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大法小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我是十六岁的大法弟子,我出生在遥远的澳大利亚西部城市珀斯,虽然身在西方社会,父母不断的让我和姐姐学华语和讲华语。从小教我们学《洪吟》,四、五岁就开始学《转法轮》,也开始炼功。渐渐长大了,到中学的时候基本上放弃了修炼。但是八年级的时候,奶奶听说我放弃修炼的时候就在假期常常打电话给我提醒修炼的事。奶奶的不断提醒,加上妈妈给我买了英文《转法轮》,让我从新走上修炼的路。

其实我从小就比较笨,学习比较慢。在大组学法的时候,每次都是爸带着姐姐跟大人学,妈带着我自己学。以前读《转法轮》对我来说只是学习华文,没有去想或者思考内涵。加上很多生词,懒得问父母,没有真正的学法。学了英文的《转法轮》大大的提高了我的思想境界,读的时候是学整个书的内容,而不是读字。神奇的是,以后读中文《转法轮》的时候不是象以前一样读的磕磕巴巴的,而读的比较容易,也得到思想的提高。

学校假期的时候我去参加市中心的洪法。一开始我是跟爸搭火车去,但是因为爸要上班,平日我就得自己去,我就一早起来,爸会带我到火车站,我自己坐火车二十分钟、走十分钟到洪法点,待一整天再自己回家。平时周末的洪法,我也会参加。洪法有苦、也有甜,站的很久腿会疼,心也会烦。但是每当给一个人讲真相的时候或者拿了资料的时候,我感觉力气和精神恢复,还能坚持下去。

以前觉的跟靠近的人讲真相的时候很不愿意,借口是很不顺口,觉的突然跟他们讲他们会觉的很奇怪。但是靠近我们的人都是有缘份的,都是等着我跟他们讲真相。现在觉的跟哪一个人讲真相都行。谈生活方面的事时,就可以找机会让他们了解真相。在学校经常跟朋友讲真相。

在学校我常常会学师父的《论语》或读明慧网上的文章,因为能够使我增加正念,使我有正念去对待学校中的矛盾。每天放学以后我得走十五分钟回家,我就趁着这个机会想想我今天做的怎么样?哪里遇到了矛盾,自己有在法理上吗?没做好的地方下次怎么能做好,应该怎么去对待?当然也会看哪里做好的地方能不能再進步。

修炼中最常常遇到的问题是妒嫉心。师父讲:“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1]

感谢师父给我很多机会去掉这关键要去的心。我的妒嫉心表现在很多地方,但是都是心里的反映,常常表现在朋友与朋友之间。比如朋友跟另外个朋友很好的关系呀,得的分数比我好不会为他们高兴。有时觉的真是妒嫉的不行,不能起善念,心里也会很烦,不知道怎么去。多学法和向内找悟到,这不是我的心,要强制的抵制它。同时也得把一切事情放淡。

师父讲:“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那我就想我不能抱着要保护自己的东西和利益的思想,因为我不用保护,如果真正是我的我不会丢,那不是我的我也不要。真正能达到这种思想的时候觉的心里真平静,轻松和舒服多了。

修炼中慢慢的提高,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变化,思想上和身体上提高了很多。悟到了很多理,智慧也加深了。越觉的常人与修炼人的境界离的很远。在学校,如果老师多给了我分数,我会跟老师说。但是朋友觉的我很笨,为什么会做这种笨的事?那我就问他们讲真话错吗?答案对重要还是分数重要?有一次数学考试,我得了第一,但是老师多给了我几分。去改分数后,我变成班上第二。但是因为我告诉老师我真正的分数,要求她改,考第二的人也告诉老师她的分数被加错了,所以我又变成第一。我就跟班上的同学说做好事会有好的后果。

修炼中常常遇到的矛盾是跟朋友之间,自己觉的被欺负了,或者是被冤枉了。有几次朋友突然间对我出言不逊。当时没悟到,没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生了怒气。但是真正再去学法的时候,才悟到这是师父特别设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虽然悟到,但还是有不服气的心,所以就加强发正念清除这种思想。向内找发现了很多:第一是,这是师父设的难为了提高心性,也是为了消业。第二是,有一个证实自己、自己被冤枉了的心。第三是,我是修炼人我怎么能恨或者怨她呢?她是帮我提高心性。她不开心和难过,我还怪她,我修炼人的慈悲心、善心去哪了?发现这些后,下次又出现同样的矛盾的时候,尽量用善心去对待。师父在《洪吟》的诗“做人”帮助我很多。

以上交流的只是修炼中的一小点,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各位同修,谢谢慈悲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