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前医院院长李灼日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海南报道)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海南省人民医院原院长、党委副书记李灼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日前正接受审查和调查。

李灼日,男,汉族,一九五九年十月出生,湖南安仁人,一九九二年八月至二零零二年七月,历任湖南省人民医院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院长助理。二零零二年七月至二零零五年九月,任新疆吐鲁番市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二零零五年九月至二零一零年八月,任湖南省人民医院副院长。二零一零年八月至二零一八年九月,任海南省人民医院院长、党委委员或党委副书记。二零一八年十月,被免去党委副书记职务。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

据医院官网等公开资料显示,李灼日擅长肝胆胰外科,从医三十年,施行肝胆胰手术4000余例,包括肝、肾移植手术,网页明确提及李灼日的肝移植术8例,肾移植术11例。由此可知,李灼日并非只是主持行政工作的医院高官,他在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零年,在湖南任职期间,从事肝胆外科实际临床工作。

李灼日在转往海南省人民医院后,据报导,自二零一零年,李灼日主持之下的海南省人民医院,“填补了省内无肝移植手术的空白”,其中一场手术发生在二零一五年,即海南省人民医院为一极危重病人郑南生换肝。

二十天找到配型肝源

据相关报导,患者郑南生时年四十四岁,曾是汶川地震医疗队的随队医师。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郑南生病重入住海南省人民医院治疗。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晚,院长李灼日亲自主刀,为郑南生手术。

到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郑南生再次出现消化道大出血等病症,转入重症监护病房,多个科室联合会诊,医生认为肝功能衰竭和门静脉血栓形成是郑南生再次大出血的主因,只能做肝移植手术。到四月二十二日,海南省人民医院的器官移植团队,与中山大学医学院的移植医生,给郑南生做了肝脏移植手术。

郑南生这起换肝手术在器官移植医疗上的真正罕见之处,是仅仅二十天,获取配型供体器官。

一般人都知道,要进行肝移植手术,肝源是最大的难题。郑南生移植的肝从哪里来?海南省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陈劲松说:“郑南生是幸运的”,经多管道联系肝源,终于在省外找到了可以移植的肝。

在关注中国器官移植新闻的人不难发现,陈劲松的说法令人耳熟,也是几乎每起公开报导器官移植案情的典型情节,重大危急病患需要器官移植,供体器官不论肝、肾,说有就有,而且取得时间之短,在移植医学上明显不合理。

质疑供体器官来源不明

这就让人合理质疑供体器官来源不明。如众所周知,国际长期指控的中国境内至今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按需杀人”取器官,那么每个移植器官恐牵涉另一条无辜人命——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据海南人民医院官网介绍,在李灼日二零一零年八月起担任院长开始,积极开展肝、肾移植手术,至二零一五年这五年来,已移植40例。那么包括郑南生在内的这些肝脏、肾脏等供体器官来源哪里?这无疑是比经济腐败更应该交代清楚的问题。

李灼日分别在湖南省人民医院、海南省人民医院任职约15年和8年。这两家医院都是大陆的三级甲等医院。因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海外的相关追查组织曾对两家医院和李灼日发出追查通告。

据对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四年,海南省人民医院、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海口市人民医院等海南6家医院共实施肾移植至少323例,肝移植至少9例,角膜移植至少76例。

如李灼日任海南省人民医院院长期间,二零一零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三年一月,该医院进行了6例肝移植;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二年,该医院有肾移植手术9例,基本都是活体移植。

李灼日担任湖南省人民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医师时,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日至十二月八日曾参与实施3例全肝原位移植。

李灼日担任湖南省人民医院副院长时,二零零六年四月下旬,该医院曾通过湖南官媒发表了“免费进行20例器官移植”的消息,称将免费为20人换肝换肾,患者可通过热线报名等。这些供体的来源是否合法,令人怀疑。

'活摘器官示意图'
活摘器官示意图

这一桩桩一件件器官移植背后的活摘内幕令人惊骇,李灼日发表的论文、主编的著作、担任的职务、移植的器官都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美国人权作家葛特曼(Ethan Gutmann)调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摘器官的《屠杀》一书最近在台湾出了中文版,再次引起人们对中国器官移植黑幕的关注。

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这些被称为“白衣天使”的中共医生追随元凶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为一己之私,泯灭良知,助纣为虐,对这场迫害的延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