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高里乡派出所原所长李士尔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李士尔,66岁,现已退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李士尔在高里乡派出所任所长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使用各种恶毒手段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如:抄家、经常绑架,酷刑逼供,电棒电击,啤酒瓶打脚踝骨等,使一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疯,也使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现在,李士尔被举报。

李士尔(li,shier),男,1953年9月25日生,原工作单位:定兴县公安局,职务:时任高里乡派出所所长。家庭住址:定兴县恒源御景小区17—1—302房间 邮编:072650。儿子:李哲,工作单位:定兴县北河乡派出所,电话:15175359578。

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高里乡派出所原所长李士尔及手下迫害法轮功事实: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李士尔十分卖力,配合邪党命令、指使全所的工作人员都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大量绑架法轮功学员,抄家、关押刑讯逼供、逼迫认罪、罚款、破口大骂法轮功学员。九九年八月三十一日就绑架大法学员四十多人,刑讯逼供,用铁锹柄打人,打成一节一节的,后就改用有弹性不耐折的白塑料管打人,把学员铐在篮球筐下边,用塑料管打,边打边骂……李士尔经常脏话连篇,手下在他邪恶本性的领导下,个个都是匪性十足,就连他雇用的临时工,都打人、骂人。恶警打手有:李博良、张常锁,林志强,沙登明、周振玉等等;临时工有金台陈村秦学水、孙瑞军。他们在李士尔的领导下无恶不作,凡是有人性的人干不出来的事他们都干了,每个学员都得过堂毒打,打死过去再浇水,不省人事强行灌药。

当时究室村法轮功学员何秀萍被他们打死过去,抬到乡投黑狱里,几天不省人事,时至今日何秀萍还精神不正常;平堽村法轮功学员张恒启被几个人打了一宿,棍棒打折了几个,电棍都没电了;农行的法轮功学员王先的腿被打得不能走路,有的学员满身青紫,不能自理。李光艳脸肿的很高,腿不能走路,睡觉不能卧床;究室村的喻建生、王玉芝、于晓静、何连雪等被铐在篮球架上,被暴徒用木棍打得死去活来;北章村李淑芬、刘宝元、王淑敏伤不断,每天审问就要遭一顿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一年,李士尔和警察林志强、张长锁、李得良、沙得民四人,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女学员不断侮辱人格和调戏。司法所长张吉东甚至逼迫陪他睡觉,她们不从,就不择手段地折磨。看守员娄大筝也想方设法调戏法轮功女学员。这里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扬言饿不死就行,每天却要交二十元伙食费,趁机榨取数万元。还经常在深更半夜强迫出去练正步走;刮风下雨在室外罚站。逼迫每天劳动、写体会和写“保证书”。一次警察打人,边打边嚷:“让你们当好人,坏人谁当?你们不是要德吗,给你们德!”质问为什么打人时,警察却说:“就是因为你们炼功当好人……”。警察还说:“江泽民有指示打死炼法轮功的人白打,就说是自杀”。

二零零一年五月,平罡村部份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邪恶,被抓、被打、被罚。六月份,究室村法轮功学员于晓静,高里村杨志国、曹雅静、何连雪、王玉芝等被抓、被打,每人还被罚款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晚,北章村黄金凤被抓被打。只因说了一句“大法好!”暴徒把她打的死去活来。易上营村肖桂玲、陈玉芬、高兰英、刘树苹因去北京上访,被关押了两个多月,经常被恶警打得鼻青脸肿,最后还被罚款一万六千元。

河内村法轮功学员范胜、唐均华因说了大法好,继续修炼,被非法关押几个月,罚款二千元。

高里乡究室村法轮功学员李淑环,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乡里的恶人和村里的恶人叫她一天三报道。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李淑环依法上访,派出所恶人把她劫持在乡政府,勒索五百元,刘文鑫收的钱。二零零一年,由村里李术超和张小飞、田普另一个不知姓名,三个恶人把李淑环劫持到乡政府,刘文鑫让李淑环跑步,张小飞出损招,强迫学员打学员,勒索李淑环一千元,刘文鑫收的钱。

高里乡辛安甫村法轮功学员卓晓芳,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那天,她被恶警管庆敏、马全勇劫持到大队非法关押,强迫放弃信仰,对她连打带骂,后来恶人三天两头上门骚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