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锦州市两年半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六年七月至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底,辽宁省锦州地区不法人员追随中共和江氏集团,利用所谓的“敏感日”、“敲门行动”等借口,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包括骚扰、绑架、抄家、庭审、判刑等等。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这里曝光的迫害案例只是一部分。

一、概述

根据明慧网报道的资料统计,两年半的时间内有两人在严酷的迫害中离世,年仅五十多岁。343人被骚扰,其中凌海地区二零一七年五月至十月间的“敲门行动”中有二百多人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而且是反复多次去敲门,主要采用录像、拍照、问还炼不炼了、电话号码是多少等不同方式。在这两年半期间,锦州市有179人被绑架,同时四人以上被绑架的有五起。非法庭审29场,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出庭做无罪辩护十九场;33人被非法判刑,最长刑期七年有两人,五年四人,四年三人,这些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多位是年届七十的老人。

另据不完全统计,两年半内不法警察入室抄家抢劫、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至少九十四万四千七百元,中共法庭非法罚金七万五千元,合计一百零一万九千七百元。自二零一七年年三月二十四日至四月十九日,锦州市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长李嵋珊伙同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跃等,有预谋地对凌海市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野蛮抄家、绑架、经济勒索,抄走的东西折合三十余万元,勒索现金数额为四、五十万元,总计金额达七、八十万元。

图:2016年7月~2018年12月锦州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
图:2016年7月~2018年12月锦州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

以下是各县区被迫害的情况统计。(其中凌海市含龙栖湾新区,太和区含松山新区)

凌河区 古塔区 太和区 开发区 凌海市 义县 北镇市 黑山县 区域不详 合计
骚扰 8 4 41 17 205 33 12 23 343
绑架 22 11 25 6 35 28 19 14 19 179
判刑 2 4 11 5 2 1 1 7 33

二、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任桂霞在迫害中离世

一九九七年,任桂霞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她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及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后,任桂霞共遭受八次绑架关押迫害,每一次的冤狱折磨都是九死一生。

任桂霞
任桂霞

任桂霞第八次被绑架是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当天早上六点多钟,凌海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金城公安分局局长带领一群警察,将任桂霞家防盗门用电动工具割开,一群警察如狼似虎强行闯入室内,把手无寸铁的任桂霞夫妻二人按倒在地,戴上手铐,另一部分警察开始非法抄家,把当时家里的两万多元现金抄走。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任桂霞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到沈阳女子监狱。

任桂霞在监狱被迫害导致心脏病、高血压等病症复发,到监狱医院抢救好几次。在随时都有失去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任桂霞得到了保外就医。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任桂霞被通知将在十二月份停发退休金。十二月二十二日,任桂霞来到凌海市劳动局,劳动局和社保局相关人员说是辽宁省下发的针对所有服刑人员的新文件,规定以前曾被监狱或劳教所关押过的,在里边呆几年就停发几年的退休金。停发退休金后,任桂霞已经写好了《关于取得我应得的退休金的申诉信》准备上诉。让人悲痛的是任桂霞没有完成自己的心愿,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七岁。

王彦秋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王彦秋
王彦秋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王彦秋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二分监区一小队。入狱时王彦秋已经骨瘦如柴,经监狱医院检查,血压(收缩压,下同,正常人为120)高达200多,大脑小脑出现萎缩症状,就这样的身体还被逼着干活。

队长赵敬华和副队长戴雪梅等以减刑来鼓励犯人菊华等人监视王彦秋,不让她炼功,还制造事端加重迫害,王彦秋一闭眼就说她炼功,马上报告给队长。为了捍卫信仰,王彦秋高喊:“法轮大法好!”菊华等人一窝蜂地上去把王彦秋摁倒在地,捂她的嘴捏鼻子。王彦秋的腿被犯人王晓红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事后狱警不但不惩罚这些恶人,还训斥了王彦秋一顿。

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队长戴雪梅一手捂着王彦秋的嘴,一手把王彦秋的胳膊反背在身后,推向二分监区大车间(干奴役活的地方),另一队长赵敬华用水杯砸向王彦秋的脑袋,然后又“啪,啪”地搧了二十多个耳光,当时王彦秋的脸就红肿起来,并留下明显的手印。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第二天上午,赵敬华把王彦秋带到监舍楼的队长值班室,给她放诽谤法轮功的录像,王彦秋不看,赵就把她的手反铐在背后,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又绕着脖子缠了好几圈,并踹她几十脚。下午副大队长尤然与赵敬华、戴雪梅三人把王彦秋带到另一个屋子,她们恶语相加,诽谤法轮功和李洪志先生,并把王彦秋摁倒在地,在她的内衣写上污蔑法轮功的字。王彦秋挣扎着,制止恶人,赵敬华就用手掐王彦秋的胳膊并罚站。持续的迫害致使王彦秋的腿青肿,疼痛难忍,近一个月不能正常行走,上厕所蹲不下去。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上午,距王彦秋回家还有一个月,家人突然接到辽宁女子监狱的电话,说王彦秋当天早上六点脑出血,被送进沈阳七三九医院抢救,现已苏醒过来,让家人前去看望。家人赶到医院时,王彦秋是清醒的,认识家人,只是不会说话,然后她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前两天王彦秋还是清醒的,可是第三天,当王彦秋被推出重症监护室时,家人发现她已经没有意识了,一直到她离世都没有醒过来。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家人把王彦秋接回了家,但始终呈“植物人”状态。经历五个月的痛苦挣扎后,这位饱受摧残的善良妇女,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悄然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三、严重迫害案例

◎法轮功学员邵明罡于二零一六年被非法关入东陵监狱后,一直被迫害得很严重。据明慧网报道,邵明罡入狱后血压一直是240~280,转入二监区后仍然高达230,每天昏睡,时而理智不清,大小便失禁,行走极其艰难。每天都有人监护,但是监护根本不到位。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至五日,邵明罡大口吐血,法轮功学员及时向监区提出并抗议,一月五日晚邵明罡吐血后被送进东陵监狱医院,到医院后只测了血压和心电图,并无采取任何治疗措施,一月二十九日晚被押回监区,晚间上厕所时跌倒在地上。

二月二日在车间又摔倒在地,被其他法轮功学员扶起。三日早晨出工时,地面没有冰雪,邵明罡坐在轮椅上,犯人推轮椅时推翻,车和人均扣翻在地,万幸的是手先接触到地,未受到大的伤害。进车间后,又摔倒在地,大家把他搀扶起来。下午邵明罡又跌坐在厕所里,问怎么跌倒自己都不知道。

四月二十八日邵明罡监外执行手续费尽周折终于办理完毕,五月二日回到家中。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陈再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遭太和区法院非法审理时,在辩护律师石伏龙的坚持下,当场播放了执法记录仪,把太和区公安分局警察执法犯法的行为曝光于世人。画面中显示:吵吵嚷嚷中,有两个身着便衣的男子拎着工具箱喊着“开门开门”,同时用工具撬门、用脚踹门。尴尬的画面出现后,法官赶紧说快点播放。画面接着显示很多人进屋。陈再华的儿子据理力争地说了几句,太和分局国保大队长李蕾大声说:“把他铐起来!”于是一家三口被推到一个房间,陈的儿子被四、五个人按在床上铐了起来。画面至此,法官不让再播了。最终,陈再华一审被诬判五年徒刑,上诉至锦州中法维持原判,后被劫持到沈阳康家山监狱迫害。

◎法轮功学员潘文杰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七零三室。她因为炼功,被犯人头儿黄丹揪打,用鞋底打脸,打全身。所长、警察暗示犯人“不要动手”,犯人们就把潘文杰揪到卫生间用脚踢打。一次被殴打后,潘文杰向警察控诉犯人们的暴行,要求停止迫害。暴行不但没停止,反而给潘文杰戴了四天手铐。潘文杰绝食反迫害,第五天时被强行灌食,灌完后鼻饲管不给拔掉。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法轮功学员葛春英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她因打坐炼功遭罚站,看守所所长石红不让她跟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教唆犯人处处刁难她。葛春英绝食反迫害,遭强行捏鼻子灌水。

◎法轮功学员杨玉辉,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从家中被锦州太和分局警察撬门开锁、强行入室绑架。投进看守所后,被强制“转化”,不“转化”天天打,用绳子绑胳膊拽头发。十月九日律师会见时,胳膊上还有被打得青紫的伤痕。律师找到所长,要求保障杨玉辉的人身权益,如果不停止这种行为将向检察院提出控告。十月十日律师再次会见时,杨玉辉反馈说,没再被打。

四、恶人恶行

▼李蕾,男,锦州市太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从上任以来以他为首的太和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二十余人,绑架未遂二人,其中被非法判刑十一人,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极大的压力和痛苦。下面是他参与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案例。

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凌晨零点至三点多钟,李蕾等使用万能钥匙,在不穿警服、不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先后闯入锦州女儿河纺织厂法轮功学员刘传华、潘文杰、吕凤霞、王建茹家中将他们绑架,非法抄走电脑、手机等私人物品,四人随后被太和区检察院非法起诉,太和区法院冤判潘文杰五年,吕凤霞两年,王健茹一年半,刘传华判三缓四。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晚上九点多钟,李蕾等二十多个警察、多辆警车,采用万能钥匙、撬门压锁的手段,强行闯入太和区法轮功学员陈再华、冯书东夫妇家中,将夫妇二人及他们的儿子(未修炼法轮功)绑架,当时在其家的法轮功学员郭丽光和陈国文一起被绑架,当晚三家均被非法查抄。二十一日下午,陈国文和陈再华的儿子回到家中;冯书东和郭丽光被非法拘留十天;陈再华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多钟,李蕾等数十个警察,利用万能钥匙闯入法轮功学员谷贺霞、曲阿娟、姜德秋、杨玉辉、王丽华的家中实施抓捕并抄家,当晚十点多钟,谷贺霞、姜德秋、杨玉辉及其丈夫(不修炼法轮功)、王丽华及其丈夫一同被非法关押到女儿河派出所,曲阿娟因当时不在家,得以幸免。后来姜德秋及两位家属被放回家,谷贺霞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杨玉辉、王丽华分别被诬判七年和一年。

▼王娓静,女,二零零五年年底上任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以来,一直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她任国保大队长的十多年中,她曾直接参与六十多起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参与勒索钱财几十万元,有近三十人被送入劳教所,遭受非人迫害,有十人被非法判刑。下面列举她的恶行如下:

二零零六年,王娓静亲自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四次,其中一人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八年她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五次以上,至少四人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晚,王娓静将已被黑山县公安局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姜海岚进行绑架并威胁诱骗她:如能拿出十万元保释金,就放你回家,在遭到拒绝后,王娓静和检察院法院勾结将姜海岚冤判八年。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王娓静参与绑架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和一名家属,将八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为了找到她认为的所谓证据,她将农村法轮功学员家的门灶子、炉坑、灶坑都翻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王娓静带人将法轮功学员张英东、寇德英、张耀东绑架,并迅速上报检察院对三人批捕,然后非法开庭,寇德英和张耀东分别被诬判九个月,张英东被诬判四年半。

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王娓静再次行恶,她带着自己的下属竟然跨地区到沈阳绑架已经被迫害患脑血栓的六十七岁的马立光老人,并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将老人送入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勾结检察院非法批捕,后来将马立光非法判刑六个月。

▼锦州市中级法院吴言军、倪凯等人凭借炮制的证据,在证人身份不明的情况下,抱着对法轮功的仇恨心理,枉法裁决,把简单推定作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根据,以所谓“生活经验”为由,枉法判决法轮功学员,仅仅从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八年,就非法判刑三十人,其中四人被迫害致死。

锦州市的所有迫害法轮功的案件的一审均是经过锦州市中级法院院长吴言军、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法官倪凯等人审批之后才下判决书。

在锦州基层法院没有裁决权,所辖县区迫害法轮功的案件都需要经过锦州中级法院倪凯批准,其级别只是副庭长,但是迫害法轮功的案件他主管,他说法轮功问题是政治问题,无论判多少年都没人告他,判多没人管,判少了有人反对,所以他想咋判就咋判,无法无天。在事实证据都存在很多疑点的情况下,倪凯也故意说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典型的拍脑门型。

由于经常有人给倪凯和他家人打劝善电话,他怀恨在心,说是电话里让他遭报了。所以经过他手的案件都判得很重,上诉到锦州市中级法院的法轮功被迫害的案件都是维持原判。

五、恶有恶报

▼锦州三个法院院长同时落马

二零一七年六月中旬,锦州市三个主要辖区的区法院院长黄萍、刘庚和金京钊,同时落马:被撤销职务、停止工作,被审查。

锦州市这三个区法院的院长同时落马,在锦州官场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有些人诚惶诚恐。三个院长的同时落马究竟为哪般?表面是因贪腐,实则有更深层的原因。中国自古流行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看看三个院长他们在任期间制造的多起冤案:据明慧网报道,截至二零一七年七月,据不完全统计锦州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一百三十七人,年龄最大的七十三岁。最长刑期十三年,超过十年的六人,超过五年的近十人,非法判刑后被迫害致死的至少六人。这些被诬判法轮功学员以太和区人数最多,其次是古塔区、凌河区。

黄萍,女,五十六岁,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由一个普通的法官升为锦州市太和区法院院长助理、副院长,后升为古塔区法院院长。该法院多次诬判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李凌就是被黄萍的前任冯永田诬判后,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黄萍任该院院长后,步冯永田的后尘,继续实施迫害,特别是在二零零九年将法轮功学员宋亚平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一四年初黄萍调任凌河区法院任院长,至被撤职前一直在凌河区法院任职,这期间她又先后非法诬判邵明罡、武秀兰等六名法轮功学员。

刘庚,男,五十六岁,曾任凌河区法院院长长达十年。这十年间他所在的凌河区法院诬判法轮功学员二十多人,仅二零零八年,就诬判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项英被诬判十二年。二零一四年初,他与黄萍对调,任古塔区法院院长,又诬判王林、李凯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也是古塔法院连续遭恶报的第三任院长,前两任是冯永田(被判三年半徒刑)和黄萍(正在调查处理中)。

金京钊,女,五十六岁,多年来一直担任锦州市太和区法院院长,参与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的诬判,特别是二零零八年她昧着良心将善良妇女刘凤梅诬判十三年,致使她在狱中被折磨成疾,罹患癌症,最后悲惨离世;法轮功学员黄成被她诬判投监后,惨遭酷刑,遭受“十指插针”摧残,最后被迫害致死;金京钊还诬判两位山东法轮功学员曲成业和张立田,曲成业在盘锦监狱被折磨成高血压、脑梗塞等病症,直到去世也没有得到保外就医,直接死在了监狱;而张立田则在锦州监狱二十监区被狱警和犯人活活打死,尸体至今没有火化。

往往在人作恶之后,上天都警示于人。二零零八年金京钊重判近十名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九年就出了车祸,当时金京钊开车与三个副院长从外地赶回途中,与一辆汽车相撞。金京钊膝盖骨严重骨折,六根肋骨折断;三个副院长也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只可惜金京钊拿上天的警示当儿戏,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凌海市国保大队长张铁男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凌海市公安局割双腕脉、割喉自杀未遂,又用刀捅向自己的胸部三刀死亡。

张铁男因涉及十五年前一起命案,被害方上诉十五年后得以查实,凌海市公安局对他进行调查。调查期间,张铁男自杀丧命。

张铁男,男,一九五九年生。曾经担任锦州凌海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期间一直配合国保大队多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晚,凌海市金城地区法轮功学员金鑫、曹艳华、孙丽英在石山镇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者构陷,被张铁男、王景山等人绑架。

自二零一二年起,张铁男出任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依然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晚,三名辽河油田欢喜岭地区法轮功学员马文峰、王薇、朱青在发真相资料时遭右卫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拘留所。后来马文峰、王薇因怕判刑开除公职,马文峰父亲找张铁男沟通,张铁男非常蛮横。王薇母亲每天去国保要人,门卫根本不让进。后来两家找关系、托人找到张铁男,被勒索二、三十万元钱后,才将人释放回家,未被勒索到钱的朱青则被非法判四年。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恶多端的张铁男于二零一六年下半年因心脏大面积梗塞,去北京做搭桥手术,花去数十万元钱总算保住了性命。前不久才去上班,就在单位值班室自杀身亡。

▼原国保队长迫害法轮功 殃及妻子死亡

单学志,男,五十八岁,锦州市公安局“610”支队主要成员,曾任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古塔区“610”成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组织策划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敲诈勒索、非法劳教和判刑,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元凶之一。仅在二零零八年“二二五”大抓捕、二零零九年四月的抓捕行动和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大抓捕中,单学志直接参与策划绑架锦州市近百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渠道向他讲真相,单学志不听,他还拍着胸脯说:“报应?在哪儿呢?我咋没遭报应呢?”“我就不爱听谁喊法轮大法好,越喊我越重判。”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首度曝光单学志这些年来的恶行,希望他可以悬崖勒马、改过自新,可他对自己的恶行不但不知悔改,且仍在继续行恶,最终殃及家人:他的妻子冯杰敏因患肺癌,在二零一五年大年过后,不治身亡。

六、结语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有十九年多了,法轮功不仅没有被迫害倒,而且已经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已有四十种语言文字的版本在全世界发行。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以及“真、善、忍”为核心的教人向善的洪大精神力量影响着全世界的人。

然而在中国仅仅因为当权小丑江泽民的妒嫉,动用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无理迫害与镇压。目前这场迫害已经走向穷途末路,明白法轮功真相后世人纷纷站在正义的一边。

善恶有报是天理。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610”头目李东生等大批中共高官的落马表面是贪腐,实质上是因为多年来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所遭到的报应。在锦州迫害法轮功者也恶报连连:原锦州市公安局长王立军被判刑十五年,刚刚升职八天任反×教支队政委的刘文革,从女儿河桥上坠落丧命;原凌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守林,在自家小区被小车压死;原锦州监狱副狱长王洪博在自家地下室自缢身亡,等等。希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人员明辨是非、作出明智的选择,停止作恶,将功补过,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