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证实法中体悟法之内涵(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接上文)

三、细细微微法粒子

作为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利用自己的所长做着助师救度众生的事情。我想师父让我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就是为了今天证实法所用,自己要担起自己的责任。迫害发生后,技术同修最缺乏,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做技术方面的事情。

早期,邪恶就开始封锁网络。在师父的安排下,一位外地同修教会我利用信箱接收明慧网的文件,我就将这个方法教给本地资料点的同修。在那艰难的岁月中,信箱一直稳定的搭起了本地与明慧网间沟通的桥梁。

后来,我学会了用突破网络封锁软件上网,就将这些软件及使用的办法传播给其他同修。有时上网非常困难,需要多种方法才能突破封锁,看到明慧网。在我了解的区域,这些年来,明慧网的资料基本没有断过,本地同修都能及时获得师父的新经文,通过《明慧周刊》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也与明慧网建立了单独联系的方式。

电脑系统与系统的安全一直非常重要。早期会装电脑的同修很少,我也不会。因为早期的系统安装起来非常麻烦,很多术语全是英文的,而且还要安装各种驱动程序。一位同修对我说:你学啊。我想:是啊,这些事情我不承担谁来承担啊。我让一位同修教我,我很认真的记下了整个过程。第一次安装系统的时候,完全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同修的电脑被我弄的彻底瘫痪。经过第一次的教训,我就借来一台笔记本电脑,想自己先好好练练,再去给别人安装。就这样,整宿的摸索、练习,反复安装了三、四次,最终我掌握了系统安装的原理和过程。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为同修做系统,并维护系统的安全。

技术论坛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技术支持,一切都变的不那么难了。我边学边给同修安装系统,保证系统的纯净与安全。因为我接触的用电脑的,很多是老年同修,我就想办法让安装后的系统操作起来既方便、简单,又易于维护,即使电脑出现状况同修也能应对。我做了一个图片式的简单教程,方便同修操作。我让他们大胆使用,有问题了,就恢复系统。我负责安装的系统,基本都能使用到系统到期需要更换其它系统的时候。

天地行论坛提醒需要更换系统的时候,我都主动为同修换安全性更高的系统。有位老年同修,几年前我为她安装了WIN7系统,现在这个系统要淘汰了,我就去找她。老年同修非常高兴,我在帮她换系统的时候,发现她的电脑配置太低,磁盘数据传输速度非常慢。安装系统的每一步阻力都非常大,连最初的U盘启动都无法完成。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发现自己有急躁心、显示心,觉的自己安装了这么多的电脑,自以为是的认为什么问题都能处理,看重了自己的经验。找到这个念头,我赶紧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弟子错了,我把“自我”放下,不去执著所谓的经验,纯纯净净的为同修负责。师父马上点化我问题在哪里。接下来,系统安装的都比较顺利。等我回家,反复考虑同修的电脑运行的实在费力,我就把自己另一台电脑(几年前配的高端机)安装好后,送给老同修用。老同修看到系统运行的如此流畅,非常开心。

修炼无处不在,只要用心,就能发现自己的问题。我与同修配合做一个项目,我的经验真是少之又少,这一路走来,经常是一边查资料学习技术,一边立即用于项目中。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并没有觉的这些技术生僻,却总感觉有一种水到渠成的顺畅。心中暗暗生出了欢喜心和显示心。后来同修直言指出,我非常羞愧。从那以后,我做项目的时候,都认真审视一下自己:我是在表现我自己呢?还是纯净的在救人。项目配合中,一有问题,就是修炼的好机会。而且我发现很多人心最终都落在了“私”、“自我”上面,这是很多人心的发源地。当我把“自我”放下的时候,智慧就源源不断,心也越来越纯净,做事的效率也非常高。

同修有问题找到我,我都竭尽全力为同修解决。有的是打印机故障,有的是真相手机、有的是mp3播放器、有的是需要特殊资料、有的是需要真相光盘、有的是需要写真相信等等,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的我会,有的我也不会,不会的我就去找资料学,然后帮助同修把问题解决。有时因为需要,经常忙到后半夜,甚至通宵。

做着师父安排的事情,我一点也不觉的苦。有一些与我接触时间长的同修说:不管谁求你干什么,你总是乐呵呵的,从来不推辞。我说:这是我的责任啊。师父赋予我能力,让我在技术上、在项目中成长,渐渐的走向成熟。我就是大法中细细微微一粒子,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做。

四、魔难中想的是救人

我来到工作单位的时候,正是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我直接就告诉单位领导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单位领导考虑我是个人才,决定录用我。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对不了解大法真相的常人来说,我的形像和所作所为就是证实大法最好的验证。十多年中,我从来不把自己当作被迫害者,始终面带笑容,坦坦荡荡。从不为利益、功名争执,领导及同事私下都对我称赞有加。

因为起诉江,当地派出所找到我的单位,单位领导想处分我。面对来势汹汹的魔难,让我感觉到令人窒息的“怕”。我知道这是“怕”心在作怪,但是这“怕”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呢?我很快发现,我怕被警察抓,怕给家庭造成影响,怕失去工作,怕同事另眼相看等等,“怕”后面隐藏的安逸心、利益心、显示心等等很多人心。而这些人心的背后还有根,那就是大大的“私”、“自我”,它千变万化。师父说:“过去的基点是为私的,而大法造就的一切是不执我的。”[2]师父要我成就的是新宇宙的生命,完全为他的生命,我就要放下“自我”,把众生放在心里。当明白这层法理的时候,头脑一下就清晰了,不断发正念解体“私”,很快人的一切小到看不见,也想不起来了,唯有对众生的慈悲一波一波的向周围荡开。

我心怀一颗纯净救人的心,给单位领导写了一封长信,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人面临的“善”与“恶”的选择。在信的结尾,我写道:“如果单位执意要处分我,我可以提前离开,并不是因为我想离开,而是我不愿你们做不好的事,每一个印章、每一个签字都是迫害善良的罪恶证据。”两周后,单位领导决定不处分我,只是工作岗位调整了一下,一切如常。我后来才知道,市里原本想把我弄成一个典型去邀功,单位保了我。我内心非常清楚,这是师父看护着我。

后来,保卫处人员找过我,我都善意的给他们讲真相。今年,市里“六一零”通过单位想找我進行封闭式谈话(后来明白其实就是洗脑“转化”)。这一次,我心中真是不怕了,不为所动。刚开始,我想:是不是“六一零”的人想来听真相呢?保卫处处长也诱惑我:看你俩谁厉害,你能把他(“六一零”的人)说服了,你就厉害了。我一听:哎呀,是不是我有争斗心啊,赶紧灭掉。师父的法突然出现在脑子里:“我这个人不愿意跟人斗,我也犯不上跟他斗”[1]。我一下就明白了邪恶的伎俩,这是想骗我先陷入泥潭,再试图把我淹死在里面。“六一零”的人想了解真相的方法有很多,用这种封闭的方式就是在试图迫害我。我马上回绝了。保卫处处长说,那就再和市里商量商量。

我回家后,思来想去,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要修我哪方面呢?师父点悟我,彻底放下“自我”需要看透生死,师父说:“神也是一样,循环往复的,他不是不死的,但是他的死他是知道的;出生他也知道的,但是他不会带有原来的记忆。”[3]我悟到生命是不灭的,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生命唯有求得正法大道才有真正的喜悦。如今我喜得创世主亲临救度,何其幸运,生死又算的了什么。

当心中连生死的概念都淡化的时候,一切又都不同了。师父说:“作为修炼人呢,你们要修的是为他、为公,生命都变成正法正觉的生命”[4]。我顿时感觉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坦坦荡荡行于天地间,就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需要救与这事相关的人。学法小组的同修也帮我发正念。

经过和单位书记的多次接触,师父让我抓住了他被障碍的症结,就是“爱国”与“爱党”不分,“中国”与“中共”不分。救人就要落到实处,以前给他的真相信没有真正把中共的皮扒开,不想让他反感,如今看来,这个真相必须要说清。我花了五、六天的时间,非常用心的给单位书记写了一封很长的真相信,在师父的加持下,把这些问题全在信里说清了。我把信交给书记后,又给了他一个真相U盘,里面有翻墙软件,有许多真相视频。我也给保卫处处长写了真相信。“六一零”的事情就再也没有提及,师父将邪恶的因素解体了。

单位书记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他非常佩服我:一个女子能顶住这么大的压力,坚持自己的信仰,并在工作中实践自己的信仰,做好自己工作,行的端,走的正。不久前,单位书记又找我,他说:这不是七十周年吗(邪党的),派出所想和你聊聊。我说:我真是很忙,如果能回绝了就回绝,如果不行我再和他聊聊。我心里对师父说:我不是怕和派出所接触,如果是有缘人,就让他来;如果不是,就不见。结果书记把这事就挡回去了。

后来,我想派出所的警察既然知道我,也是一种缘份。我就写真相信给这些警察,我把真相和慈悲都灌注在这小小的信笺上,让这些真相信带着希望救度迷中的生命。

五、珍惜同修间的法缘

生命之间是有缘份的,而大法弟子之间是一种更为神圣的法缘。这些年,有的同修在某一段时间频繁接触,项目过后,再见一面都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我很珍惜和每位大法弟子相处的日子。我们都是携手从美好的天国下世,在一起就要相互提醒,相互促進,共同精進。

小组里有一位同修,可能与我的渊源很深。十多年前,与她还不是很熟悉,一位与我熟悉的阿姨在发正念的时候,看到她境况非常危险,被几个不好的生命差点淹死在黑泥潭里。我频频去找她,找到她后,才知道她是同性恋者(其实有更深的因素)。为此我多次和她交流,她也在努力的纠正。前两年,她身体出现危机,子宫肌瘤越来越大,面无血色,全身无力。

有一天,她找到我,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和内心的想法告诉我,我才明白她境况极其危险,随时都有可能被旧势力拖走。与她交流的时候,我体会到她生命的无助与无奈,心底的最深处在求救。我一边在法上和她交流,一边持续的发正念。后来,其他同修也一起为她发正念。我全身疼痛、发冷,我知道邪恶正在解体。回到家后,我开始发高烧,全身连骨头缝里都疼,虽然人躺在床上,脑子却非常清醒,一直持续发正念。就这样疼了三、四天,发正念却一直未断,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对同修的邪恶安排与考验。我从未考虑自己身体的难受,仿佛自己和同修是一体的,共同消灭邪恶。等到第五天,身上的疼渐渐退去,头却疼的欲裂。我丝毫没有退缩,依然不停的发正念,在睡梦中都在发正念。身体哪都不疼了,邪恶彻底解体了。

当再次集体学法的时候,在小组中,我交流了这次正邪大战的体会。我对该同修说:师父帮你把以后的路改了,你修还是不修?同修掷地有声的说:修!就在她刚说完这个字时,立即起身去了洗手间,两个瘤子排了出来。时间过去一年多了,该同修的修炼状态起起伏伏,因为不精進,旧势力抓住她不放,子宫肌瘤又长起来了,而且更大。不久前的一天,她又找到我,再次向我吐露心声,有点象交代遗言似的。望着她,我的心中既纠结,又难过,修炼的路需要每个人自己走啊。回家后,我始终在想:我还能做什么呢?我有些迷茫。

这时师父点化我: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恰巧师父《致加拿大法会》的经文发表,当我看到的第一句:“旧势力用火与血建立起来的邪恶没想叫大法走出来”[5]。师父的法深深的震撼了我。这次师父没有用“大法弟子”,而是“大法”,我顿时明白了自己该如何做了。我们都是师父挑选的生命,每位大法弟子都是独一无二、缺一不可的,每位大法弟子所走的路、所正悟的一切,组合在一起就是大法在人间的体现,所有大法弟子是一体的。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惯用的手法,就是先离间同修,再单独迫害,以达到其邪恶的目地。

明白法理后,我立即去找同修。还未等我说呢,她先告诉我:这几天有一种力量在拉她脱离大法弟子的群体,而且她越来越不愿意接触任何人。我一听,和我悟到法理的那天几乎是同步的。邪恶就是想把同修封闭起来,置于死地。接下来,在她家,和她母亲一起,我们每小时持续发了三天正念。旧势力的计谋也被我们不断的识破了,旧势力安排同性恋是想假借一段恶缘毁了同修,让同修今生以女身来还前世的债,导致同修自出生后性别意识发生错位,做了许多错事。我们彻底否定所有的一切,并解体从上至下安排这件事情的一切相关生命。三天后,同修感觉轻松很多,也不再象以前那样不愿学法、炼功了。我也不再把眼睛放在同修修还是不修、精進还是不精進上面,我就是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同修是师父的弟子,谁也不配插進一脚,只要有时间我就发正念。

小组中还有一位同修,因照顾外孙、外孙女去了外地,因与女儿间发生强烈争执后返回本地,修炼状态不好,身体几乎命悬一线。她找到我的时候,步履艰难,我体会到修炼人迷在人中的苦,想精進却又放不下人。我缓缓的和她交流,帮她找回修炼的信心,找到真正的她自己,并和她一起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迷惑和干扰。

为了时时保持正念,我建议她上网看明慧网。我帮她买了电脑,装了系统,再一步一步教她使用。过程中我后背象被斧子劈了一样,特别疼,睡觉翻身非常困难,发正念胳膊举起来都费力。我心里非常清楚,旧势力不想让同修修上来,我就持续发正念解体邪恶,解体由各种人心、观念、业力等组成操控她的邪恶生命。很快,同修的状态调整过来,非常精進,每日就是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上个月,她女儿带着两个孩子回来,无论女儿如何刁难,她都能守住自己的心性,不和女儿发生冲突。经过这几个月的实修,她说:“以前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向内找,什么事情都是别人的毛病,是别人对不起我,现在我才明白如何向内找,全都是我自己的问题,现在我一思一念都不放过,发现什么人心,马上就灭掉它。”看着同修信心满满,精進实修,我真心为她高兴。

我参加的学法小组,老年同修较多,她们踏踏实实的坚持做“三件事”,很多动人的经历令我感动。我鼓励她们把这些故事写出来,向明慧网投稿,也让她们积极参加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虽然她们讲的时候非常好,写出来的内容就略差,有的文章基本需要重新整理修改(因为她们讲的时候,我都在认真听,对故事的过程都了解),我用心认真修改后,再发给明慧网。有时修改一篇文章需要好几天,但我非常开心的在做。我觉的这些点滴的小故事,都是同修实修后所得,都是非常珍贵的。其中有些文章明慧网很快就发表,同修们受到鼓励。

回想起来,这二十多年是如此珍贵,我的每一步都蕴含着师父无尽的慈悲与付出,想向师尊表达的感恩太多太多。师父说:“其实我对你们的珍惜,比你们自己对你们自己还珍惜,因为你们与师父同在,是未来的最伟大的神,是新宇宙的典范,人类将来的希望。”[6]

法中的无限内涵,我们只有在真修的过程中,才能体会其中的点滴。我知道自己不只是此生为法而来,或许我最初的生命就是因这次正法而生、而造就、而成的。在漫漫时间的长河中,得师尊一直看护,在正法时期锤炼成熟。弟子无以为报,愿做法中一微尘,救度众生为此生。

以上是我在个人层次上的一点小小体会,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感恩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