,我心里的火一下子就起来了,可还没等发作,往往在这个时候,瞬间,大大的“忍”字就会在眼角出现。我就使劲闷着气,一言不发,给婆婆清理干净。然后,流着委屈的泪,向学法点赶。

每晚,每晚,都是这样。就象放电影一样,每天重复着一个镜头。在我心里很生气的时候,就告诉自己:要为婆婆着想,为他人着想,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

这还不算什么,最让我伤心的是,婆婆当着我的面,说的很好。可是,一看到外人,就数落我的不是。有一次居委会主任带一帮人来走访。婆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这个儿媳妇如何如何不给她吃饭、虐待她,好东西都自己吃了,等等。真是不触及到心灵不好受啊。

我有时候实在受不了了,就想,这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不干了。可是,每天晚上学的师父的讲法,在这个时候,就象是一种制约,制约着我说不出那个“不干了”的话来。

后来,小姑子知道了婆婆跟外人讲不让她吃饱虐待她的事情,小姑子把她妈很严厉地说了一通,一个劲安慰我说:嫂子,你别往心里去,妈是老糊涂了,我们兄弟姐妹,哪个心里不清楚?你是天下最好的媳妇。

我每次心里生气,守不住心性时,事后,心里就特别后悔。感觉自己到了关键时刻,就过不好这一关:求名的心,求得回报的心,都有。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半年。我的心慢慢的磨得平静了,祥和了,也不嫌弃她了,对婆婆一点抱怨的心也没有了。就象是跟自己的妈一样亲。婆婆的变化也不小,她很愿意跟我唠叨心里话。

有一天,刚到傍晚,婆婆就跟我说她要大便。还说:文华,以后我早时间大便,让你按时去跟人家学法轮功。以前我憋着大便,是想让你晚上陪着我。我喜欢你陪着我。

我听后,当时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心里一个劲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呢。

再说说我丈夫,开始时他对我修炼法轮功很反对。但是看到我把他妈照顾的这么好,也逐渐不再说反对的话了。但是,还是不怎么支持我修炼。

有一天,丈夫陪我去同修家请一本师父在海外的讲法。他看到同修家的客厅里挂着师父的法像,还有“论语”和“真善忍”、“法轮常转”图。出了门,就问我:“我们家怎么没有挂师父的像啊?”我说:“我当然很想请师父的法像啊。可是怕你不高兴。我如果强行请回家,惹得你生气说不好的话,那你还不得造大业啊。”我又很诚心地说,我得好好修,快点提高心性,早些时间把师父法像请回家。

我知道,是因为自己心性提高的太慢,达不到标准。所以,一直没有得到我丈夫的完全赞同。

谁知,过了几天,我出去办事情,下午回到家,推门一看,我丈夫在忙着收拾工具,客厅的正墙上,端端正正的挂着师父的法像,“论语”和“真善忍”、“法轮常转”图。当时我还没回过神来呢。我丈夫说,他去于大姐家请的,找朋友帮助装了镜框,还问我中意不?

我心里那个高兴啊。我知道,师父看我心性真正提高了,奖励我的呢。

文华的故事讲的很详细,也交流了很多她自己心性提高的过程。但是,她说,她不会写东西。没有那个写作能力。

我鼓励文华说:你讲的很好,很感人。你就这样把你说的这些话,顺着写下来,这就是很感人的故事。写我们自己的修炼故事,不需要顾虑常人中的什么写作能力啊,写作技巧啊。你就把自己在修炼中做得好的事情,你印象最深的事情,象说话一样,象给人讲故事一样,这样写出来,就非常好。这样的故事,同修听了比学比修。常人听了就会明白大法的美好,知道修炼人是怎么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道德高尚的人的。

文华就这样写出了她自己的故事;还有其他同修,也从新写出了自己的故事。

“修炼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召开的那天,市电影院里坐满了人,台子两侧,走道上,都是席地而坐的听众。外面的大厅里,也几乎坐满了人。

交流会结束后,我跟同修一起把剧场打扫干净。回到家,一看,我三叔,三婶,还有孩子都来了,三叔迫不及待地让我帮助他们请《转法轮》

以前,我和我妈都跟他们介绍过大法。但是,三叔经常说,他现在还年轻,是升官的关键时期,要大有作为,不想分散精力,所以不考虑其它爱好,等等。但是,今天却突然说要修炼了。

三叔看上去有些激动,说,原来他们全家今天准备去动物园的。但路过电影院的时候,看到外面站了很多人。还以为是上演什么好影片呢。就跑進去看看。進了剧场,看到人满满的,就以为是开什么大会的。刚要走,一位工作人员拦住他们,告诉说,是法轮功修炼心得会,故事很好听,很精彩,欢迎三叔他们也去听听。还马上跑進去,跟后排座的几个人说了几句话,那几位就站起来让位了。

座位都给让了,三叔三婶也不好意思推辞了。就坐下听听吧。刚好是一个在当地驻军的营长交流修炼体会。那位营长同修老家在农村,他讲了如何实修自己,不争名利,处处为他人着想,他所在的部队有众多的人看到他的变化而走入了大法修炼的故事……三叔还讲他对其它修炼故事的感受,也讲了文华的故事。他心情那个激动啊,让我想起我得法时的情景。就这样,三叔全家修炼了法轮功。

在那段岁月里,有多少生命,就是这样听着修炼者的故事,从而与大法结缘,走入大法修炼,为自己选择了美好而永恒的未来……

三、听完故事,走上天安门广场……

修炼人的高境界行为所展现出来的精彩故事,不但打动教化着常人,对我们修炼者自身比学比修的感染力也是巨大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那段迫害最残酷的日子里,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炼功等,是那个天象变化下必然的历史过程。能否走出来,是每一位修炼者面临的生死考验。

那天,舅舅和舅妈发现我不在家,非常焦虑,到处找我。表姐说,“这样找,哪能找的到?我去杨阿姨家问问吧。静儿以前带我去过。”

杨阿姨是我们当地的一位辅导员阿姨,以前,我带表姐去过杨阿姨家。

得知表姐的来意,杨阿姨笑着对我表姐说:“你别担心她。她不会有事的。你快進来吧。很多同修在我这儿呢。”杨阿姨又说:长春的大法弟子来了,他们刚去北京上访回来,经历了很多神奇的故事,正在讲给大家呢。你也听听吧。

长春的同修,冒着生命危险,几千里路来到我们家乡。讲述了他们对正法的认识,还有他们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的神奇经历和感人故事。

后来,表姐对我说:你们同修去北京的过程太神奇了吧。那个大法弟子,一分钱也没有带,走着去北京的。一路上,饿了,铁路边就摆着馒头;要下雨了,大风就吹来一大块塑料布,把他整个人罩住;太阳太大了,想休息一下,前面就出现了小树林。真有这么神奇吗?我现在是得明白了,你们为什么那么多人往北京跑。——听了这些故事,不要说你们修炼人了,就是我这个不修炼的,听完那些故事,都想马上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了呢。

我告诉表姐,就是那天晚上,那满屋子的同修,听完故事后,都去北京了。有的连家都没回,直接去北京了。我也是在那天晚上去北京的,是在另一个交流点上,听完同修的故事后去北京的。

后来,610的头子说,那晚上,仅是市区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四、五百人。

正如明慧网编辑部文章中说的:“这是一段平凡中充满神奇、苦难中充满美好、亿万个点滴汇成浩瀚、用短暂的今天缔造长远未来的历史。”

“让我们拿起笔,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见证,点点滴滴的记录下来,把真实的历史留给后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