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在我六十多年的人生中,魔难重重,人生坎坷。一九九七年秋天,我有幸走上修炼大法之路,不久,身上的多种病不治而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疯狂迫害大法的时候,作为一个在大法中受益的修炼者,我想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唤醒世人,证实大法,被中共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又被非法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進去被单独关押一楼刑事犯干活的车间,一个刑事犯二十四小时包夹,吃饭由转化的往回端,晚上睡在干活的桌子上。后来又進来一个同修,我俩背法,师父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关了一个多月,有一天队长安排五、六个转化的学员,把我叫進管教室,让我跟她们交流交流,我说:没有什么交流的。队长说你没什么说的,听她们说,就走了。她们就把我围上,七嘴八舌劝我,我也不说话,坐那捂住耳朵,心里念除恶、除恶,把她们气的够呛,上队长那告我的状。队长过来训我一顿,我心里一直念除恶、除恶,她让我回去了。進屋那个同修也围好几个人还唠呢!我跟同修说:跟她们没什么可说的,你们修你们的,我们修我们的,我俩把她们撵走了。

第二天,把我俩送二楼跟同修在一起,我分在二班,她去一班,一个班二十多大法弟子,这楼是新盖的,一楼是干活的车间,二楼、三楼关押大法弟子,靠南面朝阳,是转化的房间,环境宽松,背面阴暗潮湿房顶有监控器,狱警二十四小时不离岗,整天坐小板凳,我们天天学法、背法。有的同修法背的多,狱警吃饭时,会背法的同修背,大家围着听。有的同修把法抄在纸条上,分给老年同修,晚上躺在被窝里背,会了传下一个同修。有一天狱警吃饭去了,一个同修给大家抄法,突然狱警進来看到,我一下把经文攥在手里,狱警奔我来抢,一个同修将白纸攥在手里,说“在我这。”狱警又奔她去抢,抢到手里一看是白纸,气的够呛,我们整体配合反迫害,二楼到三楼有一百多大法弟子绝食二十八天。

六月以后,劳教所对没转化的大法弟子進一步迫害,强行转化,有几位同修被迫害死,有的被上大挂、电棍电。一天早上起床,一个同修跟我说:她睡觉梦见天空万马奔腾,都往一个方向跑,马群里躺着一个白猪,四脚朝天蹬着腿。我俩悟到师父点化,要有什么事发生,叫我们整体配合。吃完早饭,狱警把我们班带到外面,晒太阳,那时我们身上大多数都长疥,流脓淌水。九点多钟,从我们住的二楼三班窗户扔下一条绑人的绳子。我和做梦的同修都明白了,三班的同修遭迫害了。看见三班狱警就领一个同修在外面,其余都没出来。我跟狱警提出上卫生间,狱警说等一会,领同修挖菜去了。故意拖延时间,中午要开饭了,狱警领我们班進屋,一進走廊,队长、男狱警、刑事犯强行把我们推進屋里,三班那个同修不让回自己班,把她也推我们屋里,这时走廊人都走了,狱警中午吃饭去了。三班的同修说:“我得回班拿筷子。”一个狱警领那个同修回自己班,那个同修一开门看见同修都被绑吊在床上,她赶紧去解,那个狱警拽她,拽也拽不住,解开一个同修就互相解,我们这屋听到动静,就要出去,我们班狱警靠着门不让出去,大家一齐站那,对着三班的墙立掌发正念,那时我们也没有看到师父发正念的经文,不会说口诀。我们就在心里默念:除恶、除恶。前几天同修来接见时,说过发正念的事,因狱警在,又有监听器,没说清,只说立掌。大家都精力集中,我浑身发热,听那屋里很多人,有打人的动静,一会没动静。再看我屋狱警靠着门瘫在地上,嘴里说着什么,有的同修上前喊她,也不明白,捏人中,嘴里哼哼,队长、男狱警進来一大帮,就问谁把我牛姐气这样。我们说谁也没气她。队长打电话叫救护车,把她抬走去医院了,一个多月才回来上班。那位同修被强行关進小号,只蹲几天也回来了。回想那天的情景,真象那位同修在梦中所见,万马奔腾。体悟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威力巨大。

还有一次,早上出操走步,别的班与我们队擦身而过,一个同修塞我一个纸条,狱警没看见,出完操回屋,我刚要拿纸条看,狱警進来看到了,她装没看见。前一天食堂改善伙食吃大米饭,狱警叫我们拿一盆回来,狱警叫我把昨天的饭,去水房投一下,当时什么也没想拿盆出去了,我在前边走她在后边走,走到水房一看锁门。我回头往回走,她把我拦在走廊墙角,让我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我装不明白。她说:我都看见了,你把东西交出来,咱们谁也不告诉。我说:什么也没有。边说边往回走,她拽我不让走,我俩拉扯了半天,我想屋里快来人我好脱身,出来一个同修拿地上的拖布,看我在那心里明白了,就跟狱警说话,狱警叫她回去,我把盆给她。狱警对我来硬的了,说:你掏不掏出来?不掏就送一楼下管教科(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你掏也得掏,不掏也得掏,就由不得你了。她就往楼梯口拽我,我扳住楼梯栏杆,她拽不动我,就要上我兜掏,当时我一点没怕,心想不能给你。危急中一下想起师父,心想:师父快帮我,东西决不能给她。一下智慧来了,她一手抱我腰,一手就往我兜掏。我说:你别动,我给你掏。她把手松开了。我说:你别动等着,她站那没动,我把手慢慢放兜里眼看着她,手抓住纸条快速抽出来放嘴里,快走几步坐在走廊的长条椅子上,低着头,用舌头把纸条压住。她走过来看着我说:咽下去了别噎着。气的脸发白,这时早上狱警都上班了,走到走廊看我低头捂着肚子坐那。问我班狱警她怎么了?她说:她肚子疼。上班狱警走过去了,她说走回班吧!

我快步走進屋,从嘴里掏出纸条递给同修。她進屋说:站队、吃饭,到食堂坐下后,她走到我桌跟前说:你今天吃饱了?我笑了,吃完饭她就下班了。这班狱警不在屋时,我们拿出来看看写的啥,字一点没模糊,是明慧关于全体大法弟子发正念的通知。多重要啊!看完后,感恩师尊的泪水在眼圈里转。这要没有师尊的保护,我得给大法造成多大损失,后果不敢想,我得造多大业啊!这巨难是师父给化解了。后来把纸条传下一个屋。

快到“五·一三”和师尊的生日了。接见日同修家送来的好吃的谁都不舍得吃,留给师父过生日。到师父过生日那天,我们把地铺上纸,大家把好吃的集中在一起放在上面,二十多同修站一圈,给师父鞠躬合十。一起唱,祝师父生日快乐!大家都流着泪,反复唱,狱警看见这种场面,也很受感动,什么也没说出去了。

迫害不断升级,有几位同修被迫害致死,他们封锁消息。后来我们也知道了,我们班同修用卫生纸,做成小花,戴在胸前默哀,眼含热泪。这些同修为了我们这些后進去的同修,遭受那样的迫害,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后来恶警把我们四十多大法弟子集中在一个大房间里,整天坐塑料凳,我们心里背法。有一天半夜有个同修抄法,被狱警看见,过来给抢去了。我们大家起来炼功,队长、狱警打我们,从床上往下拽,他们走了。我们全体在门口坐小凳上,大声背《论语》、《洪吟》,楼上同修听到动静往下冲,被他们撵回去了。我们一直背到天亮。第二天有的同修绝食,由于整天在阴暗潮湿的房间,同修身上都长满脓包,我的胳膊、手没有好肉皮,脚走不了路。二零零二年,我结束劳教,回家了。

突破自我建资料点,三起三落开小花

前几年,由于资料点同修被迫害,资料供不应求,协调同修让我做资料。我说我啥也不会,电脑从来没摸过,咋做呀?!有畏难情绪。协调同修走后,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大法需要我做啥都是师父安排的,虽然我不会,但我有师父啊!就做大法的事,师父一定会给我智慧,我一定能行就答应了。

在师父的加持下,技术同修耐心的教我,很快的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字,能制作各种真相资料。在这过程中,就体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从此,一朵助师正法的小花盛开了,同时也开始了我的一段助师正法的新历程。期间多次受到邪恶干扰,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如今小花开了八年了。

刚开始协调同修租楼做资料。有一天我正在做资料,协调同修来电话:叫我赶快走。当时屋子里东西很多,还有位外地同修。外地同修让我先走,她在资料点。我刚走就有人敲门,外地同修把门反锁上,在屋里发正念,过一会没有动静了。我回到家,丈夫和女儿对我说:刚才警察查户口,没说什么就走了。那几天我家门口停着警车,国保大队长在车里监视着。

过几天我去资料点,我和外地同修向内找,前几天技术同修教农村同修,修打印机,说话不注意被邻居给举报了。多亏师父保护没受损失。几天后外地同修走了,资料点暴露了,资料不能做了,我就在家学法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把资料点的机器和耗材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一天晚上就和另一个同修去资料点把所有的东西,打包装好送到亲属家暂存。

过一段时间我想还得做资料啊!救度众生不能停啊!没有地方,我家平房仅二十平方米,姑娘在家待产,怎么办呢?我就租了邻居家的房子做资料,我的小花又开了。

二零一三年过年时,省长王宪魁坐车从高速公路经过,看见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后,命令省公安厅和省“610”成立专案组。对我县大法弟子采取跟踪、监听电话等邪恶手段進行迫害。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下乡发资料的同修被绑架。同时,县内也進行绑架,我暴露,资料点的东西怎么办呢?往外搬更不行。我心里跟师父说:我的机器不能叫邪恶看到,大法资源不能损失,请师父加持。这时我就想起来前年买的那一车沙子,在院子里。晚上和丈夫把沙子扒开,把包好的机器和所有大法的东西放里盖好,上面放上烧火的木头。我姑娘抱着孩子把我送走了。姑娘回来时看见两个便衣说:屋里有个老头睡觉,院门在里边锁着。

那些日子我家门前屋后,总有陌生人来回转悠,恶警找不到我,就逼着房东叫我在两天之内搬家。我知道这消息后,脑袋轰一下,心也跳,怕心也上来了。怎么办呢?我又不能回去(在外地)。就静下心来发正念:解体旧势力操纵恶警对我的迫害,全盘否定彻底清除。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心态稳定了,正念强了,我就打电话和丈夫说:把咱家的煤棚子收拾干净,今晚把机器都搬过来,我给你们发正念。白天我学一天法,晚上从九点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邻居都睡觉,邪恶什么都看不见,求师父把我家下上罩,顺利的把机器都搬到我家来。我一直立掌发到天亮。丈夫来电话告诉我,东西都搬回来了。

一个多月后我回家了,就学法发正念,清除我空间场干扰我助师正法,做资料的一切邪恶因素。我是师父的弟子,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我就不承认,一切我师父说了算。

我把厨房收拾一下,把做饭的用具和碗筷放到门斗里,做饭的锅台放上板,打印机放在上面,水缸放一台打印机,笔记本电脑放在凳子上。碗柜里放用的东西,安放好了,连上电脑,打开打印机一试正常,我的机器在沙子里埋那么长时间,又从那院搬到我装煤的棚子里,那么长时间,两个多月完好无损。这一切都是师尊的保护,从内心感恩师尊佛恩浩荡啊!一份份真相,一本本大册子,台历经同修的手,又走進千家万户,使多少众生明白了真相,这朵小花在我家锅台上开的更加艳丽。

二零一五年八月,慈悲的师父让我们全家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楼房,我的这朵小花开的更加鲜艳夺目,大放光彩。

走过这二十年的风雨路,过程中,慈悲的师父不知为我承受了多少,弟子无以回报,只有勇猛精進,继续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请师父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