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车祸 二十天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我今年六十二岁,是一个不幸的女人,中年丧夫,为了生活,我收过废品,卖过水果,卖过菜,打过各种零工。我也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一生无论吃多大的苦,遭多大的罪,我都不吭一声,从不流一滴眼泪。一九九八年我走入大法修炼,从此无病一身轻。

二零零二年四月初的一天下午两点多,我推着自行车横过马路。这是一个小型的菜市场,人多车杂。我推车边走边看,当快到马路对面时,突然从右侧疾驰过来一辆轿车,把我连车带人都撞飞了,由于车速太快,我连车的颜色都没看清,人当即昏了过去。

当时右边额头被撞塌了一个鹅蛋形大小的坑,但坑内一滴血没出,整个右边脸着地,连撞带蹭的都破皮了。脸都肿了,青紫青紫的,右边脸肿的很重,扭弯着压向左边脸,五官都变形了,两个眼睛根本就睁不开,满脸满头都是土和血,整个头变成了畸形。

由于严重的撞击,头顶挤成尖形,整个头从上到下被挤压的很长,很吓人的。但是除了脸部的破伤外,全身哪里都不疼,哪都没有伤。

当时围观的人很多,肇事的司机没有走,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有了知觉,司机凑过来蹲下问我是否上医院,我摇了摇头。市场里有一个修自行车的兄弟,对肇事的司机说:“你撞的人是炼法轮功的,她不会讹你的。”司机给了修自行车的人五十元钱,让他把我的自行车修好,然后偷偷的放我兜里五百元钱,便悄悄的走了。围观的人都在不住的议论着,说撞的太重了,上医院都不知道能否治好,不上医院那不是等着“完蛋”吗?

天渐渐黑了,当我再一次醒过来时,市场的人几乎都散了。在市场用三轮车拉客的一个兄弟来到我身边,蹲下来问我家住哪里,他想送我回家。当时我还没有完全清醒,也想不起来家在哪,眼睛又睁不开,他把我扶上三轮车,一路上不断的颠簸,我慢慢的想起了家的地址,他把我送回了家。

当时因为被中共迫害,流离失所,修炼的女儿抱着一岁大的孩子,我们娘仨生活在一起。我当时的样子把女儿吓坏了,抱着孩子目瞪口呆的,也不知道叫妈了,也不过来扶我,傻愣在那里。周围的邻居看到我回来了,都过来了,当见到我时,她们都吓坏了,帮着三轮车司机把我扶到屋里炕上躺下,她们对三轮车司机很感谢,又提醒女儿给三轮车司机车费。

三轮车司机走后,大家心里都没底,怕我有个三长两短的,都劝我赶快上医院治疗。当时我心里很静,也很稳,我不断的求师父救命,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我坚信:师父无所不能!真修大法的人不会有事的!

邻居们都走了,我静静的躺在炕上。女儿害怕极了,晚上睡觉不敢闭灯,并且把孩子放在我们俩中间,她不敢看我,也不敢靠近我。除了偶尔上厕所外,我一直躺在炕上,也不知是睡没睡着。只要意识清醒的时候,我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师父好”。

从出车祸的第一天晚上开始,七天七夜的时间里,师父一直在给我调整大脑,无数的法轮不停的旋转,有向左转的,有向右转的,有先向左转又向右转的,脑袋越来越舒服,意识也渐渐的清醒了。

第三天我的眼睛睁开了,女儿也不那么害怕了,周围的邻居也不劝我上医院了。那天开三轮车的兄弟来了,他见我的眼睛睁开了,问我感觉咋样,我说挺好的,哪也不疼了。他说:“你太厉害了,把那轿车撞个大坑。”他问我什么时候去打官司,他给我作证,车牌号他都记住了。他说他看的很清楚,事不怨我,责任在司机身上。

我看着他说:“谢谢你兄弟,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做好人的,有师父管,不用花钱,不用住院,过几天就好了,没事的,不用打官司。”我把兜里的五百元钱拿出来对他说:“这是司机塞给我的钱,如果当时清醒这钱我都不会收的。”他愣在那里说:“你真不用打官司了?”我说:“不用了。”他若有所思的走了。

第八天我可以下地活动了。脸上消肿了,只是有点青,脸上结的疤全掉了,又长出一层新皮,右额的坑基本长平了,用手摸才能感到有鸡蛋黄大小的一个小坑。

二十天后,我完全好了。我去市场找修自行车的看我的车修好没有。那是一台凤凰自行车。修车人说自行车报废了,无法修了。自行车报废了,我却恢复的啥事也没有,如果不修炼大法,也许我也会象自行车一样“报废”了。

现在这个社会,道德下滑,人心不古,物欲横流,金钱至上。如果不炼法轮功,碰到这样的事,有几个不打官司的?有几个不要钱的?即使撞的不严重,都要想方设法讹钱的。大法教我们做好人,重德向善,遇事为别人着想。从古到今,到哪去找这么好的功法呀:不喝你一口水,不吃你一顿饭,不要你一分钱,却让你身体健康,遇难呈祥。

法轮大法正在世间洪传,救度一切有缘。善良的世人啊,请牢记法轮大法好;善良的世人啊,祝福你们永远幸福平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