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复过同样心性关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近日,静下心来得以反思自己修炼中的经历,想从中提炼出对自己有教训、有促進,对同修有借鉴的内容。当细细审视自己一路走过来的修炼状态,反复学习师尊的近年讲法,我才猛然清晰的觉的自己在修炼路上所遇到的关、难全是由“情”源起。虽然说这个情不是我走入修炼的根本执着,但是回想自己得法前的大半生,从生养我的家中到走入社会后的坎坷经历及对人生的迷茫,使我活的又苦又累。

是缘份让我喜得大法,我得法不是为了祛病,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地。但当我第一次看到《法轮功》这本书,听了师尊的济南讲法,从那一刻起,我开始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从此,我真有一种生命解脱的快乐和生活幸福感。从此我看淡一切,再也没有活的苦、活的累的感受。但是近年来,随着修炼要求的提高,特别在几次心性关中,我似乎不时又出现那种修炼前人生的苦与累的感受,但不是在做三件事中的苦与累。到底为什么?这个困惑困扰着我,使我一度消沉迷茫。

现在想来究其原因是我没有真正从法上认识“情”的危害。在我几次过关中,均是同样问题,却以不同方式出现。我没有真正认识到“情”对我修炼中的干扰,是我修炼提高的障碍。

正法修炼中的弟子,要兑现誓约,不修去情,又怎能有慈悲,怎能救更多的众生?认识到这一点,借此谈一谈这方面的经历及个人所在层次的一点体悟,意在交流,共同提高。

师尊说:“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1]

由于我从小到成年前后的人生经历很简单,阅历很少,甚至没有体会到人中的“情”,特别是成年后,又生活在邪党的“四清”、“文革”、“反右”、“批林批孔”的阶级斗争年代,婚后的双方家庭又都在“五类分子”之列,斗争的对象,人中的温情,从来是可望不可及,总是在渴望中失望,从失望中到无望,真有一种尝尽人间凄凉之苦的感慨,渴望情,却不知情为何物?

“情”是修炼中的大忌

得法后,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坚定的走到今天,从不动摇,自觉能跟上正法進程,但是我却把人中渴望而得不到的“情”不自觉的带到修炼中来,给整体、同修、自己修炼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和损失。

如A同修在我流离失所时全力相助,感激之情难以忘怀。当他劳教提前回来后,我明知他已经邪悟,有的同修还通知我“他正在洗脑班与犹大密谋抓你”,我却以他是我的朋友、对我有恩,仍将自己与一同修离家后的住所告诉了他。结果他亲自带恶警绑架了我与那个同修。这一教训本该使我引以为戒,遗憾的是我一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也给那位同修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B同修带再婚妻子流离失所来我地求帮助,我热心承担。我想到B同修不仅多次受非法关押迫害,失去工作,原配妻子也带着唯一的儿子离他而去,所以我考虑他们的经济状况与安全便尽心尽力,细心周到照顾他们。作为帮助难中的同修本无可非议,但是在几年多的交往中,我却不自觉的将情掺進了修炼中。由于我依赖他们的某些技术,我就觉得欠他们的情,我就让他们在我家吃、喝、住,也觉得理所当然,并口无遮拦的无话不说。久之,严肃的修炼、同修的圣缘被我给演变成常人似的亲亲热热,人情往来,把同修分成亲疏远近。同修看在眼里,提醒我:“别把情带到大法中!”我却不在意。

终于,由于我走的不正,做事说话不在法上,使B同修夫妇偏听、偏信了一同修断章取义我说的B同修的几句话,便由此造成很大间隔,离我而去。痛苦中,我仍不向内找自己的原因,还用不平衡的人心想:“我对他们多年的尽心尽力还顶不住断章取义的几句话吗?”还是情欲满身的人,跳不出情去看待修炼中的事。这事当时给当地很多同修造成心理的干扰,给整体修炼环境,救度众生带来一定影响。

类似因情而给我与同修造成的间隔还有不少,这里就不一一列举。

这一次一次的心性关才让我感到修炼中的苦和累。如今我终于能向内找,从法中明白了:我把人中渴望不到的情倾注到同修身上,渴望回报,基点错位、心地不纯、不在法上。把情看作是自己的善,用人心、人理看待修炼中的问题,当然就活的累,活得苦。没有在法上认识法。

师尊给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机会让我修去这个情,才让我反反复复的以不同形式过同样的关哪,遗憾的是弟子悟性太差,至今才认识悟到,既然认识到了,从今做起,一定尽快归正,修去带入到修炼中的情。

情的多种表现

由于我们修炼人大多数的时间都与同修接触、交往,天长日久没修去的人心会产生人的情,所以这方面表现随着修炼的提高也该引起同修们的重视。我看到的与我的切身体会,由于人情、感情、同修情的加重,造成同修间的间隔与整体上的不能协调一致。比如,感情合得来的同修,就唠个没完,有事就热心帮助,合不来的不屑一顾,有事不闻不问,与己无关的心态。学法时也找对心思的,自己看不上的人就排斥,不愿在一起学,党文化似的心态,“仨一伙俩一块”,无意中形成小圈子。这种行为会阻碍自己的提高,加大同修间隔,影响救度众生。

我还看到同修的亲情、儿女情、夫妻情,致使修炼与家庭关系无法摆正,为满足家中亲人们的天伦之乐,所有的节假日周末必须家庭聚会会餐,一桌桌菜,一盘盘水果,买呀做呀,日复一日的浪费太多时间,可是,修炼二十年了,仍然偷偷摸摸的做三件事,在家中仍然不敢提“法轮功”三个字。

有的同修为让配偶高兴,以要符合常人状态为由,时不时的就陪家人国内国外旅行游玩,而家中不敢放大法书,也不敢让亲朋好友知道自己炼法轮功,也不敢让同修去他家,这样整天小心翼翼的生活,同时无可挑剔的照顾他的亲人,可是家庭修炼环境二十多年却没有一点改善;有的同修尽全力为孙儿子女服务,耗费了过多的精力和时间。

如果不能做到师父说的“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2],如果不放下情,不摆正修炼,这样下去就会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师尊讲:“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3]

情是执着的根

师尊讲:“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1]其实“情”归根结底是私派生出的。嫉妒心、争斗心、求名、怨恨、自私、自大,我认为全源于情,它会造成同修中的间隔,影响整体的配合与协调一致,阻碍修炼人的精進。

作为一个修炼者,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具有宽广的胸怀,海纳百川都不及的坦荡,才是慈悲。慈悲完全是为他无私的一种境界,是一种永恒的大爱,面对伤害,心里没有一丝丝的涟漪与偏袒。而情是为私为我的,是三界内的物质。认清它,修去它,因为它是修炼的大忌,是执着的根,它阻碍救度更多众生。

个人现阶段修炼的一点感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